【他的故事1】從酒家小弟到立委 劉建國走入政治不歸路靠臭屁

出版時間:2019/12/03 16:20

編按:劉建國自2009年補選當選立委迄今,擔任立委已10年,他長年在衛環委員會,對社福、環保等議題,問政表現有目共睹,不過外型性格的他,年已50歲仍單身,外界對他的感情世界也相當好奇。尤其是他與李婉鈺的一段情,更是鬧得沸沸揚揚。劉建國明年競選連任,《蘋果新聞網》推出【決戰立委】系列報導,帶您一起了解劉建國的從政經歷與情史。
 
「我今天看你被欺負,我或許不一定能力夠,但是我就會跳出來!」50歲的民進黨立委劉建國,一坐下來受訪就道出他的俠義江湖個性。他24歲踏入政壇,一路從雲林縣的市民代表、議員做到立委,不僅代議士經歷豐富,背景卻和多數立委大不相同。劉建國從小單親,小學時期領救濟,高中為了家計輟學,曾到KTV酒家當端盤小弟。來自社會底層的他,看盡人情冷暖。形容自己是「歹命囝」的劉建國說,沒背景沒錢,但從小看媽媽辛苦養活全家,且自己也被幫助過,讓他覺得再難都不能怕,立定幫弱勢出頭「要幫被欺負的人發聲」,成為他從政初衷。
 
8歲喪父領救濟 曾受宮廟慈善機構救濟

劉建國說,8歲爸爸過世時,媽媽才34歲,就要扛起養全家五個小孩的重責;排行老么的他,從小學時代起經常就要騎著小腳踏車,到斗六市區的宮廟或慈善機構領救濟「米、棉被、沙拉油、醬油或小紅包我都領過」。劉建國也說,媽媽不識字,但為養活守著土角厝的一家人,不固定的工作包括麵攤、加工,甚至到地方議員家幫傭洗衣服、煮飯,他媽媽都拚命接下。談起早年經歷,劉建國悠悠地說,他知道被幫助者的需求,也體會到社會對於弱勢「還是會看不起」,另外更出於對媽媽的不捨,他從小就下決心,很多事情上要成長,要靠自己成為有能力幫助別人的人。
 
國中畢業後劉建國離開斗六,到附近嘉義地區讀高中,不過為了要拿錢回家貼補家計,劉建國輟學到當時興盛的卡拉OK店打工一年多,「以前地方就是酒家(台語)、歸類為八大行業啦」。劉建國表示,那種地方雖然龍蛇混雜,酒客常常鬧事打架,但當時那邊的工作機會最多,他從端盤子的小弟,慢慢連吧檯、廚房和採買都做,所以像水果刻花、弄咖啡、煮玉米濃湯和煎牛排他都會;後來離開酒家,他也因此從事餐飲相關的行業。劉建國也說,在工作或後來當兵出社會時,他看過民眾為請託向傲慢的議員下跪,也在軍中遭遇被學長霸凌,這些不公平生命經歷,成為日後他決定從政的重要因素。
 
不得不在逆境求生存,劉建國也坦言自己青少年時,因環境使然、確實比較叛逆,例如曾為相挺朋友的醫療糾紛,跑去醫院叫罵,因而吃上毀損罪官司,沒想到日後還因此被選舉對手抹黑為黑道。對此劉建國喊冤表示,除了少年叛逆,他成年後性格較成熟「從沒欺負人」,且當時選立委時的對手拿出一堆刑事罪名說和他有關,但他不是原告被告、更非關係人證人,只是在附件中被提到,讓他十分無奈,不過還好司法後來還他清白,判抹黑的人向他道歉賠償。
 
「臭屁」正義感和民進黨合拍 颳起政壇小旋風

即使青春年華在生活壓力的追趕下度過,劉建國始終沒有忘記自己要幫助弱勢的想法。劉建國回憶說,他24歲時加入民進黨,當年民進黨才剛草創,不過在那時政治風氣還很官僚封建,民進黨的政治人物如朱高正等,卻大聲疾呼要為農民弱勢發聲,讓他感到「一拍即合」,常常去聽當年綠營的政治宣講,加入隔年退伍完就代表民進黨投入斗六市市民代表選舉。
 
對於選舉劉建國也自有一套,劉建國笑說,他認為當政治人物就是要「臭屁(台語)」和「雞婆(台語)」;臭屁在他觀念裡不是吹噓,而是一種奮不顧身的正義感,也就是看到不公平的事,會幫弱勢、被欺負的人去協助發聲,因為人要是「不夠臭屁不夠正義感、你被欺負的時候都不敢靠近你」。劉建國也說,雞婆就是要熱心,他從政過程中,最煩最難別的民代不願接的案子,他都願意處理;譬如他協調過地方民代最頭大的市場爭端、也了結過10多年未解的土地徵收陳情,這些經歷後來也一一成為他的政治能量。
 
劉建國貫徹自己人生觀,在政治場域端出臭屁與雞婆,讓他挺過首度出馬就落選到最後一名的低潮,在1998年第二次選市民代表時獲得第一名,之後更成為雲林縣議員選舉史上,第一選區的首位民進黨籍縣議員,連任兩屆議員時的得票紀錄,至今無人可破;最後還順利挺進國會,2009年補選立委勝選後,又再繼續連任兩屆立委至今。對於從地方颳起小旋風到中央,劉建國認為,除了自己年輕有拚勁,他腳踏實地的服務也是關鍵,選舉他都挨家挨戶拜票、走選區,而雲林夏天太陽大「每次都走到變黑人」。
 
不服輪個性讓母親擔心 對媽媽不捨又抱歉 

無論在劉建國的成長或政治人生裡,劉建國的媽媽都扮演最重要的角色之一。一談到媽媽就會「轉聲道」用台語的劉建國,在鏡頭前真情流露說,他對媽媽一直都感到不捨與抱歉,因為自己不服輸的個性,當年堅持要挑戰地方派系和黑道勢力,以他這種沒背景沒錢的出身,讓媽媽擔心很多,第二次要選市民代表時媽媽還反對到要跟他「斷絕母子關係」。
 
劉建國說他印象很深,1994年第一次敗選當晚,他和媽媽累到躺在土角厝的通鋪裡一起睡,兩人對望時,媽媽就已經很難過,到他第二次要選代表時,媽媽終於爆發罵他:「哩甘有需要這麼臭屁、甘無法度?咱這款家庭哩係憑蝦米、哩憑蝦米,郎蝦米背景的哩嘎郎烏這?」(編按:台語,意思是你有需要這麼跩嗎?我們這種家庭背景,你憑什麼?別人背景不一樣,你有需要去跟人家搞這個嗎?)

劉建國說,他深知媽媽是擔心他受傷,但他還是回媽媽說「無拚都毋知(沒拚不知道)」。劉建國笑說,他媽媽一輩子也是挑戰人生帶大他,他的不服輸也是相同道理。但是在進入國會後,劉建國坦言自己的愧疚感更深,因為當立委要在台北開會審法案,會在南北兩地不斷通勤往返,無法盡到人子的陪伴義務,他只能盡力把政績做到最好,當作回饋媽媽。

劉建國表示,他從進國會以來大多都在社福及衛環委員會,因為他很關注罕病、長照和弱勢是否有得到妥善幫忙。長年在公督盟評鑑下都是績優的劉建國說,做得再多他還是覺得無法向媽媽「交代」,但至少可以當作給媽媽的禮物,每次收到罕病團體的感謝或是利民法案有進展時,他心裡都想跟媽媽說「恁囝會使替郎作尬佳(台語:你兒子可以做到這些)」,人子盼母親諒解的心情令人動容。
 
沒有顯赫學歷,但總是陪在選民和弱勢身邊的劉建國,用執著和拚勁留下問政足跡,想當政治場域裡為弱勢服務的舉燭者;記者問他,問政20多年,這樣是不是能和那個從前最路見不平的自己交代?劉建國沒有正面回答,笑說可能階段性的東西有完成,但自從他爸39歲過世過後,每當他年紀多活他爸一年、一天,他都非常珍惜,因為有更多時間可以為人民做事情「整個POWER就會出來」,因此,他會繼續好好把握。(程遠述/台北報導)
 
《蘋果新聞網》提醒你:喝酒過量有害健康、酒後不開車 
 
劉建國小檔案
年齡:1969年生
感情狀態:未婚單身
黨籍:民主進步黨
出身:雲林縣斗六市人
學歷:國立空中大學公共行政系、美和技術學院社工系、南華大學旅遊管理學系暨旅遊管理碩士班
經歷:第六屆斗六市民代表。第15、16屆雲林縣議員。第7(補選)、8、9屆立法委員

發稿時間:0003
更新時間:1620(新增小檔案)

 

立委劉建國小時候是「歹命囝」,8歲喪父,曾領宮廟與慈善機構的救濟品。黃世宏攝
立委劉建國小時候是「歹命囝」,8歲喪父,曾領宮廟與慈善機構的救濟品。黃世宏攝

劉建國立定幫弱勢出頭「要幫被欺負的人發聲」。周永受攝
劉建國立定幫弱勢出頭「要幫被欺負的人發聲」。周永受攝

劉建國24歲踏入政壇,一路從雲林縣的市民代表、議員做到立委,代議士經歷豐富。黃世宏攝
劉建國24歲踏入政壇,一路從雲林縣的市民代表、議員做到立委,代議士經歷豐富。黃世宏攝

立委劉建國從小就下決心,要靠自己成為有能力幫助別人的人。周永受攝
立委劉建國從小就下決心,要靠自己成為有能力幫助別人的人。周永受攝

劉建國從進國會以來大多都在社福及衛環委員會,特別關注罕病、長照和弱勢是否得到妥善幫忙。黃世宏攝
劉建國從進國會以來大多都在社福及衛環委員會,特別關注罕病、長照和弱勢是否得到妥善幫忙。黃世宏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相關新聞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