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惀宇:釋憲後,公務員能得到救濟了嗎

出版時間:2019/12/03 21:12

王惀宇/基層員警

大法官釋字第785號宣告,公務人員權利受違法侵害或有主張權利必要時,即得依法提起訴訟,大幅鬆綁過往對公務人員訴訟權之限制。多數人謂為「特別權力關係自始終結」,但對曾參與公務人員救濟經驗的筆者而言,難以樂觀看待。釋字第785號對長久受特別權力關係壓迫的基層公務人員,不啻為救命船,然其航程依然得面臨重重阻礙。

觀看過去保訓會對於保障案件之決定,大多用「基於內部管理需要」、「服從指揮監督」等立場出發,否定當事人主張,未對當事人權益利益衡量。縱使大法官解釋放寬後續的訴訟權,但以往行政法院面對保障案件多以「尊重行政機關判斷餘地」為由,只做程序審查而非實體審查,未對事實內容考量,僅檢視程序問題,現實來看難以保障權益受侵害的當事人。

筆者過往參與考績訴訟,對遭受處分機關侵害的當事人而言,原本期望司法程序能還其公道,但判決猶如在傷口上撒鹽,訴說法院不重視我們的訴求、不想審查內容事實的不當,只要機關處分過程沒有違法,一切都合法。

公務人員訴訟權保障能否落實,仍視有關機關態度而定,「保守會」、「敗訴法院」,已成為許多人心中的陰影。

黃昭元大法官亦於意見書提到,現行公務人員保障制度係在特別權力關係架構下設計,對公務人員權益侵害的救濟有諸多限制。繼續維持現有的保障制度,依然限制公務人員對違法侵害權益措施的救濟管道。心態未變、制度未改,公務人員基本權保障將如沙漠中的海市蜃樓,近在眼前卻又無法觸及。

法界近年所宣揚的「破除特別權力關係」,綜觀國家體制,僅是取得司法救濟的資格,但在立法政策、行政管理、司法審查中,權力構築的價值體系依然存在。公務員法仍舊以權力地位而非權利義務建構上下關係、行政組織繼續用階級權威式的管理、實體程序依然漠視公務員基本權……如果政府連自己員工的人權都難以保障,「人權立國」將只是口號。

除了開啟司法救濟的大門,如何破除組織與程序中的特別權力關係,促進制度內的民主化,使人權價值真正落實於我們的公部門、進而增進人民福祉?大法官給政府3年時間修正勤務規範,但如何改變積習已久的權力思維?公部門中依然缺乏對人性尊嚴的重視,所有的框架性規範都將僅是空殼。

歷史學者法蘭西斯·福山曾在冷戰結束後提出「歷史的終結」,認為自由民主迎來了最終的勝利,然而時至今日,我們也見識民主自由遭遇的挑戰與困境。如今宣稱「特別權力關係的終結」,我們是否能樂觀這是人權的勝利、公務人員權益將獲得保障?恐怕仍有待觀察。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