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轉角】送浪浪飄洋過海找生路 護愛天使開啟傳送門

出版時間:2019/10/06 18:35



【新增讀者回應】
在桃園機場「大件行李輸送帶」旁的工作人員正在把一箱箱的狗籠抬上輸送帶上,謝月珠對著狗籠裡的狗一一揮手道再見,牠們即將啟程前往加拿大溫哥華,展開牠們新的「狗生」。謝月珠無奈地表示,「我把牠們當成自己的小孩,誰希望把自己的小孩送出國?而且也許永遠見不到牠們。為什麼我還是要送出去?因為我們真的沒得選擇。」

2014年才踏入動物保育領域的謝月珠,一開始只是以捐款的方式在幫助流浪狗。當時還有所謂的「12夜」的方式將收容所裡待超過12天的流浪狗安樂死,謝月珠有一天在臉書看到雲林有3隻才2個月大的米克斯犬即將在隔天就要被安樂,隔天謝月珠就將牠們從鬼門關前救回。

謝月珠就開始幫這3隻幼犬找家,她先在自己臉書po文尋找認養家庭,但效果不彰,後來有朋友建議她說如果國內送不出去可以考慮送國外,在朋友的幫忙之下,最後其中2隻成功的送往美國舊金山,也找到好的認養家庭。謝月珠表示,「從那個時候開始,我覺得國外送養是替浪浪找出路很好的辦法。」

謝月珠會把救援來的浪犬先送至中途之家安置,讓牠們有個安全的家的同時,謝月珠會把狗的訊息po到網上等待認養,「對於國外的認養家庭我們會先做篩選。」謝月珠說,如果有國外認養人想認養,我們會請當地志工到認養家庭做家訪,如果認養家庭有符合浪犬生活的條件,就會開始境外送養的後續流程,比如浪犬的檢疫、文件的準備、尋找護犬使,最後謝月珠就會親自將這些浪犬送上飛機。

謝月珠本身的職業是有20幾年教學資歷的英文老師,但卻在去年的四月辭去了全職的工作,「因為我發現時間上是無法做調配的。」謝月珠表示,從醫療、檢疫、找國外的認養家庭、聯絡護犬使、一直到將狗送上飛機,都幾乎她親自處理。加上與國外聯繫會有時差的問題,「所以我的睡眠時間一直都很少,身體的負荷真的是一個要克服的問題。」對於這無解的問題,謝月珠卻是輕描淡寫的說著。

一隻中型犬從救援的那一刻開始,如果沒有什麼大疾病,安置在中途之家2個月,到牠飛出去那一刻的費用來算,大概是3萬元左右。「所以以前我必須要用自己的薪水來付,包括中途費與醫療費。」謝月珠一開始的境外送養都是自掏腰包,還好後來有許多來自海外的捐款,其中包含了國外認養家庭的捐款,甚至志工們都會做固定的捐款,解決了經濟上的壓力。

「其實我一開始是送國內的,但是國內太容易被退養了,而且各種奇怪的退養理由都有。」謝月珠表示,送養國內最大的問題是棄養與環境問題。對於為何境外送養比國內送養容易,謝月珠分析,「除了國內環境與國人觀念差異之外,最主要的是外國人對成犬的接受度很高,而且不會排斥殘障犬。」謝月珠日前才將一隻殘障犬送出國。

當初Mina被救的時候就已經是只靠兩肢前肢在行走的殘障犬,謝月珠憂心地說:「對於救援這樣的殘障犬一開始我們會猶豫,因為我們擔心牠的未來,因為這樣的孩子在台灣幾乎不太可能被認養。」經過了三個月的手術與復健,加上國外動物救援協會的幫忙下,在7月中啟程前往加拿大溫哥華,展開牠新的「狗生」。

「早期找護犬使真的很困難,因為我們不是協會也不是什麼很大的機構。很多人都會擔心幫妳帶狗安全嗎?」謝月珠一開始是到國外各大社團求援,加上自己的臉書都po許多送養的訊息,慢慢的才得到許多人的信任。

在今年一月時,謝月珠當天要將2隻浪犬送往美國,可能是與華航協調上出問題,浪犬的籠位沒有訂到,「這下我今天都做白工了。」謝月珠沮喪的趕快拿起手機打開臉書社團找人求救,「我有一位臉友,應該是陳偉殷在美國的家人,他就跟我說他們家人有一位陳先生剛好也是要回美國洛杉磯。」所以才完成了那次緊急的救援任務。「真的很驚訝也覺得非常的榮幸!」謝月珠感謝的說。

在台灣有一部分的人反對將流浪狗送往國外,反對的最大原因是覺得將狗送到國外會追蹤不到後續狀況,也無法了解狗在國外的生活。為了解決流浪狗送出國追蹤不易的問題,謝月珠2017年在臉書成立「S&N Dog Rescue and Adoption Society (台灣浪孩救援認養平台)」社團,社團陸續加入了許多在國外的志工,靠著當地志工的幫忙,謝月珠自信地說:「目前境外送養的狗可以說百分之99.9是可以追蹤得到的。」

去年謝月珠去了一趟溫哥華,和當地志工與領養家庭見面,也順道辦了狗聚。除了去感謝志工的無私幫忙,也安排和領養家庭見面,領養家庭也把曾經從謝月珠手中送出的狗帶來給她看。「你看到牠們這麼開心,你會覺得你為牠們做的這些是值得的、是很有價值的。」謝月珠回想當時的感動。

對於自己的人生本來可以自在愜意且光鮮亮麗的過生活,「但我從那邊沒也辦法得到快樂,只有看到我救援的狗狗得到幸福的時候,我才能感受到快樂。」謝月珠認為,「同時也讓認養家庭及這些愛狗的人,帶來他們家的歡樂,那才是最重要的。」(黃競鋒/台中報導)

謝月珠小檔案
學歷:輔仁大學(1993年畢業)
職業:英語老師
「台灣浪孩救援認養平台」負責人
經歷:
2014年 救援3隻即將被安樂的米克斯,其中2隻順利送往舊金山,開啟境外送養的契機。
2017年 成立臉書社團:S&N Dog Rescue and Adoption Society (台灣浪孩救援認養平台)
2018年 辭去20幾年全職英語教職工作,改為兼職方式。


臉書社團小檔案
2017年成立S&N Dog Rescue and Adoption Society(台灣浪孩救援認養平台)
境外送養數量至今超過100隻
2019年1月陳偉殷緊急協助當護犬使,成功護送2隻浪犬前往美國

讀者回應

三月兔
感謝姐姐 這就跟送人才出國一樣 是 有意義的 台灣是小廟容不了大神 所以 妳的做法是對的

Lee Bonyun Lee
謝小姐 謝謝妳喔,忠心的感謝妳,浪浪生命有妳守護著,看了溫馨又感謝啊
太謝謝妳喔!

王秉元
浪浪的天使 謝謝你 辛苦了

Mimi Mumu
感恩有妳們幫忙牠們....

Tyler Chou
大愛 推!

Chen Chun Yueh
美麗的人間菩薩

Aten Kuci
心善有福報。

朱晏民
狗狗很幸運。



 

謝月珠幫助在台灣找不到家的流浪狗,透過自己成立的社團與國外當地志工的幫忙,讓浪浪順利在國外找到家,開啟牠們新的狗生。黃競鋒攝
謝月珠幫助在台灣找不到家的流浪狗,透過自己成立的社團與國外當地志工的幫忙,讓浪浪順利在國外找到家,開啟牠們新的狗生。黃競鋒攝

從一開始的救援、找國外認養家庭、檢疫、找護犬使到最後的機場送機,謝月珠都一手包辦。黃競鋒攝
從一開始的救援、找國外認養家庭、檢疫、找護犬使到最後的機場送機,謝月珠都一手包辦。黃競鋒攝

謝月珠去年辭去了20幾年的全職英文老師工作,轉為兼職的方式才能做好境外送養的部分。康仲誠攝
謝月珠去年辭去了20幾年的全職英文老師工作,轉為兼職的方式才能做好境外送養的部分。康仲誠攝

謝月珠為解決境外送養上常被人詬病「後續追蹤不易」的問題,所以請社團內在國外當地的志工協助追蹤,「我送出去的狗目前可以說百分之99.9可以追蹤的到。」謝月珠自信地說。黃競鋒攝
謝月珠為解決境外送養上常被人詬病「後續追蹤不易」的問題,所以請社團內在國外當地的志工協助追蹤,「我送出去的狗目前可以說百分之99.9可以追蹤的到。」謝月珠自信地說。黃競鋒攝

謝月珠將救援來的狗先送至中途之家,上網找到國外認養家庭後,安排當地志工做家訪,通過家訪後就可以開始徵求護犬使,由護犬使陪同飛出國。黃競鋒攝
謝月珠將救援來的狗先送至中途之家,上網找到國外認養家庭後,安排當地志工做家訪,通過家訪後就可以開始徵求護犬使,由護犬使陪同飛出國。黃競鋒攝

一隻中型犬從救援到牠飛出去那一刻的費用來算,大概是3萬元左右。謝月珠表示:「以前我必須要用自己的薪水來付,包括中途費與醫療費。」黃競鋒攝
一隻中型犬從救援到牠飛出去那一刻的費用來算,大概是3萬元左右。謝月珠表示:「以前我必須要用自己的薪水來付,包括中途費與醫療費。」黃競鋒攝

要做境外送養的狗在出國的前幾天必須通過檢疫,在機場必須經過檢疫官的再一次驗對身份,狗狗就可以準備上機。康仲誠攝
要做境外送養的狗在出國的前幾天必須通過檢疫,在機場必須經過檢疫官的再一次驗對身份,狗狗就可以準備上機。康仲誠攝

謝月珠對於這些無私付出的志工充滿感恩之意,從志工的家訪、接機甚至飛出去的狗出了問題,都是由當地志工接手處理。康仲誠攝
謝月珠對於這些無私付出的志工充滿感恩之意,從志工的家訪、接機甚至飛出去的狗出了問題,都是由當地志工接手處理。康仲誠攝

謝月珠原本是幫浪犬在台灣找家,但在台灣太容易被退養,所以只好改為境外送養的方式為浪犬找更適合的家。黃競鋒攝
謝月珠原本是幫浪犬在台灣找家,但在台灣太容易被退養,所以只好改為境外送養的方式為浪犬找更適合的家。黃競鋒攝

謝月珠認為,做境外送養是一個無奈下的產物,「我把牠們當成自己的小孩,誰希望把自己的小孩送出國?而且也許永遠可能見不到牠們。那為什麼我還是要送出去?那是因為我們真的沒得選擇。」黃競鋒攝
謝月珠認為,做境外送養是一個無奈下的產物,「我把牠們當成自己的小孩,誰希望把自己的小孩送出國?而且也許永遠可能見不到牠們。那為什麼我還是要送出去?那是因為我們真的沒得選擇。」黃競鋒攝

在一次與航空公司聯繫上的問題,謝月珠差點無法將已經到機場的2隻狗送出國,在朋友的緊急牽線下聯繫到效力於美國職棒馬林魚隊投手的陳偉殷擔任護犬使,最後才得以順利利將狗帶到美國。謝月珠提供
在一次與航空公司聯繫上的問題,謝月珠差點無法將已經到機場的2隻狗送出國,在朋友的緊急牽線下聯繫到效力於美國職棒馬林魚隊投手的陳偉殷擔任護犬使,最後才得以順利利將狗帶到美國。謝月珠提供

陳偉殷護送2隻狗狗平安抵達加州安大略機場,與前來接機的認養家庭合影。謝月珠提供
陳偉殷護送2隻狗狗平安抵達加州安大略機場,與前來接機的認養家庭合影。謝月珠提供

謝月珠去年去了一趟溫哥華,除了當面感謝當地志工外,認養家庭也把曾經從謝月珠手中領養的狗帶來給她看,「妳看到牠們現在開心的樣子就會覺得自己做的這些事是非常有價值的。」謝月珠感恩地說。謝月珠提供
謝月珠去年去了一趟溫哥華,除了當面感謝當地志工外,認養家庭也把曾經從謝月珠手中領養的狗帶來給她看,「妳看到牠們現在開心的樣子就會覺得自己做的這些事是非常有價值的。」謝月珠感恩地說。謝月珠提供

社團的志工原本和謝月珠都彼此不認識,謝月珠表示:「很多志工原本其實都是認養家庭,因為有共同理念才彼此變成朋友的。」謝月珠提供
社團的志工原本和謝月珠都彼此不認識,謝月珠表示:「很多志工原本其實都是認養家庭,因為有共同理念才彼此變成朋友的。」謝月珠提供

謝月珠4年前在臉書發現有3隻即將被安樂死的米克斯,將牠們救回後在朋友的建議下,順利將其中2隻先後送往美國舊金山。謝月珠提供
謝月珠4年前在臉書發現有3隻即將被安樂死的米克斯,將牠們救回後在朋友的建議下,順利將其中2隻先後送往美國舊金山。謝月珠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動物蘋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