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婚周年1】遠赴澳洲結婚試管生子 她們與女兒仍是法律上陌生人

出版時間 2020/05/24
女同志小C抱著1歲多的女兒看海。受訪者提供
女同志小C抱著1歲多的女兒看海。受訪者提供

台灣同婚合法化滿一周年,至今已有4021對左右同性伴侶結婚,但部分跨國戀人仍因法令限制,在法律上仍是陌生人。

台灣籍的小C與新加坡籍的美蘋,2018年在澳洲結婚,透過人工生殖生下一女,但因台灣不承認兩人在澳洲的同婚效力,她們不僅面臨隨時可能與愛人分離的恐懼,更讓兩人擔心的是,萬一伴侶其中一方不幸發生憾事,孩子權益也恐受損。
 
13年前,小C與美蘋在香港工作,當時美蘋是財經記者,小C擔任品牌公關,兩人透過朋友關係認識並交往,才交往2個月,正值熱戀時,美蘋卻生了一場大病,動了4次大大小小手術,休養長達1年,期間小C每天下班陪在一旁細心照顧,這些耐心與辛苦,美蘋都看在心裡,「當時就認定,這是要廝守終生的對象。」
 
2017年5月24日,台灣大法官作出釋字748號解釋,宣告《民法》未保障同婚屬違憲,交往10年的美蘋和小C受到鼓舞,同年10月毅然搬回台定居,等待同婚來臨,2018年4月,由於立法進程延宕,兩人決定先飛往澳洲進行人工生殖,經考量後由較年輕的小C接受捐精、回台生子,但過程相當辛苦,美蘋回憶,太太歷經兩次植入胚胎才成功,第一次失敗後,還回台灣休養半年再戰,來回花了約80多萬元,相當不容易。
 
2019年5月17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同年5月24日同婚正式上路,雖然財產繼承、醫療等權益義務比照異性婚姻,但僅開放同志繼親收養親生子女,不開放共同收養,受《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限制,目前無法和27個同婚合法化國家之外的同志結婚,許多跨國戀情,因簽證與居留問題而被迫與愛人分離。
 
比一般跨國同志戀人幸運的是,新加坡籍的美蘋在台灣擔任外商公司主管,擁有長期工作簽證,暫時不會因要定期出境而看不到太太、女兒,不過兩人最憂心的就是,由於台灣不承認兩人在澳洲的婚姻關係,美蘋仍無法透過依據同婚專法進行繼親收養,確認與女兒關係,她感嘆地說,「我跟小孩沒有任何法律關係。」
 
美蘋與小C的女兒目前1歲2個月大,美蘋說,「很多同志家庭都擔心,自己的小孩能否快樂長大,這是作為媽媽最在意的事。」最令兩人擔憂的是,由於美蘋不具有女兒親權,萬一有天小C發生意外,美蘋與女兒恐因此遭法院硬生生拆散。
 
其實美蘋也害怕,若有天失去在台灣的工作,恐馬上會被要求出境,因而與家人被拆散。「我不敢去想,為了小孩,還是要堅強。」為了證明這段婚姻關係,美蘋和小C向士林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法官認定兩人在澳洲的婚姻,以及美蘋與女兒親權關係,6月9日即將開庭,這段婚姻關係何時能被台灣的法律承認,美蘋和小C自己也不知道。
 
努力存錢、跨海生小孩,1歲多的女兒對兩人來說,是最珍貴的禮物;用盡一切努力維護孩子權益,則是作為媽媽最真誠的渴望。美蘋說,現在女兒已經會叫媽媽、媽咪了,看著孩子一天一天長大,愈來愈可愛,「這是我們最幸福的事」。
 
美蘋與小C的義務代理律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常務理事許秀雯指出,受法令限制,部分跨國戀人無法長期居留在台,除非外籍伴侶有很好的工作,能取得長期居留身份,否則將被迫分離;有同志透過學生、工作簽證與伴侶維持20多年的感情生活,但兩人的家其實就在台灣,這些奔波增加個人生涯規劃的困難,也讓同志家庭生活多了變數。
 
許秀雯指出,如果孩子由同志家庭教養長大,卻無法與雙親擁有法律上的關係,不僅造成生活不便,恐在法律上有更大風險。好比擁有親權的一方死亡,沒法律關係的另一方,可能發生和伴侶家族爭奪孩子監護權的悲劇。
 
許秀雯說,讓同志伴侶與孩子建立雙方親子關係,才能給予完整的保障,畢竟配偶與對方家族的關係不一定密切,若法制不完備,可能就會考驗人性,最後承受風險和受苦的,還是無辜的孩子。(黃韋銓/台北報導)

 

女同志美蘋望著剛出生的女兒,神情相當感動。受訪者提供
伴侶盟常務理事許秀雯。胡瑞麒攝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


【同婚周年5】武肺致邊境管制 跨國伴侶飽受相思苦
【同婚周年5】武肺致邊境管制 跨國伴侶飽受相思苦
出版時間: 2020/05/24 14:38
​【同婚周年1】遠赴澳洲結婚試管生子 她們與女兒仍是法律上陌生人
​【同婚周年1】遠赴澳洲結婚試管生子 她們與女兒仍是法律上陌生人
出版時間: 2020/05/24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