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戶寶寶1】懷孕怕被解雇成失聯移工 打黑工、住工寮生活困難

出版時間: 2020/08/23 05:48
更新時間: 2020/08/23 06:53
外籍移工來台許多人都被告誡不能懷孕。非當事人,資料照片

近年來台工作移工人數大增,前年底已突破70萬人大關,儘管台灣法規寫明雇主不得以懷孕為由解僱移工,但仍有很多移工被告知,「不可以懷孕,懷孕就要被遣返」,導致許多女性移工懷孕後,害怕被解僱、遣返,選擇逃跑,成為失聯移工。這些移工帶著這些「黑戶寶寶」到處打黑工、住工寮,生活困難,還曾發生被棄嬰,在除夕夜當晚高燒不止,送醫不治的悲劇。

根據內政部移民署最新統計資料,近13年來,生母是失聯移工或不實身分的非本國籍新生兒人數超過900人,目前已協助614人返回原屬國,有約315人尚留在台灣。此外,還有許多未經通報的「黑戶」,不在統計數據內,官方數字恐只是冰山一角。

移民署去年公布,累計自2007年1月至2019年6月底,經比對衛福部非本國籍新生兒出生通報資料,生母為失聯移工或不實身分者,屬非本國籍之無依兒少有754人;根據其最新資料,統計至今年6月底,生母為失聯移工或不實身分者達929人,其中經移民署協助送返原屬國者計614人,意即去年年中至今年同期增加175人。

雖然《性別工作平等法》、「雇主聘僱外國人許可及管理辦法」等法規明定,雇主不得以懷孕為由歧視或任意解僱移工,但仍有很多媽媽被仲介告知,「不可以懷孕,懷孕就要被遣返」,導致許多女性移工懷孕後,因背負鉅額仲介費,同時又害怕被解僱、遣返,最終選擇逃跑,成為失聯移工。

民進黨新住民立委羅美玲坦言,這些母親撫養非本國籍兒少,非常辛苦,且其沒有任何依靠,在台灣社會流竄,成為社會問題,雖然政府近年提出措施協助孩子取得居留權、安置、或協助其出境,但部分未通報個案仍難掌握,「看不到的數字可能更多」。

位於台北市文山區的公益組織關愛之家,逾10年來協助懷孕移工待產、坐月子,並負擔照顧非本國籍無依兒少的任務。關愛之家創辦人楊婕妤回憶,2017年曾發生,一名9個月大、出生即被棄養在機構門口的移工之子「冰冰」,在除夕夜當晚突然高燒不止,送醫7小時後不治過世的案例,該事件讓「黑戶寶寶」議題浮出檯面。

楊婕妤說,近年關愛之家平均每個月接收5到10個非本國籍新生兒個案,倘若媽媽是懷孕8個月以上的失聯移工,機構會先帶她去自首,接著進行產檢、待產、生產等流程,直到小孩出生後,再遣返回媽媽的母國。

楊婕妤估計,光是2019年間,關愛之家就協助近30件送母子回印尼的個案,但今年受到武漢肺炎疫情影響,工作時程被打亂,例如,有原本計畫返國、就讀小學一年級的非本國籍兒童,卻因無法如期返國,恐將無法順利在開學時入學。

楊婕妤表示,每個來到關愛之家的個案狀況都不盡相同,少數較幸運、不是失聯移工的媽媽,與雇主合意解約,來關愛之家待產,但多數是求助無門,進行人工流產搞壞身體,或生完孩子繼續逃跑工作,帶著孩子到處打黑工、住工寮,生活品質堪慮,甚至也有因無力照顧孩子,向關愛之家「託孤」的案例,這也衍生出後續施打疫苗、就醫的問題。

長期關注非本國籍無依兒少議題的南投基督教醫院,提供醫療補助給到院生產的失聯移工媽媽,但每年動輒近80萬元的醫療費用,是不小負擔。南基社工室主任楊智凱表示,通常一名沒有健保的失聯移工,生產所需費用落在2到8萬元之間,原本院方僅針對個案評估是否給予補助,但近年類似個案越來越多,加上與媽媽母國的駐台辦事處協調給付醫療費用未果,最終決定以醫院現有的醫療基金補助。

楊智凱說,因為資訊不流通,常遇到失聯移工媽媽不相信台灣人,偏信同鄉在網路群組上的訊息,互相通風報信告知「哪家醫院會對失聯移工照單全收」、「哪家醫院會趕人」,甚至學習怎麼在批價階段意思性地繳幾千塊,隨即在產後尚未完全康復階段,就帶著孩子溜出醫院「落跑」。

另一層面的問題是孩子的醫療權及國籍。楊智凱說明,在生產過程中,一定要經過前端產檢、後端疫苗注射等階段,但對很多失聯移工來說,常常並未經產檢、或是基於宗教因素不能墮胎,孩子有先天疾病、身體狀況差的比例高。

楊智凱談及,部分「媽媽失聯、父不詳」的個案中,媽媽並未帶著孩子一起離開,但因院方已知孩子屬非本國籍,依照現行社福單位的作業流程,需要經警政系統協尋3個月未果,才能由內政部認定孩子為無國籍人,取得居留權,享健保等社會福利,未來也可依《國籍法》取得我國國籍。

楊智凱舉例,曾有南投社福單位接觸一個案是,一名媽媽失聯的非本國籍孩童被送到安置機構後,媽媽遭遣返回母國,並未能即時指認,但待小孩3、4歲大後,媽媽才返台指認孩子,孩子成功取得印尼籍,可是他已在台灣有自己的朋友圈,中文講得很好,卻一句印尼話都不會說。

楊婕妤直指,衍生非本國籍無依兒少議題的主因,在於女性外籍移工擔憂因懷孕被解僱、遣返,同時背負龐大經濟壓力,加上我國並未提供其「合法打工」的機會,使她們別無選擇,只能帶著孩子失聯,呼籲政府應保障婦女權益,將給予外籍移工產假的規定明確入法。

楊智凱也說,外籍移工在台灣工作,常面臨資源、資訊不足的窘境,且部分人遇到苛刻的雇主、工作環境惡劣,又不若本勞可以自由轉換雇主,外界應該多加體諒。(呂晏慈、吳紹瑜/台北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