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難!高階公務員男遠多於女 專家:傳統社會期待成升遷隱形天花板 

更新時間: 2021/05/23 07:00
銓敘部統計,2019年中低階層的委任、薦任公務員女性比例將近6成、男性約4成,但到了高層的簡任公務員,男性卻高達64%。資料照片
圖片來源 : 社內相

性別平等了嗎?根據銓敘部統計,2019年中低階層的委任、薦任公務員女性比例將近6成、男性約4成,但到了高層的簡任公務員男性卻逆勢成長高達64%,佔據公務員金字塔頂端的多數,女性比例降至36%。

學者分析,因為社會對女性在家庭、育嬰的期待,讓女性在職場升遷有一個隱形的天花板限制;一名簡任女性公務員坦言,公務體系無論男性、女性主管對有能力、強悍的女性都有無形的壓抑,越到高層越難出頭。

銓敘部資料指出,2019年委任公務員全部55865人中,女性31658人(57%)、男性24207人(43%);薦任全部128341人,女性74480人(58%)、男性53861人(42%),中低階公務員都是女性多於男性,但到了高階的簡任公務員全部9529人,女性3384人(36%)、男性6145人(64%),反而是男性勝出。

對此,中山大學政研所教授廖達琪指出,女性在職場上有條隱性的天花板一直沒有打開,尤其社會壓力讓女性不能衝太快,有結婚的女性大多有家庭束縛,如果有了小孩還會請育嬰留職停薪,請了1、2年往往年資落後,再回到工作單位就被放到閒差上,重新往上爬,自然會影響升遷。沒結婚的女性考上公務員後,也到了適婚年齡,往往會自我設限。

廖達琪說,在公務體系的高層,除了求工作上的表現,還要看更細膩的人際互動,特別是男性對權力的競逐比女性更熱衷,而且很善於拉幫結派、玩手段,下班和主管、同事吃飯應酬,到了有升遷的機會就很容易被拔擢;相反的,女性如果有家庭,下班就要趕快回家,就算未婚的女性若下班後常和男性同事成群結隊出去,也會擔心內部的評價,女性的升遷機會就往下掉。

公務組織形塑女性平庸文化 難和男性競爭

一名簡任女性主管表示,對女性公務員來說,家庭、婚姻是蠻大的影響因素,尤其是懷孕到產假,雖然人事相關規定或是單位一再重申,這些不能成為考量因素,但實際上很難不受影響。她雖然不覺得公務體系裡會壓抑傑出的女性,但不可諱言女性要升遷到簡任階層真的要有更多專業和能力,才能讓主管更信任妳。

另一名女性簡任何姓公務員認為,她任職的機關在工作氣氛或文化上,較不鼓勵強勢優秀的女性,久而久之,組織內就養成了鼓勵女性平庸的文化,「鼓勵平庸,變成一種辦公室的潛規則」,女性在升遷管道上,難以和其他男同事競爭。

在文化部任職的女性薦任張姓公務員批評,即使性別平等喊得震天價響,但所謂男主外、女主內的性別框架仍然存在,聰明幹練放在男性身上是正面誇讚,但放在女性身上就成貶義詞了。在職場上,男性不樂見女性和他們站在同樣高度上競爭,而且男性之間會彼此支持,相互提拔,然而女性之間因為升遷競爭激烈,相互支持提拔的狀況就少見,這對女性升遷也是不利的因素。

不過,也有考試院官員分析,現在女性學歷、能力都不輸男性,以過去幾年公務員高普考試為例,除普考女性錄取比率49.24%略低於男性外,其餘考試都是女性錄取率高於男性。他觀察,因為高階公務員都是年資較久的,過去高普考也都以男性較占優勢,以致現在呈現男多於女的情況,但隨著女性公務員越來越多,未來高階公務員可能會是女性的天下。

此外,一名資深男性人事主管提醒,不少女性公務員到了一定年齡,中年發福,不太注重外表,而且本性也比較不喜歡競爭、衝撞,只希望安穩,也不太提升自己的專業能力,漸漸就失去長官提拔的機會,女性若要出頭,的確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徐珮君/台北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