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人物|簡士頡《北投女巫》自謙垃圾漫畫 頡夫人用《玉鍵》婊子揚威美國

出版時間 2021/05/28

「我的定位就是商業娛樂垃圾漫畫家!」簡士頡(音同傑)一身繽紛,身著粉紅色手槍印花襯衫、粉紅色手錶,手持同色系手機殼,言談間顯露對作品的自信。今年甫30歲、出道將滿6年的他,筆下《北投女巫》、《玉鍵》等長條漫畫連載在台灣、美國漫畫平台上線,已有改編成影視作品的機會,更曾跨海奪得韓國漫畫比賽獎項。

簡士頡從小就開始畫漫畫。簡士頡提供

身為少數可將作品出版到海外市場,並獨立完成英文版本翻譯的台灣漫畫家,簡士頡在成名前,曾參與知名歌手蔡依林「Play我呸」、「I’m Not Yours」MV製作,負責發想腳本和分鏡,當時便已展現對敘事藝術的興趣和才華。

 MV
未出道成為漫畫家時,簡士頡從事的是MV影像工作。簡士頡提供

懷抱對漫畫的熱情,他在工作之餘不斷投稿,卻因不若其他新人擁有長年助手經歷,屢屢被出版社拒於門外,「就是要投到它得獎,我才能做漫畫」。耗時5年,終於在2014年以短篇漫畫作品《支線上的觀光客》,拿下韓國漫畫網站Lezhin比賽獎項,隔年再以短篇《無奈的獵人》獲得台灣漫畫網站Comico「原創漫畫大賞」,取得出道的門票。

他回憶,當時韓國出版社開出比台灣高出3倍的簽約金,非常誘人,「可是我有一些奇怪的心態,第一部作品還是想留在台灣」,幾經考量,最終仍選擇收入比較少,但作品風格相對自由多元的台灣平台Comico,開始第一部連載作品《北投女巫》。

有話直說魅力圈粉 自稱「婊子」活得開心

在簡士頡的漫畫世界裡,個性鮮明、衣著時尚、講話毫不留情的「婊子」角色是其核心元素,例如《北投女巫》結合北投在地傳說和日本駐華軍事顧問團「白團」元素,描繪現代女巫如何對抗掌握黨國機器、邪教支持的女巫獵人們,其中「魅惑女巫」鍾小曼憑藉姣好身材及漂亮臉蛋成為國際巨星,因若懷疑自己的美麗就會失去法力,是個極致的自戀狂。

簡士頡以婊子自居,他的說話風格也與漫畫角色同樣嗆辣。侯世駿攝

畫如其人,簡士頡在出道初期以「仙子」、「仙女」自稱,而後隨著新作品風格漸趨穩重,改名「夫人」,就連獨立經營的Facebook粉絲專頁也命名為「頡夫人」。

簡士頡也常稱呼自己「婊子」,對他來說,「婊子」有忠於自我、自由自在的意思,他認為,「現實生活中,被大家說是好人的人不一定活得很開心,但被稱婊子的人,通常是活得很開心的。」

這種不拘泥於大眾眼光的人生態度,家庭背景是主因,簡士頡直言,「我也不能說,我的家人和朋友都是冷酷的賤人,但生活和成長背景沒有這麼多氾濫的溫情」,他的祖母、外婆都是獨立自主、高學歷的單身女性,平時對外人很刻薄、不留情面,甚至批孫子「你腦袋有問題,為什麼不改?」但因為人率直,大家還是願意跟她們做朋友。

簡士頡說自己的個性受奶奶與外婆的影響甚深。簡士頡提供

學生時期的簡士頡,更不是世俗中合群、熱心的好學生,他曾嘲笑失戀的朋友,記不住姓名,大學時不參加系上活動、也不想與他人交換情緒資產,雖然也會自省應調整態度、學習傾聽,但「到後來覺得,我還是做不到,還是算了。打從心理覺得,就算我表現得很親切、很熱心,但是遲早有一天會破功。」

在作品上,簡士頡堅持自我風格,放棄商案機會。曾有廠商向他接洽,卻認為他的分鏡成品「沒有溫度、沒有人情味」,要求加入鄉土溫情風格修改,「我直接跟他們講,沒有辦法,挖也挖不出來」。

「其實我可以模擬到很像的程度,但這真的太怪了,硬做也會被看出破綻」,他說,過去大眾對台灣漫畫的印象是類似「阿三哥與大嬸婆」這樣的溫情路線和題材,他也曾設法將作品與這風格結合,「可是這種人文會萃、鄉土情懷,我擠都擠不出來」,就算聽到溫馨感人的愛情故事,他直覺反應「翻白眼」。

對簡士頡而言,漫畫是個安全的空間,可以把其毫無人情味的性格做到極致,在日常生活中不敢怒罵的「三字經、干我屁事」,通通可透過角色宣洩出來,很多讀者回饋說,「我一直想要跟我前男友說這句話,但卻不敢這樣講」,而在看了漫畫後頓覺爽快,終於找到出口。

自知不是天才靠苦工 「漫畫的極限就是才華的極限」

身為長條漫畫漫畫家,簡士頡在連載期間,每週必須固定達成1集約50至60格的產量,由於作品經常有打鬥、施展魔法等較動感的元素,通常他需要花3、4天畫分鏡,再用2至3天完稿,截稿當天就又得開始構思下個禮拜的內容,週而復始、沒有休假日。

不過,對他來說,克服不間斷的工作壓力並不是漫畫家最難之處。他說,「創作中最困難的是,有時候畫不出來,就是永無止盡的在Google、讀各種資料。我想知道這東西怎麼講、怎麼畫,可是還是沒有答案的時候,真的是很痛苦。」

簡士頡畫漫畫注重讀者閱覽的流暢度。侯世駿攝

簡士頡坦言,他常常面臨「畫不出來」的窘境,例如想要畫一個施展複雜巫術的場景,但是卻不知道動作戲如何流暢地呈現,或者雖然想把大場面2、300人的表情都畫不一樣,但受限截稿時間,只能忍痛刪除,「這真的是創作上最討厭的地方」。他認識很多有才華、天才的作家,僅在構圖階段就大大超越自己,每每自慚形穢:為什麼我想不出這樣的東西,或者為什麼我畫不出來?

「漫畫的極限,就是我才華的極限,而我很早就看到我才華的極限了」,他自承不是最天才、最原創、最突破的漫畫家,「我是站在比較中間一點的,這樣的位置很好」,因為在業界最成功的,通常不是最有才華的人。

簡士頡指出,在漫畫業界,很多「天才少女」們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厲害,因此面對批評不知道如何調整,或者僅是一昧順應外界,最後就被吞掉、走不下去了,但他個性白目、且「會的所有東西都是學來的」,如他為了補足對構圖創意的不足,定期搜羅各種影視作品、文史論文的資料,並一一分門別類,確保當靈感斷線時,可在截稿時限內勉強交出東西給編輯。

他為了作品《北投女巫》要還原家鄉北投的真實場景,親赴溫泉博物館、硫磺谷等地擺拍角色的動作;要描繪故宮文物故事的《玉鍵》,翻查許多行政法規和組織章程,靠做大量功課彌補較不熟悉的題材。

簡士頡在北投成長,他將許多北投地景融入自己的作品當中。簡士頡提供

他自嘲,相較一些朋友發表的作品是「純粹的才華」,他的作品常常會看起來有點辛苦、太過拚命的樣子,「看起來是在賣苦工不是在賣才華」。然而,對讀者來說,常常難以理解前者最高端的藝術,而後者經過稀釋、轉換成簡單的版本,反而比較有機會變成大規模受歡迎的內容。

「我的定位就是商業娛樂垃圾漫畫家」,簡士頡表示,對他來說,娛樂是漫畫的核心元素,不能為了教育意義導致作品無聊,只要讀者被娛樂到,「若可同時獲得一點點啟發、學到小東西,那就好了」。

初出茅廬首遇潛規則 提告捍衛權利震撼漫畫圈

2017年中旬,簡士頡首部漫畫連載作品《北投女巫》第一季即將完結,各種影視改編的授權合約陸續上門,簡質疑合作連載的Comico擅與松澤公司簽約,計畫用其作品製拍電影,甚至將其作品重製後提供給松澤,因此提告所屬的台灣玩藝公司及張姓負責人違反《著作權法》,一時震撼漫畫業界。最終台北地檢署調查後認為,台灣玩藝並未侵權重製漫畫,全案不起訴。

談及這段往事,簡士頡說,當時他並不了解業界的潛規則,他最介意的是,才剛出社會、畫了第一部作品,就被打醒「噢,原來這個圈子是這樣玩的」,那個不太舒服的感覺會不斷延伸,因此他最終選擇請專業的法律人士來處理。

「我後來才知道,為什麼那麼多剛出道、閃耀的星星,那麼快就殞落了」,他表示,這些前同業可能就是遇到類似的事情,不知道該怎麼辦,甚至可能因為最初沒有處理好,後續整部作品的使用發展、經營方式,都被前期的處理方式影響。

對於是否認為作品被賤賣?簡士頡僅說,「這樣的故事真的很多」,當時他罕見提告,引發漫畫業界熱議,很多人出來爆料類似經歷,「我沒有覺得我是最特別的受害者,但很驚訝,大家可以忍10幾年,但是我第一次碰到,就不能接受。很高興我逃離了這個命運。」

經歷漫畫重製風波後,簡士頡仍筆耕不輟,持續創作漫畫作品。前年他與LINE公司旗下的LINE WEBTOON平台簽約,除了過去就已經連載完畢的《北投女巫》第一季,第二季連載也即將告一段落,並在LINE WEBTOON美國版發行英文版《玉鍵》,「我很高興,一知道有問題就立刻把它解決,所以現在可以繼續發展這部作品,甚至續集、翻拍改編等。」(呂晏慈/台北報導)

LINELINE WEBTOON 2021 WEBTOONIST DAY
簡士頡獲得LINE公司旗下LINE WEBTOON平台,2021 WEBTOONIST DAY年度作品-最佳主角獎。簡士頡提供

簡士頡小檔案

年齡:30歲

家庭狀況:未婚

學歷:高雄師範大學視覺設計系

代表作:北投女巫、玉鍵、支線上的觀光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