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人物|航特傘兵流浪中國4年 「不去可惜、去了後悔」

出版時間 2021/06/25

30歲的丁敬桓,過去曾在中國流浪近4年,一個人在中國壯遊大江南北,曾睡過破廟、車站、公園,即便再克難也澆不熄他冒險的熱情。在中國期間做過許多不同工作,也因為在中國的經歷看盡各種不民主、不自由的對待,因此他回台後決定為國家做點貢獻,投身台灣制憲基金會工作。

此外,丁敬桓過去服役期間,曾是航特傘兵,體格、耐力各方面都相當突出,目前工作之餘仍保持學習各種事物,他熱衷武術訓練,搏擊、角力這些看似激烈運動,卻反而能夠讓他在過程中得到更純粹的平靜。

丁敬桓熱愛武術訓練與博擊運動。劉耿豪攝

中國對台文攻武嚇不斷,共機擾台、侵略台灣野心日漸加劇。對於中國,許多人是既好奇又害怕。2015年丁敬桓剛退伍,當時還不是很確定自己想要做什麼工作,又因當兵期間存了一點錢,退伍時正逢與前女友分手之際,為了離開傷心地,他決定出國。

「中國是台灣的鄰居,但我們卻對中國一點都不了解。」丁敬桓說,當時會選擇中國,一方面是距離台灣近,不需花太多時間在交通上,另方面則是因為中國這麼大,但卻對中國很陌生,很多在網路、圖片上看到的人文美景,卻沒實際體驗過,因此就決定以最便宜的方式,搭國內班機到金門,再從金門小三通到廈門而入境中國。

不過,丁敬桓的中國冒險之旅,並沒想像中的順利。他說,一開始家人極力反對,「都怕我去了回不來」,身邊朋友也覺得很奇怪,自己大學唸法律,畢業退役後,卻沒在法律相關領域工作,反而去中國冒險,怎麼不選個日本、韓國都好,偏偏要去中國。但他卻堅信,「若人只能活到80歲,人生還剩下多長的時間,自己有想過要過怎麼樣的生活嗎?」

回想起在中國的流浪時光,他說,雖然身上有帶一些錢,但一個人到那邊,人生地不熟,也沒有家人幫忙,初期真的很痛苦,曾經找不到旅館過夜,就睡在車站、農夫家中、貨車上,甚至是無人的破廟。後來他開始以「打工換宿」的方式,從湖北武當山、西安市區、內蒙古、青海、甘肅、新疆等地,都留下他工作的足跡。

 4
丁敬桓在中國足跡踏遍大江,待了長達4年。丁敬桓提供

丁敬桓表示,在武當山上住了一年,當時幫當地人架設網站還兼職當翻譯、網站管理、教導學童寫書法、拍影片等。後來到了西安,在西安市區的才藝中心教畫畫。之後到了青海,在當地朋友介紹下,去青海市區的健身房工作,也因為在那接觸到搏擊,對搏擊產生興趣。後來到了新疆烏魯木齊,在那因為身上的錢差不多花完,後來在居住的青旅斜對面有一間餐酒館,去了幾次發現那間調酒師有缺人,因此就在那邊擔任起調酒師。

丁敬桓在青海健身房工作時,開始對搏擊產生興趣。丁敬桓提供

曾對人生看得很淡然,但丁敬桓在新疆一年的期間發現,在南疆的路上,滿街都是裝甲車、金屬探測器,即便買個水果刀、菜刀都要實名制,連餐廳、餐酒館等只要用到刀具的店家,刀具都要用鐵鍊鎖在餐檯上,目的就是怕有人會拿刀具當作武器,「在那樣極度不自由、不民主的地方,才知道當地人連呼吸都有壓力」。

丁敬桓曾在新疆擔任酒保。丁敬桓提供

丁敬桓說,中國地大物博,很多當地人連出個省份,都和台灣人出國沒兩樣,不同城市、城鄉差距和文化差異都很大,中國共產黨的人,每天都會用盡各種話術來說服當地人和外來者,洗腦他們共產主義才是世界、社會進步的主因,這也是為什麼台灣在這麼久以來無法擺脫中國的威嚇與壓力。

2019年初,丁敬桓結束中國流浪的日子回到台灣,他說,由於家中有經營事業,一開始在家裡幫忙,沒有認真地去找工作,在那期間原本想要再出國,去歐洲或非洲,但當年年底遇到疫情爆發,後來因為大學同學來問他是否有意願一起工作,也因此就到台灣制憲基金會工作。

「既然有這機會,就應該為國家做點事。」丁敬桓說,基金會相較其他工作較嚴肅、較為政治化、較不熟悉的領域,因為疫情確實讓全世界很多產業工作都受影響,而自己也因為大學同學的邀約,在今年1月答應在基金會任職發揮所長。

丁敬桓有繪圖專長,台灣制憲基金會臉書上,許多圖卡都出自他手。劉耿豪攝

歷經在中國這近4年來的期間,如今回首,丁敬桓表示,若政治情況是允許的,願意再去中國,畢竟中國這麼大,很多景色是真的很美,與台灣風景秀麗和人文色彩是截然不同,但中國近年來光是國內旅遊都自我限縮,很多原有美好風景都被破壞,蓋上假的造景、把當地原有居民趕走、建造遊樂園,種種商業氣息包裝下,對中國只有「不去可惜、去了後悔」的感覺。

在基金會工作雖然僅半年的時間,丁敬桓說,每當在各種座談、聚會的場合,看到許多為台灣拚搏大半輩子的前輩,他們即便走路都不穩,卻反覆提醒這些是身為台灣人應該做的事,這個衝擊感很強,因為他們也不欠誰,大可休閒過日子,但看到這些真的是內心由衷敬佩。

看到老前輩無私追求理想,丁敬桓感到相當敬佩。劉耿豪攝

丁敬桓指出,很多人原本對於民主自由沒感覺,但自己去了中國之後就有深刻感受,原本以為不重要的東西,在別的地方卻很珍貴;這種落差感回到現實,現實很多問題需要解決,一般人往往選擇逃避,但也因此這在他心中起了很大的波瀾。

丁敬桓每天都會練習拳擊。劉耿豪攝

在中國壯遊後回到台灣在基金會工作,每天下了班還養成去拳館練拳的習慣。丁敬桓說,平時興趣就是看書、練拳、健身、看劇,因為這些事情在做的當下,都會很平靜、很純粹,會想要練拳是因為與健身不太一樣,搏擊、拳擊講求的是控制自己的身體,需要動腦,過程中雖然很累、導致很多傷痛,但每次結束後那種內心的舒適、平靜,是一種讓人進化的過程。

丁敬桓認為看似激烈的拳擊,卻能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劉耿豪攝

自我意識高漲的年代,對於看待追求自由民主還是高薪、高報酬?丁敬桓認為,任何事情追求比例平衡,想要有高薪資、高待遇的工作,但也需要犧牲自己的一部分,每個人選擇追求怎樣的生活,只要對自己人生負責就好,沒有絕對的對和錯;就像很多人批評台灣的藝人到了中國走紅後,紛紛捧中國,那是因為他們在那樣的環境,被逼的不得不這麼做。

在這網路訊息龐雜、快速變遷的年代,要如何兼顧興趣與工作?同為「斜槓青年」的丁敬桓認為,想要把理想與現實完整結合,重要的先決條件是必須先認知到這是一件非常累的事,但自己仍願意去做;有了先決條件後,了解自我,才有資格談追逐。「盡全力追逐,才能說正在做自己;勇敢去做,也要勇敢承受成功和失敗的後果」。(政治中心/台北報導)

丁敬桓小檔案

年齡:30歲

現職:台灣制憲基金會媒體網路組專員

學歷:東吳大學法律系

經歷:網路行銷、搏擊教練、美術老師、調酒師、平面設計

婚姻狀況:單身未婚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丁敬桓日後也想前往非洲、歐美國家闖蕩。劉耿豪攝

蘋果人物|百岳髮型師環島原鄉義剪 陡攀6小時18公里不喊累
蘋果人物|百岳髮型師環島原鄉義剪 陡攀6小時18公里不喊累
出版時間: 2021/11/30 21:00
蘋果人物|好斜槓!專精影像設計還會玩樂團 武術宗師化身運動中心CEO
蘋果人物|好斜槓!專精影像設計還會玩樂團 武術宗師化身運動中心CEO
出版時間: 2021/09/21 2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