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星光部隊占400公頃民地射砲30年 新竹3千地主向新加坡求償110億

出版時間 2021/11/25

新竹縣新豐鄉坑子口靶場一直是國軍重型火砲射擊訓練場域,更被軍方借予新加坡「星光部隊」作為訓練場地,但是原土地所有權人為爭取早年被占用權益,組成「新竹坑子口自救會」告上法院求償。只是法院以國防部在1996年完成土地徵收而判決自救會敗訴,但自救會據此轉向1996年之前來台受訓的「星光部隊」求償,要求新加坡政府「使用者付費」,賠償30年來非法佔用土地的損失,無奈新加坡政府至今置之不理。

 31
陸軍六軍團在坑子口靶場進行火砲射擊。圖為漢光31號演習在坑子口操演。資料照片

「新竹坑子口自救會」會長鄭進宅表示,新加坡部隊於1975年至2005年3月10日,這30年間所無償占用坑子口靶場土地達400公頃,致使當地民眾權益受損;鄭進宅指出,依據政府規定租用公用土地的費用,是以每年公告地價的百分之10計算,因此光是30年的租用費用,即高達約90億元;再加上附近漁民因為火砲射擊而無法出海捕魚的損失20億元,因此自救會將向新加坡政府求償110億元台幣,但「新加坡政府迄今置之不理,真是鴨霸!」

 google
坑子口靶場衛星圖,翻攝google

鄭進宅說,坑子口靶場占地約400多公頃,其中有200多公頃土地是分屬3千多戶所有,國軍自1949年即長期無償佔用新竹縣新豐鄉坑子口地區作靶場,又將靶場借予新加坡軍方用作訓練場,窒礙地方發展,國防部於1996年處理坑子口靶場時,徵收地價偏低,土地業主被迫到外地租屋,權益受損。

新加坡「星光部隊」與國軍共同演訓。資料照片

因此,自救會依法律程序狀告國防部求償,但國防部以新加坡軍方所使用的民地,國防部並無對場地收費為由拒絕賠償;因此台北地方法院以索賠對象錯誤而駁回告訴人之告訴。

「星光部隊」駕駛的悍馬車。資料照片

鄭進宅進一步指出,國防部於2019年5月30日及2019年10月18日答辯狀理由「三」,承認國防部是於2005年3月10日才徵收土地取得土地所有權。鄭進宅因此指出,這顯示新加坡部隊於1975年至2005年3月10日,這30年間所無償占用之土地並非國防部之土地,而是「非法占用台灣老百姓私有之土地無誤!」而在此期間,當地農民必須繳交田賦稅(田賦稅直至1987年全國各地統一取消),但土地卻讓他國部隊占用。

星光部隊在台灣接受軍事訓練。資料照片

鄭進宅表示,基於使用者付費的原則,「台灣新竹縣坑子口靶場自救會」於前幾日發函新加坡政府,務必於今年12月15日前擬定賠償方案,並與台灣新竹縣坑子口靶場自救會協商處理解決方案,以免傷害兩國百姓情誼,但新加坡政府蠻橫置之不理,因此自救會除將發動抗爭活動外,並將新加坡政府的軍隊在台非法無償占用老百姓土地,損害弱勢農民一事,訴諸於國際媒體,讓國際輿論報導該國之惡劣行為。

星光部隊在台灣接受軍事訓練。資料照片

對於自救會的訴求,陸軍教育訓練暨準則發展指揮部表示,新竹縣坑子口靶場自救會民人鄭進宅提告國防部,訴求土地權益賠償,案經臺北地方法院2019年7月及11月兩次審理,均遭判敗訴;2020年7月提出再審遭駁回。

星光部隊在台與國軍同場地訓練。資料照片

教準部尊重法院判決結果,並續秉「依法行政」原則及敦親睦鄰、軍民一家精神,兼顧戰備訓練及民眾福祉。至盼社會各界,支持國軍各項戰備訓練,堅實國防力量。

星光部隊在台灣接受軍事訓練。資料照片

而《蘋果新聞網》記者致電「新加坡駐台商務辦事處」,辦事處人員僅要求記者將問題以電子郵件方式寄到辦事處,其他則不願進一步說明。(王烱華/台北報導)

星光部隊在台灣接受軍事訓練。資料照片

美國跨黨派議員團來訪!最快今晚抵台北 預計拜會蔡總統、國防部
美國跨黨派議員團來訪!最快今晚抵台北 預計拜會蔡總統、國防部
出版時間: 2021/11/25 19:13
蔡壁如讚「北市長贏定了」 蔣萬安低調: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蔡壁如讚「北市長贏定了」 蔣萬安低調: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出版時間: 2021/11/25 1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