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幕前走到幕後 周奕成的第三社會夢

出版時間:2019/03/01 10:10

周奕成這個名字,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釋。有人說,周奕成是「曠世奇才」,曾有一名民進黨幕僚看過他寫的文稿,從此「不敢自稱會寫稿」;有人說,周奕成是「唐吉軻德」,雖然知道第三社會黨的結局必敗,還是執意推出這個理念;也有人說,周奕成是「文創推手」,讓幾乎走向沒落的大稻埕商圈,成為小店林立的文創復興基地。
 
台北市長選舉過後,士林大同區立委姚文智的遺缺需要補選,當時尚未出任民進黨秘書長的羅文嘉,在臉書上以長文推薦民進黨應該提名周奕成。羅說,周奕成「論學識、專業充足有餘,歷練沒問題,更是懷有理想的政治工作者」,「這些年在大稻埕從事街區文化產業復興,是著著實實接地氣的創新者,既非附庸風雅的文青,也非欠缺思考深度的酸民憤青」。讓近年來較少出現在政治版面的周奕成,再度受到關注。
 
和周奕成約定採訪的那天是一大早,約在保安街的星巴克見面。這棟巴洛克風格的華美建築,原本是鳳梨罐頭大亨、人稱「台灣鳳梨王」葉金塗的古宅,更是台北市第一個歷史性建物更新改建的成功案例,和周奕成帶領的「世代文化創業群」所一個一個建立的「小藝埕」、「民藝埕」,以及隨後帶起的老街屋新文創風潮,已經讓大稻埕成為各地文青必遊之處。
 
入民進黨首拋「務實台獨」 被視為《台灣前途決議文》濫觴
  
周奕成並非一開始就是文創商人。相反的,他的政治路開始得很早,早在大學時期就參與學生運動,包括劇烈影響台灣政治的野百合學運。話題從這個時期開始,他顯得有點侷促:「要講這個,真的是很歹勢,那些都是二十出頭歲的事情,人生好像要不斷回顧這件事,滿慘的」。周奕成說,當時台灣社會有很大的改革動力,而學運世代更是一個特別的群體,雖然事隔多年,彼此間也有千絲萬縷的恩怨情仇,但人與人的連帶、認同感還是十分強烈。
 
周奕成說,雖然各個學運派系有細微的差異,彼此也都將差異看得很重,但經過20多年後,學運世代的人在基本問題的看法、思考邏輯都是一致的,這是一件很重要而珍貴的事,溝通時彼此會有信賴感,即使在不同的位置上,也能很快的建立信任,「這是民進黨超越國民黨的地方」。周奕成說,因此,他常和太陽花世代的年輕人語重心長的說,「要珍惜同輩的人」,雖然彼此間現在想法可能不太一樣、有一些風風雨雨,但未來20年後,這些人才會是真正的奮鬥夥伴。
 
「我是很喜歡自由的人」,周奕成說,自己從高中、大學就感受到,台灣的社會背後,被龐大黨國體制所管制,「那就是我要投入改變的目標」,因此,在野百合學運前的1989年,他就已經投入民進黨工作,先是助選,隨後就進入中央黨部工作。歷經民進黨文宣部幹事、副主任、主任,各種政策會議、修憲小組,他一直都擔任核心政策論述幕僚,從民主運動歷史、批評國民黨的運動文件、學生運動論述,都是出自於周奕成手筆,「在民進黨,至少寫過2、3百萬字吧」,他如此說道。
 
周奕成1996年發動民進黨新世代幹部提出的《台灣獨立運動的新世代綱領》,首先拋出了「務實台獨」的主張,認為台獨運動應以凝聚兩千多萬人民的國民意識與認同為基礎與優先目標,因此應先「大和解」,促進族群和諧、縮小貧富差距,否則不會有台獨運動,被視為民進黨《台灣前途決議文》濫觴。在民進黨的工作過程中,周奕成逐步實踐自己的理想,「民進黨對台灣民主化是非常重要,沒有民進黨就沒有現在的台灣,這是必然的。」
 
昔撰文批判陳水扁 今讚賞「度量很大」
 
1999年,陳水扁成為民進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在當時黨主席林義雄安排下,中央黨部和總統競選總部編制合一。周奕成回憶,當時他是青年部主任,羅文嘉則掌管文宣部,「實際上是一起運作」,因為辦活動都要配合文宣訴求;另一方面,他也擔任陳水扁的青年全國助選團團長、當時副團長則是蕭美琴,大家合作非常密切。大選結束,陳水扁成為民進黨第一位總統,也是中華民國首次政黨輪替。但此時的周奕成,卻選擇出國深造。
 
「其實選前就申請到(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研究院了」,周奕成說,當時很多人批評民進黨不懂外交,「我就不服氣、就想去讀」,只是當時林義雄希望他選完再出國,因此,協助政權順利交接後,他就飛往美國深造,一年多後學成歸國,總統府提出了工作邀約。
 
「進總統府工作是很意外的」,周奕成自忖非扁系人馬,且中央黨部也希望他回去做國際事務,不過,「加入新政府,是很刺激的一件事」,雖然職位只是文稿小組一員,他仍決定試試看。然而,在總統府任職的短短的10個月裡,雖然寫了近百篇講稿,但周奕成回憶,當時認為總統應該做一些事情、卻沒有做,遂有了離開的念頭,剛好有了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留學機會,就請辭再次負笈他鄉。不過,周坦言,那時對「總統該做什麼」的想法比較天真,「對扁也不盡公平」。
 
周奕成再次回到台灣,已經是2004年總統大選了。他回憶,當初陳水扁開始推公投綁大選,「全世界都知道,是為了勝選發動一場無意義的公投」,甫從美國回來的他,常跟華府支持台灣的學者、官員接觸,「知道他們的(反對)想法」,因此他撰文批判阿扁這樣的做法。「但我畢竟還是民進黨的人啊」,在外仍要為公投做解釋,「最好不要做,但要做的話,要去圓這個局、做一個好的收尾」。
 
或許是因為批判公投綁大選,周奕成說,陳水扁第二任總統職務中,他幾乎沒有進入政府內,後來進入台灣民主基金基金會,推動民主外交、國際宣傳,雖然沒有進入政府,但仍有不少總統府交付的工作,例如央廣改制、國外卸任元首來台等,他都協助、參與。對此,周奕成仍讚賞陳水扁「度量很大」,雖然過往的幕僚一直為文批判他,但扁理解只是政治意見上的不同。
 
為「第三社會」理念離開民進黨 主張修憲改為內閣制
 
見聞政治十多年,周奕成開始著手「第三社會」論述。2007年,他離開民進黨,和楊偉中等人一起籌組「第三社會黨」,並著手立委提名。談起這個倡議多年的理想,周奕成似乎又從創業家變回了當年那個熱血青年:「我很早就說,不要講第三勢力,因為勢力一定會失敗,社會才是政黨背後的支撐,基礎不明確,再多新的政黨,都會淪於從政者集合」。他解釋,台灣現在的政治形態,已經被歷史與制度兩個因素決定,亟需改變。
 
周奕成說,從歷史面來看,台灣主要的社會群體分為兩組,一組是400年來陸續在台灣生活的人民,一組則是1945年到1949年這4年間來台的移民,「這就是第一社會和第二社會」,兩組社會群體分別用台灣400年史觀與中國5000年史觀對抗,「不只是省級、族群」,更包含受到兩組群體影響的社會集團,政治力、經濟力、宗教,甚至黑道都能以此分野。
 
制度因素則是在台灣民主化後,總統直選、國會減半、單一選區兩票制,都在強化台灣的兩黨制,「等於在鞏固兩個集團」。周奕成說,很多人天真地說「時代力量可以取代國民黨,但是,這個制度下怎麼可能?」,時代力量被看成小綠,就是因為都在爭取第一社會選票,「甚至金主都是一樣的人」。
 
周奕成認為,事實上,有別於前兩個社會的第三社會已經形成了,「但並不了解自己的使命」,沒有改變歷史力量的意識,延續了第一社會的論點。他指出,例如太陽花前後,很多年輕人追求史明這種第一社會中最基本的論述,「事實上,民進黨在漫長的務實政治過程裡,已經很少提這些基本教義派」,而年輕人回過頭來追尋這種論述,就是以為自己只是上一代人的延續,沒有發現自己的路,和舊台獨運動是不一樣的。
 
2014年,「天然獨」讓民進黨在14、16年的大選接連大捷,18年卻轉投國民黨,「天然獨世代」是否就是第三社會?周奕成肯定的說:「沒有錯」,2007年他就提出這個觀點,當時很多年輕人揮舞中華民國國旗,為台灣隊加油、口中喊的是台灣是一個國家,「這樣的行為在老獨派是不會發生的」,但「這是一件好事」,台灣需要有認同的聚合,否則處境會越來越危險,而政治家應該對於這樣的聚合進行論述,賦予理論上的正當性,對台灣這個共同體的國家利益才是好的。
 
周奕成說,當第三社會「覺醒」,台灣就應該變為多黨制,因為現有的兩黨制下,不停輪替執政,是讓原本早就應該離開歷史舞台的國民黨不斷苟延殘喘,民進黨也一直存在對抗國民黨的心態,「國民黨變成民進黨的仙丹,就不用進步了」。他說,多黨制不會讓台灣更分裂,反而會比否認彼此共通性的兩黨制更團結。
 
周奕成認為,未來應該推動修憲,將行政院長同意權交還國會,讓現行的偏總統制改為內閣制,並且把國會席次加回225席、甚至250席,單一選區和政黨代表各半,這樣不但對小黨有利,大黨也能夠將學者、人才放在不分區名單,作為預備閣員的培育人才,「不然馬、蔡都找不到足夠的閣員,這很荒謬、很胡鬧」,外界近年常批「學者治國」,正是因為大學教授沒有實務經驗,「但歷練過幾年不分區立委,絕對有能力當部長」。
 
正是為了這些理念,周奕成說,他才會離開民進黨,進行第三社會倡議,但第三社會黨在2008年立委選戰,一席未得。
 
「我當然知道第三社會黨會失敗,我之前負責多少次民進黨大型選舉,從縣市議員到總統,怎麼會不曉得這場選舉一定會輸呢?怎麼會覺得有任何僥倖呢?我是PRO,不是菜鳥素人啊」,但這就像當年民主化運動一樣,需要有人願意失敗、犧牲,「比起很多民主前輩,這個犧牲已經算很小了」。
 
周奕成形容,第三社會黨是撒下一顆種子、是一種社會運動。現在他投入文創產業、協助青年創業,復興大稻埕,看似選擇了一條與政治完全無關的事情做,但他認為,「我背後關懷還是一樣的,尋找第三社會的民間力量」,因為第三社會不只是政治工作,還有社會基礎,未來世代的真正社會力在於小創業者,這些人和上班族、勞工、公務員的特性都不同,如果小創業者成功,也能提供未來代表第三社會政黨的經濟支援,成為一股新的力量。
 
黃國昌、林昶佐都是「明星人物」 時代力量缺乏思想深度、戰略觀點
 
回到現實政治,羅文嘉推薦周奕成參加補選未果,反而是羅文嘉在民進黨主席改選後,獲延攬成了黨秘書長。再提此事,周奕成苦笑說,羅文嘉當初說,民進黨需要新氣象,也要柯文哲不會反對的人,加上有地方正當性,「想來想去是周奕成最適合」,而為了讓民進黨知道「有這個選項」,他公開說「為了台灣,我願意」。
 
對於台北立委補選,民進黨提名跟陽信銀行有關的前市議員何志偉參選,周奕成坦言,民進黨最後選擇何志偉是意料之中的選項,黨需要地方派系、需要成為中間偏右的政黨,他都能理解。有高層曾問他「你為什麼不早說呢?」,「但我根本不想要這個位置呀,要我怎麼早說呢?」,他自嘲,都中年人了還這麼熱血,覺得自己會被人嘲弄,「我是有一天的遺憾和挫折,不過很快的釋懷了」。
 
反而,周奕成提到,羅文嘉擔任黨秘書長,是他樂見的結果,在這一年多的任期裡面,民進黨的重責大任是打贏選戰,而他認為,只有中央黨部和總統全國競選總部編制合一,就像2000年陳水扁參選時一樣,而黨秘書長兼任競總執行長,讓羅文嘉真的幫得上忙,民進黨才有救。
 
對於現有的「第三勢力」時代力量,周奕成則說,他很喜歡時力這個政黨,台灣的政治舞台需要一些會有故事、有意志力和魅力的人,向全世界講出台灣的故事,而黃國昌、林昶佐都是這樣的「明星人物」,能夠帶領社會往前進,這是很難得的一件事。不過,他也提到,時力的問題在於缺乏思想深度、戰略觀點,他半開玩笑的說,「第三社會論很多都是為他們準備的,我都寫好在那邊了」。

不再動念回政治圈 盼羅文嘉拯救民進黨
 
不過,周奕成說,往後他不會再動念回到政治圈,專心在民間,從事青年創業、社會創業。他相信台灣的民間力量。大稻埕是台灣意義最豐富的地方、是世代創業寶地、文化運動基地,更是1920年代時光通道。未來他想當一個寫作的人,把大稻埕作為新故鄉,「我想在這裡迎接世界,為年輕一代的行動者提供我所有的一切」。(政治中心/台北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網路改變政治 柯文哲:我與韓流都是極端政治
時力黨主席交接 邱顯智:黨內沒有自提總統的聲音
二階段徵召疑拱韓國瑜 王金平:我不知道但很奇怪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藍為徵召韓國瑜保留空間 馬英九笑稱:這個我不了解
蔡英文化身外交大使 籲用蘭花展現台灣榮耀
朱立倫願重啟核四 綠委酸:找話題刷存在感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蘋果》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
點我訂閲新聞信

關鍵字

周奕成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政治》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