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小資族注意!「懶人包租公」有詐 OL砸47萬損失慘重

出版時間: 2020/12/15 10:00
更新時間: 2020/12/15 10:51

包租代管業者「永勝集團」,繼欠租、欠薪爭議不斷,近期又被爆料,以「懶人包租公」名義,疑似拿過期的租約,向民眾招攬投資包租代管物件,一名小資女陸續投資4個單位、共47萬,卻連本金都拿不回來,上網一查才知道被害人不少,金額從數十萬至上百萬不等,臉書上還有被害者成立社團;對此,永勝執行長徐銘達回應:「內部作業錯誤」,但投資人不信,已向徐提告詐欺。

永勝過去承攬雙北、桃園、高雄等4都的社宅包租代管業務,2018年起爆發拖欠房東租金、欠員工薪資等風波,全台累計100起以上的糾紛,起初花敬群還在臉書發文為其緩頰:「見模範生發生失誤,心裡不捨」。但因欠租風波擴大,永勝被雙北市解除相關業務,去年則爆出欠廠商貨款,今年又有投資人出面宣稱受害。

30歲的王小姐(化名)投訴,今年初在新北租賃住宅同業商業公會上課考取證照,講師徐銘達介紹「懶人包租公」方案指,因過去有社宅物件糾紛,為取信房東,一次給足整年度房租,並招攬投資人,宣稱投下10.5個月租金,可獲11個月租金,報酬率約9.4%。

「徐看起來老實,又是證照課老師,且拿的出房東租約,物件細究換算年報酬率約4.7%,應是低風險的穩定收租物件,不至於詐騙」,因此,王小姐4月起簽下「租金轉讓同意書」,陸續砸47萬餘元,投資包含台北、台中等4個物件,盼樂當包租婆,每月收租金作為被動收入。

王小姐說,起初砸26萬投資2個物件,租金雖有拖延幾天,但都有收到錢,今年7月在徐慫恿下,再加碼21萬投入2物件,結果隔沒幾天,發現其中1個舊物件,連欠2個月租金,另1個新物件則收不到錢,徐都推說是房客有糾紛,「都有在處理」,讓她直覺有異。

王小姐透過租約影本,聯繫上2物件的房客,其中1物件房客,聲稱每月準時匯租金給房東,但「永勝常拖欠款項,房東今年8月已解約」,與徐回覆的房客有糾紛的回應不符。

王小姐說,另一在土城的物件更誇張,「租客稱已住好幾年,房東因永勝常常找不到人,早就沒跟永勝沒有往來,仔細看合約才知是過去的舊合約,租約2018年6月底到期,卻有『續約到2021年6月底』等字樣,懷疑是永勝自己偽造手寫,再拿舊物件騙投資人。」

王小姐懷疑,「徐拿利用真假合約虛實參雜,以租金達近2萬、租約已不存在的案子,用來吸收投資人」;徐眼看被戳破後,才說11月底會結清應退款項,期間陸續匯了10萬、1.2萬、3千元,最後回應「公司就是沒有錢」,讓她剩餘的26萬至今拿不回來。

王小姐說,「徐銘達擺明用舊案子進行詐騙。還明目張膽,在個人FB、youtube上廣告懶人包租公方案,擔心有其他受害者」,不只報警提告詐欺,也透過媒體踢爆,盼不要再有人受害。

王小姐透過網路,找到遭永勝以投資、欠薪等名義欠錢的網友,才發現永勝手法類似,用各種理由手段吸金,更用員工當人頭借錢,甚至拖欠薪水,最後被告後,表達誠意要跟對方和解,但最後只還1、2期後,就說沒錢,無力償還。

陳先生(化名)指控,看到政府官員幫徐銘達背書,投資100萬包租代管物件,最後只拿到12萬利息,本金拿不回來,打官司後,才發現徐銘達名下無財產,還欠國稅局100多萬稅金,最後求償無門,只好在網路辦自救會,揭發徐的惡行,希望不要再有人受騙,初估徐在外欠債至少4000萬,其中有人最多被欠600餘萬。

永勝離職員工小白(化名)表示,員工被徐利用作為人頭,掛名旗下公司多家負責人,更以員工名義對外融資,最後受不了公司老是欠錢,員工幫忙掩蓋,還幫公司揹黑鍋,因此2018年離職,對帳後才發現被欠薪約200萬,擔心徐會故技重施,會有更多新員工受害,因此出面踢爆。

蔡小姐(化名)控訴,今年初離職,總共被欠薪約100萬,由於眾多前例拿不到錢,不抱太大要回欠薪,因此並未提告,但徐對外散布「錢都被離職員工帶走」等不實言論,認為對名譽造成傷害,徐應該出面說明真相,並向社會大眾道歉。

針對懶人包租公方案欠租一事,徐銘達回應:「因該案提前解約,房東有糾紛要退款,我們還在跟房東核帳,都有陸續撥款給投資人,至今還差一點金額」。至於另一租約2年前已解約一事?徐銘達說明,「近期公司搬家,有點亂,應該是內部作業錯誤,也陸續款項撥款給投資人,坦言款項還未結清。」

徐銘達強調,「房客租金都直接匯給房東,公司不經手錢,若出現問題,一般都是房客問題」。

至於過去積欠投資者、離職員工欠薪等問題?徐銘達表示,過去特別股增資,但公司營運出問題,無法照約定贖回,但始終有誠意,與投資人進行調解;另外,由於怕查稅,過去資深幹部掛名開新公司,在業界相當正常,且都有經過當事人同意,同樣經同意才以幹部名義借款,且都有陸續償還。

徐銘達坦言,公司業外投資科技公司虧損6千萬,影響本業,造成公司周轉有問題,承認公司確實沒有資產,也有欠稅,若有糾紛待司法程序解決爭議,但他強調,始終有誠意面對處理,卻遭債務人屢屢透過媒體爆料,「一直追殺,我就宣布倒閉,重來比較快」,表達失望與不滿。

包租公律師蔡志雄認為,從租金轉讓同意書初判,該案應屬代管物件,若房東未同意轉讓收取租金的權利,物管公司可能涉及偽造文書;若租金轉讓時,租約若不存在,則可能涉及詐欺,不過,仍有口頭約定或房客自動續租卻未簽約的不定期租約問題,無法片面從租約文字,就認定租約存在與否,最後仍要與房客、房東雙方,做進一步相關認定。(楊明峰/綜合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