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列傳尹衍樑2】兩岸密使偷偷談 尹衍樑就在一旁

更新時間: 2021/02/15 00:14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全台抗疫期間,一位神秘企業家捐出20億鉅款,協助國衛院打造生物製劑廠,指揮官陳時中證實,這名低調捐款人就是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尹衍樑是如何從紈絝子弟搖身千億集團總裁?尹衍樑叱吒一生竟從要從感化院說起。

編按:想知道富豪的成功之道嗎?想知道富豪的祕密生活嗎?《蘋果新聞網》過年期間特別推出【壹週刊寶庫之富豪列傳】系列故事,連續7天,每天細數一位台灣富豪的出身、崛起之路,以及不為人知的豪門恩怨、愛恨情仇,從不同角度重新認識這些大家耳熟能詳的百億富豪。

《壹週刊》記者稱尹衍樑是得意兩岸的「紅頂商人」時,他笑說:「我只是商人,沒有紅頂,鼻上倒有一顆紅痘。」。

這句玩笑話背後,隱藏了尹衍樑曾是台灣西進中國的企業家中,人脈布局最深的一個。

2008年四川大地震,中共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宣布3000億人民幣重建工程,將主要採用尹衍樑的預鑄技術,尹衍樑還允諾義務做規劃圖與示範工廠。

尹衍樑得知消息後,立刻發簡訊給好友:「這等於技術一夕之間通過國家工程規範。」

發生中華人民共和國立國以來,破壞力最大的地震,在凡事講求關係的中國,尹衍樑的名字,出現在國務院總理宣布的最大規模災後重建計畫,可說是潤泰集團在中國大陸的人脈佈局成果,達到最高峰的象徵。

這樣的成果,非一朝一夕可及。

早在1988年,中共高層透過南懷瑾,表示願與台灣政府接觸。1990年底,李登輝派蘇志誠與鄭淑敏,到香港與中共當局會談,中共代表為當時國家主席楊尚昆的秘書楊斯德。

雙方在南懷瑾安排下見面,當時參與會談的人士就有尹衍樑、海協會前會長汪道涵及中共大老許鳴真。

後來,李登輝否認這項報導,指蘇志誠是以私人身份前往香港,拜會其師南懷瑾,在其處「遇見」中國大陸人士,此次會談非經他授權。

但南懷瑾弟子魏承思2000年7月進一步證實,兩岸密使會談,南懷瑾曾居間扮演關鍵角色。

1990年,尹衍樑的大名,就現身在兩岸密談會議裡,如果兩岸間的「紅頂商人」有所謂「山頂」,尹衍樑很早就參加了其他台灣企業家一輩子沒機會參與的場合,堪稱最早攻頂的人。

不過,尹衍樑身為南懷瑾弟子的身份,觸及的中國高層人脈,遠在這個會議之上。

號稱國學大師的南懷瑾,在蔣經國時代,就吸引如蔣緯國、蔣彥士等人聽講。轉往大陸發展後,由台灣薇閣集團董事長李傳洪,為其在江蘇省吳江市7都鎮廟港的太浦河旁開設太湖大學堂。

拜在南懷瑾門下學習儒學治術的弟子,赫然有胡錦濤、曾慶紅在列,溫家寶、習近平等高層,也都前往聽過南懷瑾講學。

身為早期拜在南懷瑾門下的弟子,在太湖大學堂的講堂裡,說尹衍樑與中國高層多人有過「同窗之誼」,並不為過。

直到南懷瑾過世後,其部分學說仍由中國在世界各地設立「孔子學院」採用作教材基礎。

有了這樣傲視群雄的中國人脈,2001年開始,尹衍樑陸續出脫旗下金雞母光華投信、安泰人壽股權,套現超過200億元。

同時,展開西進計畫,其中大潤發在大陸要突破超過100個點,而喜事多便利店則目標1200家。

當時台灣房地產不景氣,尹衍樑由集團關係企業潤德設計工程先行,透過投資英屬維京群島商亞洲皇冠公司,間接轉投資大陸的上海匯豐名仕工業工程公司,進入上海商辦大樓及住宅別墅的營建市場。

尹衍樑2001年對《壹週刊》表示,未來10年亞太市場商機就在中國大陸,潤泰集團將積極轉進大陸布局,先發展潤發流通業,再發展壽險業及金融服務業。

當時,連前總統陳水扁都說過,尹衍樑不僅是國民黨的親密戰友,更是中共當局重要領導人的座上賓,新政府希望借重尹的兩岸事務經驗,以化解兩岸僵局。

除了原有的政界人脈,尹衍樑也大幅投資中國教育,希望能從教育界把自己的人脈「扎根」。

2011年底,中國將有包括北大、交大、浙大等大學,掛上「光華」學院名號,其中尤以尹衍樑設立的「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名號最響,幾乎成為大陸學生嚮往的「人脈」最高學府。

但15年過去,改朝換代後的中國政壇風雲詭譎,習近平上台後雷厲風行的「肅貪」中,昔日與尹衍樑友好的高層多數退場。2015年傳出尹衍樑被中國當局限制出境,同年9月3日還傳出他在北京參加閱兵典禮時,「身體不適送醫」。

雖然,最後潤泰集團澄清尹衍樑只是「血壓高」,終究象徵了風向改變,該尋求脫身的警訊。

2017年,尹衍樑出清中國大潤發股權,在出售中國大潤發股權給阿里巴巴後,潤泰集團共落袋867億元,對潤泰全和潤泰新兩家台灣上市公司分別貢獻168億元和112億元。

台灣媒體多以「適時出脫」等字眼稱讚出售中國大潤發的交易,尹衍樑也因此躍居彭博社最新公布的2018年台灣富豪榜第2位、個人身價高達47億美元,也是台灣前5大富豪當中,財富唯一逆勢上漲的大老闆。

然而,這位別人眼中永遠知道何時出場的「紅頂商人」,看著在中國大陸佈局多年的量販零售「金雞母」落入他人之手,箇中滋味,只有他自己清楚。

南山風雨上心頭 尹衍樑逆風高飛

2019年1月10日,在全球咖啡控為之瘋狂的藍瓶咖啡Blue Bottle Coffee帶頭下,位於台北信義區的微風南山廣場熱鬧開幕, 雖然首週突破10萬來客人次,但做為共同主人的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卻沒現身。

微風南山廣場開幕前4個月,2018年7月26日,南山人壽葉姓操盤手私營Line投顧炒股,引發重大內控疏失案,引來金管會對南山進行金檢。

媒體對尹衍樑提到這件事時,尹衍樑罕見拍桌暴怒說:「發生這件事就像是撕掉我的臉皮一樣。」

事實上,南山人壽不像尹衍樑的「臉皮」,反倒像他嘴裡一塊多刺而難以吞嚥的鮮魚。

而金管會盯上南山人壽不是一天兩天,早在2011年,《壹週刊》就曾報導潤泰集團收購南山人壽的問題。

2011年1月,潤泰與寶成兩大集團合組潤成投資公司,以21.6億美元標得南山人壽97.57%股權,但2月10日潤成送件進金管會後,金管會就接獲檢舉,指潤成股東潤泰集團與寶成集團,和中資關係密切,金管會為此兩度要潤成補件,一度使這宗標售案蒙上陰影。

後來幾經波折,在尹衍樑承諾金管會「南山至少10年不賣」後,終於完成交易。

不過,金管會擔心他想藉由股票掛牌一路來出脫南山持股,同時給尹衍樑下了緊身咒:定調「短期不會准許南山人壽申請上市櫃」。

既然此路不通,尹衍樑接著找上兆豐金控前董座蔡友才,研究兆豐金、彰銀、南山「三合一」合併計畫,但因為如果換股成功,尹衍樑股權將凌駕公股之上,引發各界反彈,最後不了了之。

接著,尹衍樑又試圖插旗中信金來借殼上市,最終也未如願,以上動作都被市場解讀尹衍樑想把卡在南山人壽的800億元資金,透過股權換成可自由買賣的股票,以解套10年不賣股的承諾。

而尹衍樑接手南山人壽後,2014年2月就裁撤225人,2017年轉型計劃波及134人,幾次「重大勞資爭議」,都影響到明文規定列為證交所及櫃買中心審查股票上市櫃的要件。

本篇出版日期:2019年04月08日(台灣壹週刊)

但南山人壽為尹衍樑帶來的風雨,還不僅於此。

跟兆豐金前董座蔡友才的接觸,讓尹衍樑於2016年10月,捲入兆豐銀行紐約分行違反「反洗錢法規」,遭美國紐約金融服務署裁罰1.8億美元的案件。

因為兆豐銀行在蔡友才任內,借給潤泰集團超過200億元,而蔡友才2016年閃退兆豐董座後,馬上到潤泰集團間接出資的「鑒機資產」擔任董事長,讓檢方有合理理由,藉蔡友才涉案,約談尹衍樑。

除了收購南山人壽惹來麻煩外,尹衍樑曾因為借錢給張念慈投資生技產業,轉鉅款給翁啟惠,一度被捲入浩鼎案。

2018年,尹衍樑也遭文化大學老董張鏡湖指控,說他與_南懷瑾同門師弟李傳洪,對文化大學校產有不明企圖。

不過,對霸氣縱橫的尹衍樑來說,何時才能「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恐怕才是他最在意的事。

本篇出版日期:2019年04月11日(台灣壹週刊)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