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列傳徐旭東1】老爸上海灘打天下 二房長子徐旭東上位祕辛

更新時間: 2021/02/16 00:06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受疫情衝擊,去年底多家飯店業者熄燈關閉時,香格里拉台北遠東國際大飯店「遠東Café」卻斥資8千萬盛大開幕,遠東董座徐旭東喊話:「加碼投資台灣」。徐旭東多角經營,統領10大事業、200家公司,事業包山包海,卻也爭議百出。

編按:想知道富豪的成功之道嗎?想知道富豪的祕密生活嗎?《蘋果新聞網》過年期間特別推出【壹週刊寶庫之富豪列傳】系列故事,連續7天,每天細數一位台灣富豪的出身、崛起之路,以及不為人知的豪門恩怨、愛恨情仇,從不同角度重新認識這些大家耳熟能詳的百億富豪。

徐旭東38歲時,子承父業、擔任遠東紡織總經理,與父親徐有庠共同經營事業長達20餘年,自己開玩笑說是「一代半」企業家,而不是坐享其成的企業第二代。

既然自稱「一代半」企業家,可見這個稱號裡,「一代」父親徐有庠對徐旭東的富豪之路影響巨大。

1911年次的徐有庠,15歲就考上私立海門中學,但他決定到外頭闖天下。經父執輩推薦進了啟東鎮的裕豐棉花雜糧鋪當學徒,靠著勤奮與機智,很快得到老闆賞識,被派往上海擔任常駐業務代表。

1932年離開裕豐棉花雜糧行,本來要創業,但碰上日本發動一二八事變,拖至1937年才與2個朋友合夥創辦了同茂花糧行。之後,1942年起他創立了大孚、華孚、華豐、匯豐等證券投資公司,從事股票交易業務。

1945年9月他將同茂花糧行和同盛紗布合併,創辦大同棉業。1945年10月,他又在上海創辦遠東織造,堪稱遠東集團最早的前身。

1946年起,他相繼創辦同生泰機器榨油廠、惠民植物油廠等企業。1949年國共戰爭,上海失守,徐有庠將紡織廠遷移至台灣台北板橋。當時台灣紡織業極落後,民眾消耗的紡織品全賴進口,數量巨大。台灣當局決定優先發展紡織業,盡量做到台灣生產自足。

徐有庠抓住這個機會,1952年向政府申請配額,投資設立一萬錠紗廠,同年正式創辦了遠東紡織。

那時,島內因為基礎建設正要展開,水泥產業前景看好,於是,徐有庠與弟弟徐渭源等人合資成立亞洲水泥,也就是今日徐旭東說出「把山挖空養魚」引爆爭議的公司。

徐有庠大房生2子4女,分別是徐旭時、徐旭九與徐近芳、徐菊芳、徐荷芳與徐雪芳,二房有3子,則是徐旭東、徐旭明與徐旭平。

照中國人傳統,財產繼承嫡長子優先,但徐旭東卻靠著長袖扇舞攻心計,讓父親打破規矩欽點接班,在家族鬥爭中登基上位,氣得大房子女遠走海外。

徐旭東之所以能在眾兄弟中出頭,主要原因,據說因為他表現得非常孝順。

父親徐有庠在世時,每次開董事會前,徐旭東都會先檢查父親要坐的椅子是否穩固,這些對細節的用心,讓他贏得父親的信任。

徐旭東讓父親放心,從在美國讀書時就下功夫,留學美國時,徐旭東不僅自己充當搬家工人,暑假還跑到南卡羅萊州父親的公司打工。

同父異母的弟弟徐旭時,雖然書念得比徐旭東好(徐旭時是航太博士,徐旭東則是商學碩士),但在父親眼中,比不上表現得謹慎孝順的徐旭東。

徐有庠曾在回憶錄中提及:「旭東在上海出生,是我所有小孩中對事業與管理最有才能、也最有興趣的一個!」。

最終,徐旭時只能眼睜睜看著父親把接班大位傳給徐旭東,遠走他鄉。

在這種二房長子氣走大房子女的接班情勢下,徐旭東為了穩住人心,徹底承襲了父親徐有庠善待老臣的管理風格。

在遠東集團,只要10年以上幹部,沒犯大錯,就算庸庸碌碌,絕大多數可以安穩在遠東集團退休,遠東集團高階幹部都知道,老闆是刀子口豆腐心。

徐有庠藉著和蔣家關係,經營遠東紡織和水泥致富,為遠東集團打下基礎。

接班的徐旭東,則把父親經營政治關係、跟緊政府發展產業方向的兩招學得透徹,哪裡有政府特許行業,就打點好關係進軍,終於發展到今日「包山包海」、「無所不包」的規模。

事業包山包海 徐旭東頻頻失言惹議

2017年6月13日,亞泥多年採礦,被指責侵犯原住民轉型正義,同時傷害環境生態,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大剌剌說道:「挖深可以儲更多水,還可以養魚。」

結果,徐旭東這段「把山挖空養魚」說法,不但引爆台灣環保史上最熱的網路討論,更升高反對亞泥的聲浪,而這股熱潮,到2017年6月26日的反亞泥大遊行,達到最高峰。

事過兩年,亞泥在花蓮繼續採礦,徐旭東繼續擴增遠東集團包山包海的版圖。

說徐旭東「包山包海」,比形容任何一個台灣富豪更貼切。雖然,身價近300億台幣的徐旭東,個人身價不能稱霸台灣。但在「富比士」台灣地區富豪榜上,名列徐旭東前面的富豪,如國泰蔡家、富邦蔡家、甚至郭台銘等,即便身價大勝徐旭東,沒有人的事業領域廣泛程度超過徐旭東。

簡單講,別的有錢人搞的領域,都有徐旭東;別的有錢人不搞的領域,也有徐旭東。需要政府特許、環評、可能引發爭議的領域,尤其少不了徐旭東。

亞泥採礦權是遠東集團「包山包海」的事業縮影,從1968年開始,亞泥連續3次取得礦權展延,每次展延20年,可說超過半世紀,徐旭東家族都能在台灣挖山獲利。

早年台灣經濟起飛時期,遠東集團受政府特許的挖山採礦,一方面造就工作機會,一方面受戒嚴時代政府保護,反對聲浪不大。解嚴後到社群媒體興起時代,環保意識興起,原住民轉型正義漸受重視,徐旭東受到的負面批評與日俱增。

不過,縱覽徐旭東致富之道,就是帶領遠東集團,屢次站在爭議浪頭擴張,強攻政府特許事業,打造競爭對手無法橫越的護城河。遠東集團的水泥業,不只在台灣,更得到中國、印度、關島、越南等政府許可採礦。

遠東集團旗下,包括通訊網路、石化能源、聚酯化纖、水泥建材、營造建築、觀光旅館、百貨零售、金融服務、海陸運輸、教育公益。幾乎把能想得到的行業一網打盡。

2012年4月2日,徐旭東說:「台灣電價被寵壞了」,但同時他旗下的「嘉惠電廠」卻以每度3.65元的價格,賣電給台電,高於民間電廠3.58元的平均價。這條新聞,披露徐旭東是台灣富豪榜上罕見的「賣電」者,而電力事業,是關係國家安全,需要特許的行業。

通訊業的遠傳電信,深入台灣民眾掌中,是三大電信商之一,又是涉及國家安全,需要特許的行業。

2014年1月,針對旗下遠通電收,eTag實施10天就狂出包,出現萬人退租潮。

徐旭東再度直言不諱:「如果消費者不滿意,可以退,但他退了後,我請問,他怎麼上高速公路?不過,你喜歡退你就退。」之後不到一個禮拜,徐旭東改口連道歉4次,說「請同情我」。

經營高速公路電子收費系統,還是關係國家安全,需要特許的寡占行業。

徐旭東除了把父親起家的棉紡事業發揚光大,擴及中國與東南亞的聚酯化纖業外,遠東集團旗下還有在台灣市占率極高的裕民航運,以及遠東國際商業銀行、香格里拉遠東國際大飯店等非寡占事業。

在教育、醫療兩大領域,遠東集團旗下也有元智大學、豫章高級工商職業學校、亞東技術學院、亞東紀念醫院、遠東聯合診所等。

本篇出版日期:2019年04月29日(台灣壹週刊)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