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列傳徐旭東3】徐旭東愛洋派 妻小媳婦全球化

更新時間: 2021/02/16 00:08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受疫情衝擊,去年底多家飯店業者熄燈關閉時,香格里拉台北遠東國際大飯店「遠東Café」卻斥資8千萬盛大開幕,遠東董座徐旭東喊話:「加碼投資台灣」。徐旭東多角經營,統領10大事業、200家公司,事業包山包海,卻也爭議百出。

編按:想知道富豪的成功之道嗎?想知道富豪的祕密生活嗎?《蘋果新聞網》過年期間特別推出【壹週刊寶庫之富豪列傳】系列故事,連續7天,每天細數一位台灣富豪的出身、崛起之路,以及不為人知的豪門恩怨、愛恨情仇,從不同角度重新認識這些大家耳熟能詳的百億富豪。

1970年,28歲的徐旭東學成歸國,正式進入家族企業,從遠紡、東聯等工廠基層開始歷練,同時與美國籍夫人徐瑪俐結婚。

這位美籍夫人徐瑪俐,年輕時是位高挑的金髮美女,早年還住在台灣時,無論裕民航運新船下水、或是家族婚宴、替公公徐有庠賀壽,瑪俐都會出席,緊跟在徐旭東身邊,留下一些照片。

瑪俐為徐家生了1男、2女共3個小孩,在長子長到一定就學年齡後,瑪莉就陪著小孩回到美國就學,超過廿年與徐旭東分居兩地。

2000年徐有庠病逝,瑪俐曾回台奔喪,歲月不饒人,看起來甚至比徐旭東年長。儘管妻子長年在美,甚且傳聞徐旭東與瑪俐夫妻感情已成過往。

但是,據集團老臣表示,瑪俐名下還有5500餘張亞泥股票,終究會跟定老闆。2006年,長子徐國安、女兒徐國玲也被安排進入集團,分別擔任裕民與遠百董事

雖然夫妻長年分隔,但暑假難得在台灣相處時,徐旭東會抽空陪兒子、女兒到威秀看電影,偶爾也會抽空帶著女兒在遠東飯店附近吃飯。

事實上,徐旭東喜歡戴上鴨舌帽,變裝去吃路邊攤,徐旭東的幕僚透露,有次徐旭東率主管赴新加坡開會,一開完會,只見徐旭東外套一脫,領帶一甩,就帶部屬去新加坡夜市「探險」,品嚐魚丸湯、星洲米粉等小吃。

2009年7月18日10點左右,《蘋果日報》直擊徐旭東與小女兒徐國玲到台北市光復北路的「日式一番鍋」吃飯,父女選在裡頭靠牆的桌子用餐,貼身人員則待在車上等候。

兩人當晚點用的小火鍋,是325吃到飽的自助式套餐,父女都親自拿沾醬佐料,除了請服務生加湯外,沒有特別要求。

徐旭東當晚點了無骨牛小排、魷魚以及凍豆腐、油豆腐和傳統豆腐,似乎特別愛吃豆腐,店員說徐旭東跟平常顧客一樣,當時擔心無法以英文跟他女兒溝通,後來才發現她也會講國語。

旗下企業有多家餐廳,徐旭東對美食特別有研究,旗下飯店主廚都領教過他的指導。但忙碌的他,在公司午餐或晚餐常以一碗細粉或雲吞麵打發,幕僚私下說,徐旭東怕胖也不敢吃多。

女兒很平民,1977年次的長子徐國安(Douglas Jefferson Hsu),卻以台灣企業接班人裡,唯一有戰場經歷聞名。

2000年,徐國安從美國聖母大學畢業後,最初在紐約華爾街證券商任職,後來跳槽至資產管理業。

2004年,徐國安報考美軍陸戰隊候補軍官學校,通過3個月高強度選拔課程與6個月基本軍官訓練班,成為陸戰隊少尉,4年服役期間曾2度派駐伊拉克,也曾至東非參與反海盜任務。

徐國安從為數40人的步兵連少尉排長幹起,在伊拉克出過數十次任務後,升任副連長,管理200人機械化步兵連運作。他還當過為數2000人的陸戰隊遠征單位(MEU)訓練官,到東非執行人道援助任務。

2010年徐國安在母校刊物上撰文寫道:「我們派駐當地8個月,幾乎每天出去都會(與武裝份子)交火。我永遠不知道下次攻擊打哪來,不論是屋頂上狙擊手,還是路邊土製炸彈。」

不過,從不曾全家一起曝光的徐旭東,終於在2017年9月12日打破慣例,全家出動為遠東新子公司、全家福公司旗下以女兒命名的東妮寢具站台。

當天包括老婆瑪莉、兒子徐國安和一雙女兒,還有美麗的巴西媳婦朱麗安諾通通到齊,徐旭東還透露,媳婦負責這次的品牌革新計畫。

當天在記者會場,徐旭東對著媒體高喊:「Tonia Nicole兩個她們今天一早,7點半就離開家裡要來整理頭髮,Tonia Nicole站起來給大家看一下。」

除了介紹兩位女兒,徐國玲和徐國梅外,徐旭東老婆徐瑪俐也出席,徐旭東同時第一次介紹媳婦朱麗安諾:「Juliana巴西人,長得還算不錯。」

深邃五官加上高挑身材,朱麗安諾一手規劃這場時尚寢具秀,徐旭東對這位巴西媳婦似乎很滿意。

徐旭東28歲娶了美籍金髮美女,兒子娶了巴西美女,一生謹慎的他,2017年時,已經76歲,終於公開他讓兒女接班的佈局。

勾手美魔女 徐旭東張琍敏溫柔交會

徐旭東雖與已逝的花花公子黃任中以兄弟相稱,而且老婆多年旅居海外陪孩子不在身邊,但徐旭東緋聞不多。一位徐旭東友人曾對媒體表示,即使參加黃任中的私人派對,只要開始聚賭、或在場有穿得清涼的女生,徐旭東常常藉故先走。

唯一的例外,是一位曾與黃任中交往的張琍敏,因為不時在遠百活動中擔網,曾讓集團主管懷疑老闆為何對這位美魔女與眾不同,《壹週刊》2009年曾直擊他與女星張琍敏親密赴宴。

2009年3月25日,當晚7點38分,徐旭東、張琍敏同乘一輛美國林肯豪華休旅車抵達BMW招待所。

張琍敏穿著性感低胸洋裝,先行下車在入口處等候徐,等徐下車走到自己身邊,就略顯嬌羞主動伸手勾住徐的手肘,徐也帥氣地順勢弓起手讓她勾手。

當晚是BMW集團的唐二小姐設宴請客,席間徐對張琍敏體貼有加,不時臉露柔和笑意,張則略顯嬌羞,中途二人曾下樓看了一下新車,互動默契十足。

徐旭東帶張琍敏去赴宴前,一路上都非常體貼。

徐旭東平日總忙到8、9點才熄燈下班,但這天,晚上6點50分,他的座車便提早直奔安和路,10分鐘後在張琍敏家門口停下來。

早在路旁等候的張琍敏,臉上綻放明豔笑容,足蹬高跟鞋,身材婀娜,隨後在徐旭東保鑣開車門迎接下,緩步踏入徐的座車。

2009年時,張琍敏已年近60,但體態仍凹凸有緻,尤其裙襬下露出的小腿筆直雪白,身材皮膚不輸年輕女子,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

當晚,二人親密同坐後座,平日典雅的她,上車後立刻變得很開心,不時興奮地比手畫腳,活像戀愛中的少女。

當晚徐旭東和張琍敏不是從一般人出入的大門進出,而從較不顯眼的側門進入,二人下車時,已有接待人員在門口恭候多時。

二人進招待所後,直至晚間10點半,接待人員才送二人走出,徐、張二人一樣親暱相伴。在回程車上,張琍敏一直側頭跟徐旭東說話,二人似乎有聊不完的話。之後,徐送張回家後,才返回陽明山的豪華別墅。

同時,《壹週刊》也接獲爆料,徐旭東與張琍敏在2008年來往甚密。二人先後二次被目擊搭同班飛機出國,一次到東京,一次去香港。

目擊者向《壹週刊》爆料說,2008年總統大選前一週及11月27日,他二次目睹徐旭東與張琍敏同搭一班飛機出國。

目擊者表示:「2008年總統大選前一週,徐旭東及張琍敏一起搭國泰航空CX450到東京的班機,二人都坐頭等艙第四排(最後一排),座位只隔一條走道,巧的是,當時頭等艙只有他們二人,二人交談時,張琍敏還不時回頭往後看,經過的人看到後,都覺得二人關係很曖昧。」

事隔十個多月,目擊者又在國泰航空CX405赴香港的班機上,看到二人。

由於這班飛機沒有頭等艙,張琍敏與徐旭東先後登機,張坐商務艙第一排,徐則坐商務艙最後一排,未像上一次那樣交頭接耳聊天。

不過,目擊者強調:「第一次目擊徐旭東與張琍敏一同搭機赴東京時,從二人在頭等艙互動,就可以確認二人似已相識很久了,尤其張琍敏與徐旭東談話時,透露出怕人認出的表情,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們同時搭機坐頭等艙應非巧合。」

有趣的是,徐旭東與張琍敏二次被目擊搭機出入境天數,都是4天3夜,二人登機也都刻意避人耳目,採取先後登機入座模式。

第一次被目擊時的座位,刻意選在頭等艙最後一排,以免被人從後頭看了指指點點;第二次被目擊時,又選訂商務艙第一排及最後一排,讓人無法一眼就聯想二人是一起出遊。

目擊者強調:「一張頭等艙票約7、8萬元,比經濟艙1萬多元高許多,以張琍敏多年未露臉演戲唱歌,收入有限的情況推想,她搭頭等艙的機票錢哪裡來?」

熟識張琍敏的人士透露,徐旭東與張琍敏早在2、30年前,就在已過世的黃任中招待所認識,只是當時徐旭東尚未接掌遠東集團董事長,張琍敏身邊也有男伴,後來徐還參加張的婚禮。

直到2007年前,二人在聯合報董事長王必成夫人張寶琴的聚會再碰頭,徐已是集團規模上兆元的大老闆,而且婚後妻子長年不在身邊,張琍敏則在1994年離婚,已不再是大牌紅星。

張琍敏友人表示,張琍敏性格直率,很會逗朋友開心,二人重逢後都變得開心。

徐旭東是「工作狂」,每天從早上五點工作到晚上11、12點,他的美籍妻子徐瑪俐,長年留在美國陪孩子,二人結婚近半世紀,育有1子2女,但聚少離多。

張琍敏離婚後,開始經商,曾運用政商人脈在美國洛杉磯舉辦華商博覽會,並自創品牌「青春小熨斗」美容事業,還加入成為安麗直銷商。

張琍敏與連戰夫人連方瑀情同姊妹,二人常一起游泳,2009年3月19日連方瑀生日時,張琍敏特別到安麗選購禮物,親自送到一品大廈給連方瑀,並與連家人共進生日晚宴。

張琍敏的女星第二春事業,無法跟遠東集團資產破兆的事業相比,但徐旭東強勢搶下ETC標案,又在陳水扁當總統時,帶筆電到官邸向扁嫂簡報,乘勢奪取SOGO股權,爭議不斷的形象,卻不見得比張琍敏令人懷念。

關於兩人相偕出國一事,記者求證張琍敏,張琍敏先沉默一下,才說:「我不知道」,記者再追問2人是否一起出國,她還是回答:「我不知道。」

針對2009年3月25日,張琍敏說是BMW的唐小姐請吃飯,他們只是一同赴約。針對《壹週刊》目擊徐旭東座車到張琍敏住處,她則否認徐曾到自己家裡。

徐旭東則透過律師表示,他與張琍敏純屬朋友。針對他與張琍敏曾兩次一起搭機出國一事,他則不回應。

其實,張琍敏演中視連續劇《家有嬌妻》,締造收視率35%爆紅,已是1972年、近半世紀前的古早歷史了。

當年再怎麼美豔的紅星,終究難逃過氣的命運,正如亞泥60年前,沒有環評得到的花蓮採礦權,也已不符環保意識抬頭的時代需求。

本篇出版日期:2019年05月03日(台灣壹週刊)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