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幹變台商 高啟全回母校暢談如何走出舒適圈

出版時間: 2021/03/26 09:01
更新時間: 2021/03/28 15:16
明全投資顧問股份有限公司、晶芯半導體董事長高啟全。楊喻斐攝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結束在紫光集團5年的歷程,擁有台灣DRAM教父之稱的高啟全開始了退休生活,他笑說,現在從台幹變台商,退休之後終於可以享受生活,也有時間回來母校演講。高啟全日前回到了母校台大化學系,與學弟學妹們分享如何跨出舒適圈,尋求新的職涯高度。

「機遇雖然很重要,但個性更重要!」心情輕鬆的高啟全一開場就給台下學生們的第一句話。以「未來的機會與挑戰」為題,高啟全回憶起在建中以台大時的學生生活,他說,年紀開始大了,回想起來,其實自己的個性在很小時就顯現出來了。

有哪個學生會毛遂自薦當班長,覺得自己會做的比狀元班長更好,在高三的時候,帶領全班同學把導師Fire(裁撤)掉!有如此驚人之舉的就是高啟全。高啟全津津樂道著如何讓當時操著江西國語口音的導師知難而退。

高啟全以雄心壯志考上了第一志願,也就是台大化學系,當時家境不錯的他,在大一新生的時候,開著積架(捷豹,Jugar)上學,直接停在系門口的停車位,更巧遇了騎著腳踏車上班的台大校長閻振興,讓校長對他印象深刻。

高啟全憶起在做系刊的時候,發揮了做生意的本領。他說,當時做一本系刊要花8000元,除了自己寫文章,也找同學幫忙出錢,不過很多同學家境不是很好,1個禮拜的伙食費大概50元,最後他自己找到了廣告贊助經費達2.4萬元,扣掉辦系刊的費用之後,之後包括迎新送舊、歡送會等活動費用,都是他出錢。

除了學校的活動,高啟全也說,對他影響最大的就是每年暑假都去打工,當過業務賣過廁所清潔劑,也在台塑、長春石化打過工,與人交談、相處,這些經歷對他來說,在進入職場之後帶來很大的幫助。

1976年從台大化學系畢業後,高啟全遠赴美國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攻讀化工碩士學位。1980年代正面臨能源危機,高啟全取得化工碩士學位後,有兩個工作機會讓他選擇,一個是薪水達3.6萬美元的石油公司,辦公室乾淨整齊,另一個是薪水只有2.2萬美元的Fairchild(快捷半導體),又小又亂又不起眼,但高啟全選擇了Fairchild。

「選擇工作的時候,要看未來的發展性,不是以薪水高低來分辨。」高啟全儘管給學弟妹們建言,但他自己也笑說,他也無法說服自己的兒子不去追求高薪。

高啟全在Fairchild擔任製程整合的工作,不過由於該部門一直無法解決良率的問題,最後被解散掉了,高啟全轉戰到英特爾重新出發。

「其實我研發也做得不錯,但我更喜歡管理的工作。」高啟全發現在英特爾的時候,華人員工幾乎都擔任研發的工作,無法到工廠管理,但他自己善於人與人的管理,鼓起勇氣自薦希望爭取工廠管理職位,結果英特爾不准,他毅然決定離開。

在1985年的時候,高啟全在日本、韓國的工廠都做過,包括茂矽前身華智,開啟了他投入DRAM記憶體產業的契機。32歲的高啟全在當時結識的許多好朋友,他說,「我第一桶金,就是朋友給我DRAM轉賣之後賺到的。」

高啟全以第一位海歸派之姿加入了台積電,成為第一位廠長,薪水卻從美金變成台幣,相較於英特爾的薪水大砍了75%之多。放棄高薪回到台灣,高啟全對自己的管理有信心,果不其然,他擁有美國半導體產業的歷練、美式的管理風格,深獲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喜愛。

1989年底,高啟全當任台積電廠長已3年的時間,但內心卻有著另一個夢想。他說,自己研發底子出身,產品可以做得比別人還好,當時一股衝動想要創業,直覺創業是很羅曼蒂克的事情,結果創業之後卻發現是最糟糕的事情。

高啟全笑說,當時向張忠謀遞出辭職信後,馬上決定飛到美國去,結果居然在機場遇到了張忠謀,張忠謀花了3個小時間,希望說服他留在台積電。

1990年,高啟全與吳敏求等一同創立了旺宏電子,那時候在一間小公寓創業,他每天都打掃廁所完才回家。高啟全坦言,與吳敏求處得不好,之後被迫離開旺宏。

「這是我一手創立的公司,我離開的時候,非常的傷心。」儘管時隔30年之久,高啟全談起這段創業往事卻難掩失落,直說這是一段很失敗的經歷。

話鋒一轉,高啟全說,「年輕人必須接受失敗,之後會變得更好。你們現在看到我,是better的Charles(高啟全英文名字)。」喜歡挑戰權威的高啟全在離開旺宏之後,讀了很多的書,尤其看了「彭德懷傳」(毛澤東鬥爭對象)後感觸很深。

1996年,高啟全因過去在南亞塑膠打工時累積的人脈,在南亞塑膠成立南亞科技之際加入,儘管記憶體大起大落,台塑集團仍全力注資支持。最令高啟全自豪的是,他帶領著南亞科結合國內主機板等廠商,成功堆動了DDR1,不但打敗了英特爾力推的Rabums,也大勝韓日廠。

高啟全興奮說,那時候把台灣做DRAM士氣給打起來了,是一個全新的里程碑。除了擔任南亞科技總經理之外,高啟全也接下由南亞科與英飛凌合資成立的華亞科技董事長一職,當時他做了很多管理改革,讓下面的員工為上面的主管打分數,一口氣裁撤掉多位高階主管。

時間來到了2015年,高啟全開始思考怎麼規劃未來,決定再次走出舒適圈。那時候他62歲。他說,願意花5年時間到大陸,那時候台灣人在中國半導體產業沒有擔任高階主管職位,因此同意紫光集團擔任技術長以及執行副總裁,去了解政府如何去參與這家公司。

高啟全也強調,「我跟我自己說,我去了,我絕對不會作違法的事情。我不會偷技術,所以我過去是做NAND Flash研發,當然我也有找一些人。」那邊有很多的問題,是外面的人看不透的。高啟全說,他去年10月的時候榮退了,乾乾淨淨、沒有任何牽扯。

現在高啟全投入退休生活,他說,不管營運只做投資,從台幹變成台商,在台灣、大陸以及美國都有投資。

最後,他建議年輕學子們,弄清自己的個性,提早了解戰場,大膽向前,不怕失敗,「他自己就是打不死的樂觀分子」。年輕的時候不要急著追求高薪。他以台積電為例,台積電薪水很好,可以學到很多東西,但是不是一直要待在台積電?這是一個問號?因為台積電人人才濟濟,能夠往上爬的機會少之又少,可能待了5年之就,就會在原地踏步。

高啟全認為,年輕人要勇於追求機會,承擔責任,累積經驗不怕離開舒適圈,對自己有信心就不要怕走出舒適圈,最後的結果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若是創業,夥伴的個性很重要,也要相信人人平等,要具有正直、正派、樂觀的個性。(楊喻斐/台北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