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現眷村風情

莊舒云親手整修日式老屋 耗時1年多

更新時間: 2021/04/04 03:00
建蓋露台作為室內外延伸,可聆聽蟲鳴鳥叫,在高雄港都享受著愜意。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文/蔡婷如

照片提供/弄木人文空間

花了1年多時間,將高雄市鳳山區的黃埔新村房舍徒手點滴翻新,看著日式眷村往日風情慢慢回來,一磚一瓦彷彿回到70年前,當年日本師傅建蓋的工法藏在裡頭,是難能可貴的體驗。弄木人文空間設計總監莊舒云將這間親手修復的屋子,取名「吾邸」。文/蔡婷如 照片提供/弄木人文空間

很多事不能用價格衡量,因為價值本身未必能用世俗定義呈現。就像莊舒云參與黃埔新村「以住代護」計劃,可以免費使用其中1間屋舍3年,但光是親手裝修就花了1年多,還沒算進去翻修費用。

有些人覺得這樣成本效益不大,但莊舒云說,能修復日式眷村機會難得,很多老工法都在修復過程中融進設計靈魂裡。

老工法融進設計靈魂

黃埔新村雖然是台灣第1個眷村,卻是日本人所建蓋,戰敗撤走所留下的眷舍,將軍孫立人接手後命名黃埔新村,開啟二戰後日常生活70多年,隨著住戶逐漸遷移,沒落的老眷村在高雄文化局努力下,開啟「以住代護」計劃,莊舒云也在首批邀請名單中。

「只能使用3年,而且房舍當時很殘破,但不知道為什麼,一踏進這間屋子就有一種感動。」莊舒云看著房子的木窗和結構,那些日本老師傅建蓋的痕跡有一種時光感,「過去雖然消逝了,生活感還存在屋子裡,存在那一扇木窗,或那一面牆裏。」

本身是室內設計師,有配合的工班,但莊舒云希望親手修復。「花了1年多時間,都是周末來,然後花整整兩天進行施工。」

堅持不改格局,才能真正貼近當時生活,莊舒云慢慢整修了天花板、窗戶,為殘破牆面重新上漆,也因此見到日式老工法。「我整修過很多老房子,早期的日式工法和台灣在地工法,雖然是很細微差異,卻更了解日式老建築的技法。」

為了保留老工法,靠近天花板的牆面用透明玻璃展現原本的編竹夾泥牆,廚房也保留原始模樣,即使檯面高度不再符合現代使用習慣,反而重現了當年生活痕跡。已經鋪上水泥的院子,也被鑿開地面,鋪上泥土和草地,讓院子中的大樹像都市裡頭的森林一隅,茂盛陰涼。

莊舒云還加蓋了露台,作為室內外銜接,有時候夜晚和友人在院子裡烤肉,隨意坐在木台上,很愜意。雖然和這間屋子伴隨時間有限,度過的時光卻都是回憶一部分。「屋子還回去之後,我沒有過問現況,因為最美好記憶存在腦海中就好。但我將這間屋子的角落空間,搬移到住家裡,一踏上就彷彿又回到那個時光。」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