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人掀債務風暴?中國最大壞帳銀行陷危機 從問題解決者變製造者

更新時間: 2021/04/16 06:05
作為中國最大「壞帳銀行」,中國華融的財務狀況引起了海內外投資人不安,成為近半個月來中資美元債市場動盪的起因,讓市場對該公司是否會引爆潛在債務危機憂慮不已。路透
圖片來源 : REUTERS

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CHINA HUARONG,中國華融)----中國最大「壞帳銀行」、專門處置銀行不良資產的國家級資產管理公司----由於未按時發布年度財報,本月初股票在香港被停牌、債信評等展望遭降,導致該公司美元債遭大肆拋售並跌至垃圾債水準,破產疑慮也跟著浮現,引發近半個月來中資美元債市場動盪。

這場醞釀中的債務危機,顯然已令投資人坐立難安。對於事情究竟如何發展到這個地步,《彭博》有深入報導:

1月底某個清冷的周五上午,曾被封為「財神爺」的賴小民在天津被處決。人雖已離去,但禍患猶在,他的犯行名列中共史上最驚心動魄的貪腐案之一,如今正讓金融圈如坐針氈。

身處風暴核心的是中國華融,1家在賴小民「落馬」前被他玩弄於股掌間的中央金融企業。從香港到倫敦再到紐約,都因此掀起了震盪。中國政府會為賴小民從海外市場借來的232億美元負責到底嗎?或者國際債券投資人得自己咽下苦水?如中國華融這般的重量級國企,是否仍像全球金融市場認為的那樣「大而不能倒」,或是會和其他公司一樣該倒閉就倒閉?

這些問題的答案,對中國乃至整個亞洲市場都有著巨大影響。如果中國華融無法全額償還債務,勢必動搖長久來人們對投資中國的核心信念之一:政府會為重要的國有企業背書。

澳盛銀行(ANZ)信用策略部主管Owen Gallimore表示:「像中國華融這樣有政府背景的公司若是違約,是破天荒的事」,一旦發生了,將是中國和亞洲信用市場的「分水嶺時刻。」

自1990年代末亞洲金融危機以來,從來沒有哪件事如中國華融這般沉重。中國華融的債券----位居全球投資人最廣泛持有的債券之列----近日下跌至空前新低,每1美元面值跌到了約0.52美元,對於1家大型國企而言聞所未聞。

而且留給中國華融拆解「未爆彈」的時間已然不多。《彭博》彙整資料顯示,中國華融在海內外未清償債券總額相當於420億美元,其中約171億美元債券將於2022年底前到期。

事情的走向原本不該如此。中國華融在1990年代末亞洲金融風暴後應運而生,成立的初衷是作為1家「壞帳銀行」安全地解決國有企業所發生的大量壞帳,以避免下一場危機到來,而非引發危機。

和中國其他3大「壞帳銀行」(中國長城、中國東方、中國信達)一樣,中國華融將逾期債務換成了數百家大型國企的股權,同時還幫助中國石化(SINOPEC)等當時連年虧損的巨型企業轉虧為盈。

2012年賴小民走馬上任,出任中國華融黨委書記兼董事長,把業務觸角拓展至投銀、信託、房地產等領域,將中國華融打造成了54兆美元中國金融產業中的一大要角。

很快的,全球大銀行紛紛找上門來。例如,2013年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亞太區投銀業務共同主管Shane Zhang與賴小民會面後,中國華融官網曾發布聲明稱,Zhang表示摩根士丹利對中國華融的未來「非常樂觀」。

2015年中國華融在香港上市前,向包括華平投資(Warburg Pincus)、高盛(Goldman Sachs)、馬來西亞主權投資基金在內的投資人出售了24億美元股權。另據《彭博》資料,貝萊德(BlackRock)和Vanguard也買了很多中國華融的股票。但從上市至今,該公司股價已下跌達67%。

當時意氣風發的賴小民一點都不愁會融不到錢,一大理由是:人人都覺得如中國華融這樣重要的公司背後必然會有中國政府力挺。因此,中國華融能輕而易舉地在海外市場發債融資,利率最低僅2.1%,當然從本土市場借到的資金也不少。一路下來,賴小民把中國華融變成了1家龐大的「影子銀行」,向不受銀行待見的公司提供信貸。

更加黑暗的真相是,曾在中國人民銀行(人行)和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銀監會)擔任高官的賴小民,在中國華融對外放款方面,幾乎不會受到來自董事會或風險管理委員會的監督。

中國華融1位授信部門人員表示,該部門所發放的大部分離岸公司貸款,都是由賴小民親自拍板。另有1家國有銀行的高管透露,中國華融放出的錢還流入了被包裝成鐵路、港口等國內基建項目及圍繞一帶一路計劃的全球項目。

2016年中資銀行處置的5100億元人民幣壞賬中,中國華融承接了一半以上。在巔峰時期,賴小民龐大的金融帝國在海內外握有近200家子公司。繼中國華融在香港上市後,他曾在2017年揚言,該公司很快也將在中國上市。

不過,回中國本土上市的目標還來不及實現,賴小民就在2018年被捕。在後來央視製作的1部紀錄片中,披露了賴小民所承認犯下的一系列經濟犯罪。賴小民提到,他把大量現金存放在北京1處公寓裡,和其他「密友」談到該處時稱之為「超市」。有關部門表示,在那處公寓發現了2億人民幣贓款,此外賴小民名下還有不計其數的豪宅、名錶、藝術品、黃金等等。

今年1月,賴小民被天津市第2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判處死刑;判決稱,他在2008到2018年間收受賄賂達2.77億美元。3周後,他被執行了死刑----死刑在近年經濟犯罪的量刑中很少見,有些人認為這代表著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想傳達的訊息:中國打貪反腐行動將會持續。

中國華融也隨之墜落谷底。從2017到2019年間,該公司純益暴減95%至14億元人民幣,2020上半年又再減92%;同時,該公司資產也縮水達1650億元人民幣。

4月1日,中國華融宣布將推遲發布2020年業績,聲稱需要更多時間進行審計。接著《財新周刊》刊文談論中國華融的命運走向,其中包括破產的可能性。然後3大信評機構全部下調了中國華融的債信評級展望,將其列入降評觀察名單。

且有消息人士透露,中國華融已向監管部門提交了重組方案,方案中涉及剝離非核心及非盈利業務,另外中國華融正在確定一些子公司的股權價值,以敲定最終是否出售,這也是業績延遲發布的部分原因,目前中國華融尚在等待官方批准相關方案。

中國華融1位主管表示,過去2周公司高管一直在與國有銀行會面,以減輕銀行業的擔憂。

中國財政部據悉已提出另1種可能辦法:考慮將中國華融持有的股權轉移給中國主權財富金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中投公司)旗下的中央匯金。消息來源說,監管機構已召開數次會議討論中國華融的問題。

中國華融在回覆《彭博》的電郵中,未就《彭博》提出的問題給予評論,僅表示公司流動性充足,將在與審計師確定後另行公告2020年度業績發布日期。

可以肯定的是,中國華融代表著中國所面對的某種更大的問題。中國國有企業背負著相當於4.1兆美元的債務,且其中愈來愈多難以按時向債權人償付債務。2020年中國國企境內違約債務規模達破紀錄的795億元人民幣,使境內債務違約率由上一年的8.5%飆升至57%,在今年第1季更升抵72%。

諷刺的是,中國華融原本應是中國龐大債務問題的解決者,而不是成為新問題的製造者。

北京研究機構FOST首席分析師Feng Jianlin說:「允許負責解決中國金融體系問題的國有金融機構倒下,將是處理這些風險時最糟糕的方式。當局必須考慮到巨大的風險外溢影響。」(財經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發稿:00:05

更新:06:05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