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急申請防疫保單理賠! 專家:釐清三大觀念心不慌

更新時間: 2021/06/01 14:31
台灣《保險法》權威劉北元。資料照片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隨著新冠疫情確診人數急劇攀升,先前買氣爆棚的防疫保單,此時也不斷傳出理賠糾紛。對此,台灣《保險法》權威劉北元提醒,防疫保單的理賠申請時效長達2年,萬一保戶不幸確診,也不用急著在疫情期間聯絡保險業務員辦理理賠,以免成為疫情擴大的破口。只要先建立三大基本法律觀念,就不會讓自己的權益睡著。

由於目前確診的患者因為症狀嚴重被送到加護病房或負壓病房醫治,與外界隔絕,相關理賠申請的流程跟著出現問題。對此,劉北元建議,如果病患先前有投保防疫險,在申請理賠前,建立三大基本法律觀念。

首先,要釐清保險理賠的請求權時效有多久,應該從何時開始起算;其次,萬一身故,理賠請求權該歸誰;最後,萬一在請求權人不知情的情況下,若超過《保險法》規定的請求權時效2年,可否請求理賠。

劉北元表示,有關保險契約的理賠請求權時效,按照《保險法》規定為2年,起算的時間點是從「得為請求」開始起算。而所謂「得為請求」,一般來說是指受益人能夠行使請求權的狀態,例如終身壽險的受益人理賠權利,就是從被保險人身故後開始起算2年時效。

如果在疫情期間,被保險人確診後可能在加護病房插管治療,防疫相關保單的理賠請求權時效可不可以延後起算。也就是說,能不能等到被保險人病況轉好可以與外界聯繫或言語時,才開始起算。

劉北元認為,這個問題在法學界一直存在著很多的討論,不過在法院實務上,最高法院比較傾向於不會延後起算。目前法院把這種因為疾病而無法行使請求權的狀態歸類為「事實上的不能行使」,這並不會影響請求權時效的起算點。所以,防疫險相關給付的理賠請求權,理論上會在各該事故(隔離、確診、住院等)發生後就開始起算。

在理賠請求權的歸屬方面,劉北元表示,防疫相關保單雖各有不同的給付,包括隔離補償、確診補償、住院日額及疫苗不良反應等,不過似乎都是以被保險人為保單受益人或請求權人的設計。若以此為考量基礎,一旦被保險人身故時,如果還有未請領的防疫保單的保險給付,恐怕會變成被保險人的遺產,這就應由民法繼承篇上所規定的繼承人來繼承權利。

劉北元指出,雖然按照《保險法》的規定,保險理賠請求權的時效起算點是從上述的「得為請求」狀態發生時開始起算,但《保險法》也同時規定了幾種時效起算的例外狀況。其中一種就是保單的利害關係人(例如受益人)不知道保險事故已經發生,而出現這種疏忽是不能歸責於保單的利害關係人,在這種特殊的情況下,保單的理賠請求權時效就會從利害關係人得知道事故發生時開始起算。

不過,防疫保單恐怕無法適用這種特殊的例外情況。因為在防疫相關保單的受益人為被保險人自己居多的情況下,多數事故發生時被保險人都還活著,此時理賠時效就已經開始起算,縱使還來不及請領就身故,繼承人也不能因為不知道被繼承人(被保險人)有投保防疫保單,而進一步主張理賠時效還沒有開始起算。

雖然防疫保單的理賠申請時效無法延後,但劉北元強調,由以上3個問題的說明可知,防疫相關保單的理賠時效有2年,即使有隔離或住院等情況發生,被保險人也千萬不要急著在疫情期間聯絡業務員辦理理賠,因為這不但在時間上毫無急迫性,更可能造成疫情擴大的風險,應該等到疫情過後再檢附相關資料辦理即可。(萬千華/台北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