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中共對「六四」為甚麼這麼怕?

出版時間:2014/06/09 00:00
「六四」已經25年,但至今仍是中國社會最敏感的一根神經。圖為在香港舉辦的平反六四活動。法新社

今年「六四」25週年,北京當局的反應完全是如臨大敵,監控手段的使用可以說是1989年以後最嚴厲的一次。25年前的事情,為甚麼讓中共一直到今天還如此緊張,甚至越來越緊張?這種緊張的背後,其實說明了很多問題。

第一個問題就是,中共當局自己出來反證了一個事實:「六四」並沒有被中國人遺忘。長期以來,外界似乎一直覺得在中共的嚴密封鎖下,中國人已經淡忘了「六四」,尤其是年輕一代,對於「六四」已經一無所知。倘若,事情真的是這樣,北京當局用得著這麼緊張嗎?顯然,中共比那些鄉愿的人更清楚一件事,那就是,其實「六四」還是中國這個社會最為敏感的一根神經。大家表面上不說,甚至撒謊說自己已經忘記了,但是其實,誰都沒有忘記,年輕人更加好奇。當局的緊張是有理的。

第二個問題就是,習近平政權對自己更沒有自信。通常,內心非常焦慮和惶恐的人,對於自己沒有信心的人,才會表現出莫名的緊張。中國政府維穩力度之大世所罕見,國內幾乎沒有任何反抗的空間,但是即使如此,中共還是十分緊張,一點點風吹草動就如臨大敵,這也反證出來:當局並非外界想像的那麼強大,他們的統治並非那麼固若金湯。否則,這樣的緊張不是自曝其短嗎?一個沒有自信的人,通常會迴避矛盾。對於習近平來說,最好是用最大的力道把「六四」的問題壓住,這樣自己可以不必面對,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要如何面對。所以我們也可以看出,期待習近平任內主動解決「六四」問題,實在是太高看習近平了。

第三個問題就是,「六四」問題仍然是重要的政治變量。重大歷史遺留問題,本來就是推動當代社會轉型的重要依託,這樣的問題一天不解決,一天就不會失去其歷史動能。今天,「六四」在中國,已經成為一種符號,這個符號代表了太多的政治能量:反抗,民主,群體仇恨,反腐敗,歷史記憶,轉型正義,未來,以及希望等等。這些政治能量一定要抓到一面合法性的旗幟來呈現自己的力量,而“六四“就是最大的合法性依據。中國一旦出現變局,”六四“勢必首當其衝成為突破口。這個問題一經觸動,全面變革就會勢不可擋,這也就是當局想儘一切辦法,也不能讓”六四“這個潘多拉之盒被打開的原因。

第四個問題就是,中共的統治一定面臨很大的壓力。我這一周因為參加太多紀念「六四」的活動,體力超支被迫去看醫生。醫生說我壓力太大,導致神經衰弱,精神緊張,讓我務必好好休息。就這一點而言,我與中共可以說是同病相憐。他們顯然也是壓力太大,才會這麼風聲鶴唳,見到黑影就開槍。那麼有意思的問題就來了:一,到底為甚麼他們有這麼大的壓力?二,是哪些壓力,大到讓中共如此神經衰弱?三,我過了「六四」就可以好好休息,中共不可能跟我一樣去休息(雖然我希望如此),那麼,背負著這樣大的壓力的中共,還能撐多久呢?也許下一次我們可以再來討論。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