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惠林:「撙節」才是正道

出版時間:2014/07/23 00:02

新北市朱市長為救財政,擬於8月發行100億元市庫券,財政部國庫署表示,當地方現金面臨調度不足時,發市庫券等於增加一個新籌資管道,優點在於利息較低,站在節息角度,中央將樂觀其成。不過,在中國「地方債」危機深重,歐債危機還未止息的此刻,關於政府能否舉債、發債、公債會否引發亡國這些個根本性老問題,正可趁此事件重新思考。

人民納稅請政府辦事,政府只能在年度納稅的額度內支應,亦即「量入為出」。而政府到底要為人民做什麼事,原本就應由人民提出,或由代表人民監督的民意代表表達,政府經由各種管道蒐集有關資訊後,以「年度預算」方式呈現,理論上收支應平衡。

不過,由於「功能性財政」理論的出現,將「量入為出」轉為「量出為入」,各國政府在租稅收入成長有限下,乃以舉債作為擴張支出的財源,加上選舉時候選人大開公共建設的支票,以及1930年代全球經濟大恐慌出現,凱因斯(J. M. Keynes)的「政府創造有效需求」理論被廣泛採用,政府乃主動提出各種花大錢的政策。在政府的「赤字財政」觀念被廣泛接受後,政府的收支更難平衡,而且支出往往多於收入,於是要「舉債」支應。

其實,放眼全球,各國幾乎都是如此,於是「大債時代」就來到了。由「債務危機」響徹雲霄,即可得知問題非常嚴重。解決之道有「撙節」和「成長」兩派的主張,前者主張刪減政府支出,後者主張擴大舉債促進支出刺激經濟成長,迄今乃僵持不下,但冰島和希臘已被迫施行撙節,其經濟刻正起死回生中。

「債」者「負欠之財也」,而「債」字可拆解為「人」和「責」兩個字,所以「債」是欠人家的財務,是欠債者的「責任」,也就是說,欠債的人有還債的責任。所以,在舉債的當下,必須要有完善的規劃,借多少、條件如何、何時還、如何賺錢來還都要盤算清楚。

在臺灣,從前的農村社會時代,舉債是很不得已的事情,當事人都會不好意思,也都時刻惦記著還債,一旦沒辦法還,不只道歉,甚至以身抵債都有呢!隨著社會的發展,不但債務型態愈多,社會風氣也轉變,借貸不但成為理所當然,還曾有「舉債是高貴行為」的電視廣告,而「賴債」、有錢不還竟愈普遍,還有「舉大債不還」者自己還理直氣壯,且竟然還有人羨慕其有辦法呢!而「如果你欠銀行一百萬,你的命運掌握在銀行手中,如果你欠銀行一百億,銀行的命運掌握在你手中。」不就是當今人間鮮活的寫照嗎?

這樣子的風氣不但瀰漫民間,全球政府也都習以為常,於是「公債」(公部門的債)氾濫成災,且舉新債換舊債,以債養債造成「債務黑洞」、寅吃卯糧的結果,「債」不只落在當代人身上,還要由後代子孫繼續承擔,昔日的「公債亡國論」也正凸顯其真理呀!

為防止崩壞局面的出現,不但要喚回「債是人的責任」之理念,還必需在「開源節流」的「節流」上努力。個人固然要找回「節約儲蓄」美德,當前的政府更應奉行「撙節」政策啊!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