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靜怡:「怨懟共和國」的難題

出版時間:2014/07/25 00:01
青年顧問團也變成「怨懟團」?
青年顧問團也變成「怨懟團」?

因回應三一八佔領運動而來的「經貿國是會議」,已在各方不看好的情況下進入尾聲,這一連串耗費納稅人血汗錢的會議將行禮如儀地提出哪些建言,為怨懟滿腹的馬政府發揮療癒作用,並且引來同樣怨懟高漲的三一八學運參與者厲聲批評。以此對照日前關於行政院青年顧問團的新聞,似乎必須承認我們的確是活在資訊流通和民主審議都窒礙難行的「怨懟共和國」裡。

根據媒體報導,行政院青年顧問團總召集人江宜樺在會議上直言「不相信整個網路世界都在批評政府」,但又立即自相矛盾地將輿論對政府的批評,簡化為政策宣導手法過於傳統落後所致,這種刻意忽視基本價值的說辭,頂多只是展現出對無辜受累的網路世界又恨又愛的怨懟心理罷了。其實,提醒大家應謹慎看待網路資訊者,大有人在,先前以Proofiness和Zero兩書揚名的NYU新聞學教授Charles Seife最近在頗獲好評的Virtual Unreality: Just Because the Internet Told You, How Do You Know It's True?一書中,即提出類似觀點。不過,Seife是用無數生動的實例和嚴謹的學術分析貫穿全書,說明何以網路是史上感染力最強的傳播模式,絲毫不見情緒,更毋需刻意妖魔化,自然能發揮說服效果。

更重要的是Seife特別指出的「我們生活在一個實體和虛擬已完全無從分離的世界裡」:網路世界所表露的,或許正是許多青年在實體世界裡所累積的生活感受,這些感受的真實程度,不是政府加強網路文宣就可掩飾掉的;怨懟無用,誠心促成充分資訊流通和民主審議,才是正途。

類似的怨懟現象,也出現在媒體報導的「希望能在短時間內理解政府體制運作」的青年顧問揚言要「讓網路酸民們瞧瞧」上。姑且不論政府體制運作本是國高中公民與社會課必修知識此一荒謬處,如此發言同樣充滿了怨懟情結和對立態勢。這二十多個青年顧問是行政院循非常規體制,透過特定審查管道而出線,其雖然背景各異,但仍難脫欠缺民主正當性,和先天便具有高度系統性偏見風險之嫌。如今尚未實質運作就暴露出和當權者高度相似的態度,很難不讓人懷疑其將落入只會選擇性聽取和傳遞自己所喜的資訊,形成封閉性極高的「資訊蠶繭」(information cocoons)下場,其雖自詡「傳達民眾聲音」,很可能反而促成不同群體各自愈加極端化的惡果,有害民主溝通和商議。 
    
青年顧問團顯然自視為踐行民主審議的群體,所以才會提出town hall meeting的概念,但其卻忽略了town hall meeting的民主審議模式,重點不僅是「由下而上」而已,更重要的是我們這個生活共同體內任何與討論議題利害攸關的平民百姓,都可以自由來去地充分參與、發言並形成共同決策。

試問:由行政院聘任的審查人挑出的二十多位青年顧問加上行政院官員,在組織設計和遊戲規則上都與town hall meeting背道而馳,兩者如何類比?這種指鹿為馬的商議模式,如何真正跨過資訊流通和民主審議的基本門檻呢?與會者若非根本忘卻了自身的固定性和封閉性,就是公民知識有待加強,根本誤解了各種民主審議型態的特性和優劣,更不要說這個成員固定的封閉群體,先天上便有Obama總統的重要公法幕僚Cass Sunstein早在2006年出版的Infotopia: How Many Minds Produce Knowledge一書中所指出的高度過濾資訊、低度生產知識和難抵世俗壓力等障礙。

倘若青年顧問團未來無法徹底克服上述困境,獲得廣泛信任,那麼不如走出行政院,和其眼中的網路酸民共同舉辦幾場「無力者大會」,或許更有助於紓解彼此的怨懟。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