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靜怡:兩岸法制家臣化的重大危機

出版時間:2014/08/22 00:05
北檢不該在未充分遵守證據法則及踐行正當法律程序之前,草率調查兩岸藝人毒品案。
北檢不該在未充分遵守證據法則及踐行正當法律程序之前,草率調查兩岸藝人毒品案。

「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民間版草案,在可能各自暗懷「超級總統制」夢想的朝野政黨心中,實際上從來不受青睞,提出至今尚無明顯立法進展。但近日來因柯震東北京吸毒案和陸委會特任副主委張顯耀「被辭官」事件所凸顯的兩岸法制「家臣化」嚴重危機,正足以點出兩岸協議監督及其相關法制落實的迫切必要性,已不容耽擱。
   
只要對法治(rule of law)和正當法律程序(due process of law)的國際比較研究稍有涉獵者,幾乎都知道「中國」是舉世公認的基本權利保障風險最高國家之一,此次房東兩人吸毒案所暴露的只是冰山一角,但卻已充分展現出台灣官員低落的風險意識和應對能力遠低於國際標準,以及在兩岸法制架構下無時無刻不以家臣自居的姿態。
   
無數在中國經商、工作、求學甚至旅遊的台灣人,其實都可能遭遇柯震東被逮捕拘留多日才曝光和央視公開播送自白的遊街示眾式權利侵害。但忙著違背憲政體制向「上面長官」報告,以及對自己的兩岸談判代表隔空叫陣的陸委會,至今除了表示會「透過管道向中方反應」外,到底給了人民什麼稍具說服力的交代?

試問:如果陸委會和調查局刻意釋放的「洩密」甚至「共諜」訊息為真,且是發生在總統特任的首席談判代表身上,不正揭露出這是過去至今兩岸協議談判的風險控管和監督機制-包括各種行政流程和國安內控機制,以及來自立法權和民間社會的外部監督在內,幾乎一片空白所帶來的惡果?如此駭人的兩岸談判法制漏洞,何能反以國營事業董事長的酬庸私了?如此處理兩岸和國安事務重大疑慮,除了可惡至極的幫派式家臣文化,何以名之?
   
一碰上兩岸問題即在法治上自我閹割的疲弱無能,同樣出現在法務部長身上。她對柯案所關注的,似乎只限於反毒宣導影片效果如何,完全不提兩岸除了「投資保障協議」外,尚有「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中的「人道探視」規定;這不限於對岸所稱的「只保障台商」,而是雙方同意「及時通報」對方人員被限制人身自由、非病死或可疑為非病死等重要訊息,並依己方規定為家屬探視提供便利。更遑論法務部還親自示範無罪推定原則如何遭到踐踏,在發言中竟直接採認中國公安說法,認定柯震東已有吸食行為,並錯誤推論出可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相關規定對柯進行「追訴」和「強制勒戒」的離譜法律見解。

相對地,法務部該告訴人民的是,難道柯所屬的公司不適用「投資保障協議」第3條以下關於雙方投資人及相關人員的人身安全規定嗎?難道柯不適用「司法互助協議」嗎?同樣地,我們更不該樂見北檢在未充分遵守證據法則及踐行正當法律程序之前,草率調查兩岸藝人毒品案。
   
何以台灣政府對於協議和法律的解釋適用,完全棄守話語權,處處依照中國政府的狹隘見解運轉?當中國當局明顯未依兩岸協議進行上述通報時,台灣政府到底犯了多少應作為而不作為的錯誤?既然兩岸協議充斥著定義不清的內容,協商談判的黑箱過程爆出洩密甚至共諜疑慮,締約後台灣政府又自我棄守解釋協議和要求履約的立場;那麼,人民該甘於生活在這種以家臣文化為主軸的兩岸法制邏輯下嗎?如果你是個有基本法治價值認同的公民,是否該支持規範密度充分的兩岸協議法制,答案應該不言而喻吧。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