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靜怡:懷念歷史不如面對現實

出版時間:2014/09/05 00:10
政府至少有義務針對WiMAX的決策過程及後續配套處理方向開誠佈公,以便社會大眾檢驗與釋疑。
政府至少有義務針對WiMAX的決策過程及後續配套處理方向開誠佈公,以便社會大眾檢驗與釋疑。

作者:劉靜怡

在野大聯盟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一席「蔣經國典範論」,連日來引發不少認為柯對台灣獨裁歷史認知淺薄的議論,而柯陣營回以「不同價值體系應該互相尊重」,似乎也為這場民主競爭注入了肯定獨裁統治正當性的「價值立場」。在此一背景下,細究同時發生在NCC門前的WiMAX業者抗議事件背後涉及的產官學糾葛歷史,我們或許該自問:你真的懷念獨裁者全面控制的蔣經國產業發展典範嗎?
   
觀察兩蔣以來的台灣產業發展史,不難看見威權統治下的產業政策特色:由獨裁者欽定的政治精英,負責選擇產業發展重點,並在配合彈性極高的行政體系下,規劃出貌似「依法行政」的繁複法規,賦予加入此一產業發展集團者各種資金、土地、稅捐、執照特許甚至員工進用的高度優惠。此種產業結構造就了台灣社會如今仍沈湎其中的科技教父神話,以及從長期歷史發展角度看來實屬短暫的榮景,而隨著這些堪屬「蔣經國典範」的石化和科技製造產業而來的,除了至今仍穩固佔據政經學網絡優勢的集團外,就是台灣社會目前千瘡百孔的環保、工安和就業等等必須由全民跨世代承擔的惡果,甚至造就不少迄今仍不斷在不透明的產業政策裡獲利的經濟世襲權貴。
   
以藍綠陣營在不同執政階段均參與其中的WiMAX產業政策為例,即不脫上述「政商學呼朋引伴」以「降低風險」的產業發展路徑,於是WiMAX成為行政院力推但幾乎自始註定失敗的十大重點服務業之一。唯一的不同是,在沒有獨裁體制掩飾一切發展後果的台灣民主現狀下,對產業規劃和治理予以課責的機制竟然付諸闕如,難怪本該自負市場經營風險的業者指責政府背信的突兀戲碼上演。
   
WiMAX產業的失敗,牽涉的不只是當初台灣政府極為看好的合作對象英特爾不再發展特定技術所帶來的效應而已,更涉及政府推動重點產業過程中所耗費的鉅額經費和因此投入的珍貴頻譜公共資源,都是現代公民都該關切的民主與產業交錯領域重要議題。基於民主課責的原理,政府至少有義務針對WiMAX的決策過程及後續配套處理方向開誠佈公,以便社會大眾檢驗與釋疑。

現任NCC委員中不乏當初參與WiMAX和頻譜規劃相關研究甚深者,究竟,台灣的WiMAX產業在短短五年內告終,牽扯了多少政府決策者對於台灣市場特殊性和全球產業環境認識不足和考量欠周的因素?歐美國家的4G-LTE在2009年前後即陸續營運,台灣WiMAX政策在4G-LTE遲延上路的過程中,扮演怎樣的角色?又涉及多少產官學尋租自利現象?

過程中,我們看盡了自總統府到行政院各部會長期以來站台握手之類的表演術,但政治精英導演出來的產業政策失敗此一負面外部性,何以該由向來辛勤工作和認命納稅的無辜芸芸眾生代為承擔,卻無人回答。

正因為獨裁統治不再,所以,不僅任何透過特定產官學勢力建構出來的不透明產業政策,都不該再假專業判斷之名而具有絕對的民主正當性,因政府的無知無能而造成的錯誤,更不該被包裝在迷湯式的「市場經濟」和「依法行政」口號下矇混過關,追求真正民主化的產業政策和規範架構,正是懷念獨裁歷史不如面對現實的基本道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