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那些香港人告訴我們的事

出版時間:2014/10/06 00:00
香港人告訴我們,政治冷漠的結果,就是早晚有一天,你會被政治逼上梁山。

香港,曾經被認為是一個最商業化的城市。曾幾何時,迴避政治問題,關注金融股票和跑馬彩票,是香港人的國際形象。然而現在,我們都看到,香港,成了世界上最政治化的城市,香港人堅定的反抗變成全世界媒體的頭條。而這一切,只不過發生在十幾年之間。十幾年,居然可以改變一個城市的面容,改變幾百萬人民的性格。
 
香港人告訴我們,政治冷漠的結果,就是早晚有一天,你會被政治逼上梁山。
 
這次香港的佔中行動和雨傘革命,表面上看,是爭取普選權的運動。但是實際上,背後反映的,是兩種不同的價值觀的衝突。香港回歸,北京當局是很想收買人心的,他們也希望香港順利回歸證明自己的豐功偉績,為此向香港投入了不少資源和政策上的讓利。一句話,北京,想用錢得到港人的愛。然而,這是暴發戶和土豪的價值觀,與文明的發展背道而馳。香港人在過去養成的價值觀已經不是完全用錢可以衡量的了,他們在乎錢,但是也在乎自己命運的決定權,一定要落在自己手裏;他們愛錢,也愛自由。這,是以為有錢就有一切的共產黨人完全不能理解的。雙方,因此而翻臉。
 
香港人告訴我們,錢,不能解決一切問題,尤其是不會帶來社會的穩定。
 
事情發展到今天,我們已經可以確定:即使這一次香港人的反抗被鎮壓下去,即使沒有普選,但是香港,已經完全不同了。香港過去對北京的反感,經由這一仗,已經變成敵意。梁振英即使還當特首,已經無法有效管治了。他無論走到哪裡,應當面對的都是口水和仇視的目光。這比日本侵略者佔領中國的時候的境遇,又好到哪裡去呢?而香港,既沒有宗教領袖帶領,又沒有恐怖襲擊的問題,本來是中共面臨的週邊地區危機中,最好處理的一環。結果回歸17年,搞到如此不堪。遑論解決更為嚴重的新疆和西藏的問題呢?
 
香港人告訴我們,堅決放棄民主手段的中共,根本不可能解決週邊地區的問題,未來,他們存在嚴重的管治危機。這樣的政權,怎麼可能穩固長久?
 
當然也要看到,這次香港人得到反抗,是積累已久的矛盾總爆發;而這樣的矛盾,也不僅僅是政治方面的。其實,更深層的,還是經濟困境帶來的積怨。北京收回香港,誘餌之一,就是承諾給香港經濟上的依靠。於是就有了陸客自由行,就有了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CEPA),就有了最近實施的滬港通。很多香港人,一開始也覺得自己傍到了大款,自然吃喝不愁。結果呢?結果是過分依賴大陸的經濟政策導致產業佈局單一,相隔經濟競爭力下滑,GDP總額從1997年的超越新加坡和上海,到現在不僅已經落後後兩者,而且都快要被深圳追上了。更嚴重的哪些問題,例如貧富差距,舊不用多說了。
 
香港人告訴我們,過分依賴中國的經濟讓利,並不能真的帶來自身經濟的良性發展。還是那句話,有錢並不能解決一切,即使是經濟發展也是如此。
 
這一次舉世關注的香港人的抗爭,確實告訴了我們很多事情。只是,他們為之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一水之隔的台灣,每個人都要問問自己:一定要到了付出代價的這一天,我們才會真的學到教訓嗎?
 
今日香港,明日台灣!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