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香港人站出來的九個原因

出版時間:2014/10/20 00:05
香港政府多次試圖強行驅散示威民眾,都遭到民眾的抵抗。香港《蘋果日報》
香港政府多次試圖強行驅散示威民眾,都遭到民眾的抵抗。香港《蘋果日報》

香港雨傘革命發展至今,已經堅持了三周。每次當局試圖強行驅散示威者,晚上必有十萬以上民眾站出來聲援。有這樣的後盾,其實當局手裡的牌是不多的。這就是運動能堅持到今天,很重要的原因。那麼,為甚麼這一次港人如此堅定地站出來呢?從歷史脈絡上進行梳理,至少有九個原因:

1.從清朝被拋棄到英國百年殖民的影響,從「文革」移民到「六四」情結,港人對中國的認同感始終沒有建立起來;2014年6月的民調,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只有31%,而認為自己是香港人的占40%,就可以證明。

2.這幾年香港發生的暴力事件(明報總編輯被砍),媒體的自律,在在令港人有壓迫感,認為這些事情這些都對自由構成了威脅。

3.國際金融都市和自由港的地位,曾經給港人帶來光榮感,香港作為中國的一部分,但又不是中國」,這個獨特的地位也沒有了;如今,過往的光榮感已經不再。

4.民生問題也是癥結之一:地產霸權導致的住房問題,世代不公問題,物價問題,生活品質問題等。經濟增長的好處,只集中在少數既得利益者身上,而中小企業發展不起來。香港的貧富差距21.15倍(家戶可支配所得最高的前20%家庭與最低的20%家庭的所得比),相對來說,臺灣6倍多,韓國5倍多。香港700多萬人口,有130萬在貧困線下,其中一半還有工作,是所謂的「在職貧戶」。聯合國點名香港是亞洲貧富差距最嚴重的敵方,也是貧困線下人口比率最高的地方。

5.真普選無法實現,是導致一國兩制破產的最後一根稻草,港人的失望變成絕望: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原本依據的,是基本法附件一。而附件一的第七條規定:2007年以後,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果需要修改,需要經過立法會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報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這就是所謂「三步走」。但是到了2004年,全國人大常委會撕毀承諾,做出補充解釋,增加了兩道程序:是否需要修改,行政長官要向全國人大常委提出報告;人大常委會有權依據基本法,按照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確定。這就是「五步走」,這時候,一國兩制已經破產了。現在8月30日的常委會決定,更是增加了「愛國愛港」和提名委員會要過半的規定,進一步鳥籠民主;至此,港人的失望已經變成絕望。因為,這是篩選,不是普選。

6.年輕一代的出現與成長:他們不再那麼看中沒有民主穩定和秩序,也不再那麼經濟思考,更不能忍受沒有民主。老一輩可以忍受,因為畢竟是從無到有;對於年輕人來說,是從有到無,他們的憤怒老一輩不理解;

7.對梁振英的不滿:過去有陳方安生,曾蔭權等英國時代遺留的行政官員,港人還有一定的信任和寄託,而梁振英被認為是中共黨員,他的聲望不如唐英年,但是中共霸王硬上弓,逼退唐;港人對梁振英因此充滿了不信任感。同時,民主派四分五裂,也令人失望。他們在立法會也達不到有效制衡的席次。人民找不到寄託的對象,只好自己站出來。

8.最近幾年以來,從陸客自由行衍生的不文明行為到雙非孕婦,從中國客搶買奶粉到國民教育,香港人與中國內地人之間的矛盾越來越深,積累到臨界點就會迸發出來;

9.對中共強硬立場的反彈:大陸內部變化的反映。一國兩制白皮書中「中共給你多少權利,你才有多少權利」這樣的論述,具有刺激性。而中國人大常委會8月31日的決定,比起過去的規定更嚴格。這樣的強硬路線,使得港人更加絕望,從而走上反抗之路。

總之,今天香港的局面,絕對不是單一的普選問題引發的,「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因此,遙想短期內解決問題,也是不可能的。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