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靜怡:「開放資料」不該光說不練

出版時間:2015/02/06 00:16
廉政委員在取得政府資訊的法律地位上,並無任何高於一般人民的特權。
廉政委員在取得政府資訊的法律地位上,並無任何高於一般人民的特權。

日前行政院辦理網路研習嘗試「換腦」,指出「開放資料」(Open Data)的重點「不是技術,而是心態」,此一認知固然時猶未晚,但若認真檢視近日來中央到地方政府的言行,台灣在開放資料領域的最大落後癥結,恐是心口不一的「光說不練」。
   
和「開放資料」關係密切的政府資訊公開法(資公法),本即規定「主動公開」和「被動公開」兩種開放資料的路徑,而且以「公開為原則」。除在嚴格解釋適用後合乎第18條第1項所規定的九款例外不公開正當事由外,無論人民申請任何政府資訊,均應公開或提供。其次,資公法第7條規定十種「應主動公開」的政府資訊類型,則是指政府機關不待人民請求即應「適時並主動公布」的「強制公開」政府資訊。換言之,針對任何適格個人提出取得和複製任何政府資訊之正當要求,政府機關不得任意拒絕,其目的不僅在於追求公開政府,更在於確保人民擁有充分的資訊,以便監督政府,甚至據以進行各種協作和加值,生產新知來改善治理效能和提昇社會創新。
   
以資公法基本常識來檢視目前政府的開放資料作為,不難發現政府網站近用友善度不高的普遍現象,固然是亟待改進的技術問題,各機關對於資公法的認知和適用錯誤百出,甚至違法操弄政府先天上的資訊優勢,也是開放資料的技術障礙。例如臺大醫院最近針對資公法適用範圍的解釋,居然是認定凡資公法施行前之資訊,即不在公開之列,明顯違反法務部對資公法的解釋。同時,目前也不乏中央和地方機關同樣犯了連資公法要求主動公開的資訊,都未能在網站上主動提供的「違法」錯誤。例如衛福部針對應主動公開的「研究報告」,居然選擇性地不公開某些特定的研究報告,經筆者申請後,竟也只願提供「摘要」塘塞,皆屬令人匪夷所思。
   
同樣地,各機關長期以來對政府文件的開放和釋出過度保守,導致小圈圈秘密治理模式盛行的現象,更是威權統治心態作致。以近來臺北市政府調查的數個疑案為例,「書面之公共工程及採購契約」本屬應依資公法第7條主動公開的資訊,何以高喊公開透明口號的新市府團隊,明知人民對於疑案相關的「正確資訊」所需甚殷,卻至今遲遲不將所有相關契約文件依法主動公開,只放任特定市府顧問選擇片段拍照上傳臉書,以及僅提供給廉政委員?

這些廉政委員在取得政府資訊的法律地位上,並無任何高於一般人民的特權,市政府此種背離資公法的捨近求遠手法,有何正當性可言?選擇性或片段式的開放,是真正的開放透明嗎?還是自利政客的拙劣行徑?試問:連法律正確適用和遵守法律規定的機關法定義務都做不到,甚至將政府資訊當作操弄輿論的工具,豈止是心態可議而已?行政院連各機關適用資公法的偏差都無心導正,何來開放資料可言?
   
相較於開放人民監督政府所需資料上的保守不前,政府對人民隱私資訊的公開和利用,卻大方到「以百姓為芻狗」的地步。例如,全民健保資料庫涉及人民醫療隱私的敏感資訊,卻長期開放給研究者、藥廠和保險業者使用,不容人民主張個資刪除的法定權利;同樣地,財政部將人民納稅資料釋出給特定學者利用,是否獲得個資當事人的充分授權,不無疑問。政府有能力保證已被證明漏洞處處的匿名化技術,絕對能保障人民隱私嗎?

難道,只因為人民被迫交出資料,政府就可以結合特定利益長期濫用無數人民的敏感個資,躲在「開放資料」的弔詭下胡作非為?未能衡平個資保護需求的開放資料政策,充其量只是場痲痹公民知覺的反民主遊戲罷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