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二二八」不會再發生嗎?

出版時間:2015/03/02 00:12

前幾天的「二二八」紀念日,我在臉書上發表了一點感想。我說:

「今天是「二二八」紀念日。我想,作為「六四」的經歷者,對於「二二八」,我們更能夠感同身受。我們更能體會到,那種不分青紅皂白的屠殺帶來的恐懼,是如何可以感染到整個國家;那種白色恐怖的陰翳是如何毒化,侵襲社會健康的靈魂;還有那些有冤無處伸張,看不到希望的盡頭而產生的壓抑,摧殘了多少年輕的生命。是的我們更能體會到,國家暴力對一塊土地的傷害一經造成,就不是那麼輕易就可以消弭的。仇恨,悲痛,壓抑,這樣的歷史的傷口,久久不能愈合。所以我們更知道,這樣的歷史,不管過去多少年,都不應當被忘記。因為這道傷口太深,需要世世代代引以為戒。願「二二八」的亡靈們安息。願天下再不會有「二二八」,「六四」這樣的悲劇。」

這篇感言當然引起一些網友的討論,其中有一則我覺得比較有代表性。那位網友說:「二二八是不可能再發生了,但是六四就難說了。」「六四」是不是會再發生不是本文討論的重點,我的問題是:

「二二八」真的不會再發生嗎?

當然,就一般常識來說,在臺灣再次發生「二二八」慘案的可能性確實微乎其微,畢竟臺灣已經某種程度上進入了民主化階段,那種獨裁政權用國家暴力殘害社會的行為對於現在的人來說,恐怕連想像都無法想像。然而,這樣的判斷其實僅僅是基於感性,並非理性判斷,也缺乏邏輯支撐。而我們對於一個問下判斷,還是應當回歸到理性和邏輯上來。

就邏輯而言,沒有發生的事情,我們本來就不能在缺乏明確而充分的論證的前提下,就進行絕對的判斷。嚴格地講,對於未來而言,什麼事情都是可能發生的,這一條因為無法證偽,因而幾乎是無可置疑的公理。而從經驗的層面看,歷史的倒退在人類發展的長河中,並非罕見。大家不要忘記,黑暗的中世紀,就是發生在文明相對更加發達的希臘時代之後。沒有道理說歷史一定是線性前進的,因此,說「二二八」就一定不會再發生,在邏輯上就是不通的。

而更需要指出的是,理性還告訴我們,正是這種「不會再發生」的心態,反而有可能提高「再發生」的可能性。這個道理很簡單:類似「二二八」這樣的國家暴力,本身是依附於國家的存在而發生的;國家作為合法的暴力擁有者,使用暴力永遠是它的選項。為了防止「二二八」這樣的慘案的重演,我們必須在制度上對於國家行使暴力給予種種的限制,這些限制,就是民主制度的一部分。然而,這樣的限制要施加於國家,前提是我們對國家或者說權力,要永遠保持警惕,我們要永遠銘記並且相信,國家作為必要的悪,其本質是悪的,所以我們要隨時提防它濫用權力。因此,如果「不會再發生」成為全民共識或者人群的習慣思維,對於濫用權力的警惕自然就會降低,對於國家權力的限制的必要性,在民眾心中就只會逐漸鬆懈而不會逐漸加強。這樣的發展,當然只能增加,而不是削弱國家暴力再次發生的可能性。中國的發展就提供了鮮活的例子:1980年代的改革開放,使得當時的很多人也覺得,「文革」不會再發生了;然而不久之後的1989年,就發生了「六四」。我們從中得到的教訓就是:歷史不會簡單地重演,如果我們放鬆警惕,歷史會用另一種面孔再次出現。

這個教訓,臺灣也應當借鑑,不是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