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靜怡:期待新政黨

出版時間:2015/03/06 00:14
台灣過去不乏第三政治勢力,但卻從未形成令人矚目的政治氣候。
台灣過去不乏第三政治勢力,但卻從未形成令人矚目的政治氣候。

過去一年,除了各種涉及人民生存與財產等基本權益的社會爭議不斷,刻劃出台灣社會長期以來的社會分配不均與公義不存問題外,服貿協議所凸顯的憲政體制脆弱與兩岸協議監督法制嚴重缺漏現象,也因為三一八佔領運動而引發了人民的注意和共鳴,在在呈現出人民對於台灣朝野既有政黨的不滿情緒,已經到達難以壓抑的臨界點。

三一八前後順勢而起的第三政治勢力,正是此種不滿的典型出口。面對第三政治勢力衍生的分合難題,不乏政黨或政論家喊出在野合作才能開創新局的政治口號,甚至提出具體參選合作策略。然而,想要帶給台灣政治新面貌的新政黨,最該自我期許的,應該是如何才能「不忘初衷」地扮演「成就真正的大局」此一角色。
   
台灣過去不乏第三政治勢力,但卻從未形成令人矚目的政治氣候,目前好不容易跨出第一步的新政黨,不管最終分合狀況如何,所擁有的卻可能是前所未有的絕佳政治機會。因為,目前的第三政治勢力,所承載的是各種社會運動長年努力不懈,甚至不惜代價勇於衝撞之後,才能累積並招喚出來的社會共鳴。

這股共鳴的內涵,還包括對執政黨治國無方、在野黨監督無能、朝野政客勇於謀求私利而忘卻基本價值與公益付託等現象無比厭棄的群眾心情,所以才寄高度期待於願意以新價值與新政治為追求目標的第三政治勢力。因此,新政黨應該珍惜與善用這股社會共鳴,誠心提出與之呼應的具體政治主張,不應以非我不可的心態,視其為理所當然。
   
即使是承載高度期待的新政黨,也絕不可能仰賴抽象的社會共鳴長期生存,既然決意以政黨型態尋求廣大選票的支持,那麼,在面對極端不利於小黨的選舉制度和成本高昂的政治競爭時,在殘酷的政治現實中對在野合作有所取捨,是不難想像的可能結果。然而,此一選擇恐非私交或人情即可定奪,也非簡單的打倒執政黨口號即可化約,而是必須向支持第三政治勢力的選民,尤其是厭棄朝野兩黨長年來利益分贓、階級壓迫式舊政治的年輕選民,提出合乎基本政治道德的交代。

換言之,期待明年立委選舉有所斬獲的新政黨,在決心衝破目前國會僵局之際,即使必須和在野政黨進行某種合作,恐怕也必須說清楚自己與既有政黨結盟的必要性與正當性,說清楚自己在哪些價值和政策上,可以和既有政黨緊密契合並獲取有效承諾,否則恐不免在背棄初衷或輕易出賣的質疑中,流失年輕選民支持這個高度優勢。
   
再者,新政黨既然是因應憲政毀壞與國會失能的現象而起,那麼,在面對目前朝野兩黨修改幅度相當有限的憲改主張時,或許應該挾此社會共識,在爭取選票的過程中,也同時勇敢帶動選民對朝野兩黨提出實質憲改的具體訴求。換言之,新政黨該考慮的政治選項,絕對不能限於眼前的在野合作如此狹隘的格局,而是該更積極地設法對朝野政黨施加「憲政重建」的壓力,不僅要求朝野必須在憲法層次積極進行選制革新和政府體制改革,更該勇敢提出新政治必備的人權價值立場,要求朝野必須大幅翻修憲法中的人民基本權利清單,並且增列現代國家應有的保護機制,讓權利蕩然與公義不存不再是台灣社會的集體羞恥象徵。
   
唯有在挑戰既有政黨的過程中,不斷訴求重建憲政主義與政治資源制度性公平分配的主張,並且堅持社會公義與人權價值,而非訴諸眼前的明星光環和政治利益,才是引導台灣成為真正憲政國家的歷史力量,也才會是可長可久的政黨。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