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再回首,太陽花學運

出版時間:2015/03/16 12:12

   被稱為「太陽花學運」的318事件過去一週年了,這個事件對臺灣的影響之深遠,在去年的九合一大選中已經令世人驚歎。其實,隨著時間的繼續延長,我相信,太陽花學運還會繼續以更進一步的影響,彰顯其在臺灣歷史發展中的里程碑一般的意義。這是任何那些在學運期間龜縮不語,學運之後,尤其是有關學運的一些負面消息出來之後,才冬眠蘇醒一般開始叫囂攻擊的蛇鼠之輩所不願相信,但是早晚會面對的。有點為他們感到悲哀。
 
  言歸正傳。前不久我應邀參加中研院社會所舉辦的系列太陽花學運回顧與反思討論會的最後一場,針對從太陽花學運中我們可以總結出的運動策略,提出了自己的幾點看法,現在整理如下,與各界商榷。
 
  我認為這樣的總結很有意義,道理很簡單:未來的臺灣,勢必還會爆發類似的公民運動,因為這本來就是民主深化的必然現象。因此,如何讓未來的運動取得更大成果,運動策略就顯得至關重要。就此,回顧太陽花學運,我的看法是:
 
第一,在一場公民運動中,各種不同政治力量的協調是必要的,我們不能因為運動目標的純潔性,就迴避政治操作。尤其是當單純的學生運動開始因為各界的支持和介入轉化為全民民主運動之後,再以學生運動的思維指導全民民主運動,排斥任何政治操作,就是不合時宜的了。就此,蔡其達提出「318不是學運」的觀點,值得思考;
 
第二,任何一場公民運動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提出的訴求是否適當,是否合理,是否有民意支持,以及是否精確拿捏尺寸。太陽花學運的整個過程中,越往後發展,訴求的部分越顯得步伐凌亂。如果不是對手的陣營出現重大政治變化,是否能夠如此順利收場令人擔心;這是值得汲取的教訓;
 
 第三,太陽花學運出現了陳為廷,林飛帆等學生領袖,事後在檢討時,這兩個人受到很多的品評,最多的意見就是所謂「造神」運動。但是我認為,一場公民運動,出現廣受關注的帶頭人物,尤其是當時這些人物擁有良好形象的前提下,這不僅是運動成功的有利條件之一,也是不可避免會發生的現象,更是這場運動能夠被記憶和流傳的重要因素。「造神」一說,對於其實已經篳路藍縷,默默無聞地衝鋒陷陣了很久,因此才在太陽花運動中一舉成名的學生領袖來說,是不公平的,也會打擊未來新的領袖人物冒頭的積極性;
 
第四,太陽花學運很重要的一個影響,就是進一步深化臺灣新世代的自我認同。但是,所有的認同都不能僅僅建立在於他人的區別上,而應當更深化對自我認同的建設性的工作。以太陽花世代而言,新的認同不能僅僅是族群上的認同,也應當包括「社會正義」,「公民與國家的關係」和「世代更替」三重意義上的認同,這些認同的建設,應當是後太陽花時期的著力之處,太陽花的精神才能得以傳承。

第五,太陽花學運之後至今,當初積累出學運能量的各個學校中的異議社團的骨幹,很多開始走出校園,介入到社會政治事務中,或組黨,或建立社團,或參選,這固然是值得肯定的事情,但是我要特別提醒的是:太陽花學運能夠激起浪潮,很大程度上,是青年世代,尤其是在校學生的積極而廣泛的參與,而這樣的參與,是各個異議社團長期耕耘的結果。大學,始終是公民運動和學生運動的大本營和後備基地,不能輕易放棄。因此不管是知識份子,還是原來的學生運動骨幹,應當有一部分回到校園中繼續深耕,鞏固臺灣民主的後備基地,繼續積蓄未來民主運動的能量。參政固然重要,校園的積累更是長期的基本工作。
 
  以上,就是一年過後,我作為一個旁觀者,對太陽花學運反映出來的公民運動和學生運動應有的策略選擇的回顧和反思,因為篇幅所限,只能簡略說明,;且純屬個人意見,僅供各位參考。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