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靜怡:三一八佔領週年的失落

出版時間:2015/03/20 00:06
三一八佔領運動,為這個國家打開了改造的契機。
三一八佔領運動,為這個國家打開了改造的契機。

三一八佔領運動轉眼週年,這場表面上因反對兩岸服貿協議和抗議國會失靈而起的運動,其實承載著人民對於我國憲政體制運作的高度不滿,而這股不滿所激起的洪流,朝野兩黨均須負擔相當責任。當王金平以國會議長身份做出不通過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就不協商服貿的承諾,促成運動退場至今,不但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渺無蹤跡,三一八佔領運動所喊出的「公民憲政會議」訴求,也無明顯進度。如果三一八佔領運動改變了年輕世代中的說法為真,那麼,從國家長遠發展的角度來看,朝野政黨相對所表現出來的,則是依然故我與停滯不前的失落現象。
   
公民憲政會議的訴求,在三一八佔領運動的脈絡下,從來不是狹義的修憲或憲改而已,毋寧是要追求國家的徹底改造。這等規模和深度的改造,只能透過人民草根式的實質討論與協商而形成共識,不該是朝野少數政治領袖的獨佔領域。因此,即使草根憲改運動發展至今,不免需要政治力介入,以便在體制內推動變革;但是,修憲的議題與方向,仍不該任由向來關切本身利益甚於人民期待的朝野政黨決定,而是該徹底踐行由下而上的憲改,由人民扮演憲改過程的「真正主人」,不該由政治菁英循往例閉門交易、閉門修憲,以免重蹈過去多次修憲失敗的覆轍。
   
即使是朝野政黨有心與人民共同踐履由下而上的修憲過程,但是,朝野政黨所關切的重點,畢竟仍會偏重政治資源分配機制與政府體制的調整,並非以人民權利為主軸,因此,身為國家主人的人民,應該如何成為修憲過程的真正「主體」,是期待徹底改造國家的公民應該特別關切的焦點。

換言之,以三一八佔領運動引發的統治正當性質疑為出發點所帶動的政治覺醒,應該促成人民體認到自己絕不該如過往般地「被動參與修憲」,也不該必然服從或追隨特定政黨或特定政治人物的政治和修憲主張,相對地,應該透過由下而上的修憲參與,將追求真正的「憲政生活共同體」的「我們」,轉化為形塑憲法面貌與促成憲法健全運作的主體,將「身為憲政主體的我們」在進步權利價值的導引下應該享有的「基本權利」逐一具體化成憲法所保障的基本權利,這個國家才算真正掌握住徹底改造的節奏與方向。
   
去年的三一八佔領運動,為這個國家打開了改造的契機,今年的三一八,至少該是朝野政黨看清現實的起點:無論如何,憲政改革不應是立法院朝野黨團的密室協商,而且,在迫切的改革需求下,人民顯然也沒有耐心再等待朝野兩黨充滿互相算計或行禮如儀式的憲改遊戲。公民團體早就已經為朝野兩黨目前仍處於口頭承諾階段的修憲進程,啟動了倒數計時的憲改鐘,呼籲立法院在本會期內至少必須就某些具有高度共識的憲改議案,完成三讀,以便及時交付公民複決。那麼,到底朝野政黨要如何與公民團體間建立起具有信任基礎且真正公開透明的憲改對話平台,達成「由下而上的全面憲改目標,雖有其艱困之處,但是否真能順利達成,事在人為,其實也就取決於朝野政黨的決心與誠意。
   
這是個憲政生活共同體的實踐經驗失落已久的國家,在人民希冀徹底改造的急切想望下,這個國家其實再也承擔不起另一次憲改失敗的苦果,及此一惡果所帶來的集體失望與躁動,朝野政黨即使只想從事短線政治利益的操作,屆時勢必也無從卸除憲改失敗的歷史罪責。因此,朝野政黨到底該選擇怎樣的憲改之路,唯有神智清明,好自為之,別無他途。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