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樂見中共整頓動漫

出版時間:2015/04/13 00:06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中共嚴格管控網路的動作不斷出台,而管控的重點,指向了90後年輕人的娛樂生活的重要內容:動漫。我是在前不久收到的中國一位在校唸書的學生發來的信中,得知這個情況的,那位同學告訴我:

“丹丹老師。很抱歉佔用你的時間了。我現在在大陸。那些人已經開始禁掉我們看的動漫。一百餘部外來引進的動漫被通知必須下架,禁止播放。其中包括很多我小時候看的動漫。很多非暴力的動漫或者小孩子看的也被他們禁掉。我感覺我生活的環境從未有過如此的限制民眾娛樂,言論自由,禁止和排擠外來文化過。去年他們開始禁掉我們看的美劇,封殺字幕組。現在他們突然要禁掉我們看的動漫。我感覺這是我出生以來管控最嚴的時間。我不知道,我很害怕他們完全禁掉外語,禁掉我們讀的英文書。

看了這封信,我當然很同情現在的90後的中國年輕人的處境。要知道,動漫曾經陪伴他們成長,對他們來說是多麼的重要,現在,卻要被整肅了。其實,這並非什麼新鮮事。多年以前的“草泥馬”事件大家還記憶猶新吧?其實,草泥馬等諸“神獸”的名稱,就來自于第九城市旗下運營的網絡游戲“魔獸世界”中眾多敏感詞遭到屏蔽之后的一種諧音替代。草泥馬這一神獸最早就來自于百度“神獸世界”貼吧的內部語言,而那里正是“十大神獸”最早出現的論壇。成千上萬的青少年沉迷于“魔獸世界”,他們對於當局的敏感詞政策早就天天“草泥馬”了。現在對動漫的整頓,只是變本加厲而已。

不過,對於中共這種蠻橫的做法,我必須承認,我是樂見的!我這麼說,一定有人批評我幸災樂禍,好吧我承認我是有一點。我為甚麼幸災樂禍呢?因為,網絡世界的高度關聯性使得政治管制很容易侵害到一般民眾的需求,不當管制會因此而產生當局意料之外的社會不滿,催發新生的反抗人群。因為他們有可能從這樣的途徑感受到政治壓制對于社會的負面干擾,從未增加政府的管制風險。

現在的90後年輕人本來對於中共是沒有多少反抗意識的,對於國家和社會他們也缺乏關心的熱情和責任,他們比較關心的是自己的個人利益,換句話說,對於他們來說,讓他們好好地玩自己的動漫,他們對政府不會有太大的反感。問題是,中共現在偏偏就連動漫也不讓他們好好玩了,這個世代的反抗意識怎麼可能不隨之增長呢?中共的高壓性的政治管制,實際上是在為自己製造信的對立群體,尤其是90後這個世代,也會慢慢被逼迫到成為反抗的主力。這,當然是我樂見的。因為中共這樣做,真的是在給自己找麻煩,給自己的統治埋下潰滅的種子,給自己樹立新的敵人。這樣,你說我能不高興嗎?

最後,讓我再引述一段那位中國年輕人的來信,你就可以知道,我的幸災樂禍是多麼的有道理了。她說:“現在很多人都在想辦法搶救動漫,罵文化部。卻很少有人想到這件事深層的含義,我知道他們不會反抗,但是我不知道除了反抗,還有什麼方法能夠給我生活的這個社會帶來新的生機和血液。”哦我看了有點熱淚盈眶。終於,中國的年輕人,開始在腦海中思考一個詞了:反抗。
 
這,就是我樂見中共壓制動漫的原因,也是中國的希望所在。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