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芳玉:酒店男公關的微笑

出版時間:2015/04/19 00:02

這個染黃頭髮的年輕人才20歲出頭,他笑著說身兼兩個工作,白天和深夜各有一個工作。

我對他所謂深夜工作充滿好奇,他態度坦然的說:「我從事男公關工作。」坦言之,乍聽他的行業,開始有些成見。

我用著長輩的態度嘮叨著:「你為何深夜還要兼差公關工作?這樣作息怎會正常?」他笑稱:「我可能太愛錢了,不過因為白天還有工作,所以盡量少喝。」他的回答更證實了我的成見。

「喝酒?」我還真不明白公關的工作內容,「公關就是陪酒啊,有些公關會陪出場,出場費基本開銷是兩個小時共4千元,但我不做的,我只陪酒、陪唱歌。」我蹙眉望著他,「你父母對你的工作有何看法?」他笑著說:「我沒有爸爸,只有媽媽。」於是他開始聊到自己的故事。

父與母是心中的痛

他爸爸有著嚴重的家庭暴力,總是毫無理由的動手打他和媽媽,他曾在睡夢中被爸爸打醒,至今不明白爸爸動手的原因,記憶最深的是爸爸在廚房奪了水果刀畫傷媽媽的臉,當時媽媽血流滿面的模樣,他還深刻印在腦海裡。媽媽從醫院回來後就打包行李,那天之後媽媽再也沒有回家。阿嬤說他媽媽向法院訴請離婚獲准,他的監護權則歸爸爸。

這幾年當中,媽媽總會偷偷到學校來看他,雖然阿嬤和爸爸都不斷灌輸他媽媽是拋家棄子的壞女人,但他始終記得爸爸持刀的模樣,他知道爸媽離婚的原因,所以母子關係沒有因此被影響,但直到國中那一年爸爸去世,整理房間時意外發現一疊法院資料,他看到了媽媽當年放棄監護權的切結書,幾乎崩潰,深刻感受背叛,因此斷了與媽媽的聯繫,從此離家自力更生,那一年他才16歲,靠著不斷工作養活自己還有完成學業。

我嘆口氣的問:「你有問媽媽拋棄監護權的原因嗎?」他淡淡地回答:「她說養不活我啊,我就跟她說,我什麼時候靠她養過。」

談話過程中,他始終保持微笑,沒有憤怒或悲傷,佯裝著不在乎,此時撇開成見的我,才看見那抹笑容後的苦澀與不易,並深深嘆息,難道這孩子總要維持笑容嗎?


賴芳玉《愛情臉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