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索:聽說小模上報了

出版時間:2015/05/19 00:00

小模進公司認識的第一個人是我,當然嘛,我坐詢問台,每個人從我眼皮下過,誰有幾根毛,我心底雪亮。
 
小模這樣的女孩,我見多了,我若是從前的脾性,會悄悄地拉著她,對她說,去找條平凡穩當的路走吧,這不是真正的工作。
 
她們都一個樣,仗著年輕的氣勢,眉眼有點風情,愛穿愛玩就入了行。生活就是鎂光燈與伸展台,訂做的秀服、訂做的表情、訂做的姿勢。
 
不知小模如何搶到那場主秀。她被梳化、造型、公關、設計師圍著,連一線女模也走到她身旁,幫她佩耳飾、挑項鍊。那群女孩們喊著她的小名,約她去喝酒。
 
我等著看好戲。那個臉尖尖的厭食症女人,對小模掏心掏肺,一一列數公司大小牌的底細,「我跟你說,這人你一定要小心。」她伸長了舌頭,這套路是引蛇出洞。小模太天真,順著話尾搭腔,又激動說了幾句。
 
果然,小模像撞進冰庫,周圍冷言冷語。「哼!她以為這行好混,把她的頭按進水裡,看她有多大本事。」小模肯定睡了誰,有人罩她,那群蛇蠍女觀風向,安靜下來。

富二代「玩玩而已」

小模穿浪凡黑色深V露背垂墜晚禮服上了封面、東區五層高外牆廣告、捷運站燈箱。她不笑,像與誰賭氣,眼神有一股殺氣。她紅了,成名要趁早啊!
 
富二代開法拉利來接她赴宴,酒過幾巡,她去整裝。推開女廁,幾個來陪酒的公司小牌挨擠著相互按摩,她們勾著眼望她,小模淺淺笑著,不多說不得罪人。
 
小模上了八卦周刊,狗仔隊肯定跟了她很久。她在夜店磕藥爛醉;她半夜穿拖鞋去小7買黑輪;她與名人進入摩鐵。20頁封面故事配上富二代短短50字回應,標題做了大半頁面「我和她玩玩而已」。
 
她敗下陣來。鐵桿粉絲像紅了眼的狼狗撕咬她,因為她不自愛辜負了他們。她受不了惡毒的酸言酸語,關掉臉書。小模重新恢復小模的低聲下氣,見到我大姐長大姐短,我絲毫不客氣,叫她別帶衰給我。
 
小模眼圈粉紅色,瘦得賸一把骨。藥頭氣燄囂張來堵她,當眾給她一巴掌,小模的魂遺落在毒品幻夢中,被打得迷迷糊糊,也不覺是羞辱。
 
聽 說小模下海了,開始賺皮肉錢還債。小模最後一次上報,她直挺挺躺在床上,穿著白衣黑裙的高中制服,面容安詳像深度睡眠狀態。那張她人生最光華璀璨的照片, 帶點倔強嗔意的神情,彷彿頭才從水底抬起,水面泛紅,群鯊張牙圍著。看向遠方的小模似乎帶點不屑,人間不屬於她,她也會在地獄掙到舞台,活著難,她要好好 做鬼。

楊索《物體系》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