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溢嘉:為何不似王尚義

出版時間:2015/05/20 00:01

4月中,應全國高級中等學校教育產業工會之邀,到台中演講「擦亮快樂學習的神燈」。我野人獻曝,提了些如何激發學生好奇心、求知慾、認識知識之華美與開拓心靈視野的建議,問答時間有位老師問我對王尚義有何看法?大概因為他是我在醫學院的學長吧,以前我不只一次被問過類似的問題。王尚義的確很獨特,也令人難忘,即使到今天,他的幽靈依然像野鴿子般盤旋在不少邁入黃昏之齡者的天空。

我說王尚義對年輕時代的我是有過一些影響,但影響我更大的其實是他背後的《文星雜誌》和叢刊(總編輯李敖是他的好友),它們大大開拓了我的心靈視野,點燃我追求知識跟真理的熱情,也讓我一心嚮往台大。我還記得在大一國文課一篇自我介紹的文章裡說,我以為台大不是什麼高級職業培訓班,我服膺傅斯年校長所說「要貢獻這所大學於宇宙的精神」。人生有夢最美,想做個知識份子的美夢讓我在台大快樂了好幾年。

彷徨醫學生轉哲學系

王尚義曾在一篇文章裡說,有個醫學系學生因為對生命的意義等問題感興趣而想轉到哲學系去,但因茲事體大,為此而徬徨猶豫、徘徊不前。這種「心靈折磨」讓很多讀者感同身受,也深表同情。但我說我雖然也對哲學和文學有興趣,卻從來沒動過要轉系的念頭,連一秒鐘都沒有。因為我認為喜歡文學和哲學、想對社會盡點責任,正是知識份子的本份,讀什麼科系都可以做知識份子,為什麼一定要轉到文學院去?說著說著,忽然想到我這種說法不僅無法博得同情、賺人熱淚,甚至還會被認為太臭屁,現在什麼時代了?居然還在講這種不食人間煙火的空話!所以自覺無趣,只好聳肩打住。

演講結束,幾位老師過來寒暄合影。一個有了年紀的清瘦男老師上前對我說,他知道我想說什麼,也深有同感。然後自我介紹他當年在讀新竹中學時,受到辛志平校長的啟迪,渴望做個知識份子,一路走來雖然沒有大鳴大放,但也無悔無憾,樂在其中。真是故鄉遇他知啊!我和他交換了解的一瞥,熱絡地摟肩拍照,眼前浮現當年在台中一中翻讀《文星雜誌》的情景,心靈的天空有一隻齊克果的野鵝飛過。

王溢嘉《煉心術》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