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索: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出版時間:2015/06/02 00:00

「我不去!他一定會帶那女的來。」她昂起頭。鼻孔與車頂冷氣孔對吹。
「她是誰,我沒聽說。」後座的老人豎起耳朵。
「你當我沒說,我可沒說。」
「說嘛!有甚麼不能說。誰不知道你包打聽。」
「誰說的!那女的也不算我介紹,就跟我去打一回麻將,他們就火燎火燒地。」
「噢!這倒是新聞。臨老入花叢。」
「啥!你不知道,那你千萬不能說出去,絕對不能說是我講。你發誓!」男人舉右手,又補上左手,完全投降。
「你發過誓囉,我信你這回,如果你沒說出去,以後我甚麼都告訴你。」男人幾乎要像狗趴在地上,露出舌頭舔舔主人小腿以表忠誠。
女人有70了,梳包頭、穿俐落褲裝、小花園繡鞋,前朝遺物。她慈眉善目起來,「我跟你說哦,我好心怕他孤單,給他送飯、邀牌局,沒想到被那女的怪我擋路,到處去告狀。他死掉的老婆都沒那麼囂張。哎,看你出門也不照一下鏡子,肩膀那麼多頭皮屑。」她輕拂男人雙肩。男人亂髮泛油,她繼續說,要小心老人氣啊!這是最難聞的,鬼都會給嚇跑。男人笑了,露出黃板牙及口臭。男人才發過誓,她也千嬌百媚作態過。眾目睽睽下,她忽然握住男人指節甚粗的手說,「你就是老實,那麼多年都沒聽到你甚麼事,有空來坐坐,我燒幾個小菜,我的手藝可是有名。」

40年前 她是大明星

滑手機的指頭停了,眼皮沉重的睜開了,車子速度慢了。人人朝她看去,後座無人,她自拉自唱,彷彿老相好聚精會神聆聽。
像脫水菜乾的司機瞇起雙眼。40年前,她是大明星,電影掛頭牌,紅到太陽失色,然後她一夜失了蹤影。據說她活得很不堪,更名改姓在沙漠的賭城跳脫衣舞。起初有小報繪聲繪影她戲劇性起落,後來沒人記得她。
在這省道普通客運車上,平淡乏味的旅程,她竟然出現演單人對口相聲。司機從後視鏡看她,剛剛她掙扎爬上車,他卻沒認出這個福泰老太婆。當年她軋戲太兇,本省掛與外省掛為她火拼,一方押她到片場,另一方押她拍裸照。他為她開車,看她遍體麟傷,埋伏很久放槍殺了幫派老大。她一夜遁走,他蹲苦牢,差點死在監獄。
她沒捎來隻言片語。讓他痛恨青春不值,他可是為了她殺人吃牢飯。她悠悠哼起小曲:「青春一去永不重逢,海角天涯無影無蹤……」他加快油門,橫地衝出一輛豬車,橫七八躺的豬隻驚叫起來。他緊急剎車,不值得再為她死一回,好險。她茫然又對那人說:「我甚麼沒見過,呸,那女人算甚麼。」

楊索《物體系》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