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索:張獻忠是淪落人的友仔

出版時間:2015/06/10 19:45

台北市有一群默默做事的人,他們守在社會角落,承接高風險城市生活墜落的人。這張照片攝於今年的芒草心協會尾牙,右側是服務於台北市社會局萬華中心的社工張獻忠,他是我少見真誠、熱情、渾身幹勁的人。

他服務的對象是街友,因為做得太賣力,他被「潑水議員」應曉薇盯上,正火力強大要被驅離工作崗位。應曉薇聰明了,潑水太小兒科了,直接汙名化協助街友的約聘社工張獻忠、服務街友團體芒草心,砍斷源頭、殺雞儆猴。

我想說說與張獻忠參與街友運動的二三事。

我們的認識與去年的太陽花運動有些關聯。很少人知道,太陽花運動中,有不少街友參與,除了卜派,還有十來位是台北車站的街友,他們在運動中作維安糾察、幫忙物資搬運、跑腿打雜,鎂光燈打不到他們,這一小群人卻賣力地奉獻。太陽花運動結束時的剩餘物資是透過張獻忠與芒草心的人力,轉送給全省的街友服務團體,給這些有路無厝的社會邊緣人一點資助。

再遇到張獻忠是去年的無殼蝸牛遊行,他請具木工專長的街友打造一間「地寶號」行動屋,可容身一人,可炊可推著走。遊行中,街友阿輝躺在屋內,張獻忠與芒草心志工們推著他走往仁愛路帝寶的會師現場,成了媒體焦點,凸顯街友無家可歸的窘境。

以後在五六運動的街友之夜,獻忠帶著努力回歸社會的街友們來現身說法。最讓我感受到獻忠的特質與奉獻精神,是今年合作的情人節街友尾牙音樂宴。籌辦時間急迫,他扛下全部重責,並且對流程的每一細節都不輕忽。例如,場地規劃中,有等候區、拿餐點動線等等,還包括事前印邀請卡、發放紅包方式。尾牙前三天,他深夜去街友聚集點一一邀請。除了上述以外說不完的籌備事項。尾牙宴當晚,獻忠帶來芒草心協會的街友與年輕志工,投入活動,街友們與受號召的義工佈置場地、搬運長桌、菜餚、事後清掃。

這場尾牙宴讓我真正認識了獻忠。當晚來了將近三百位街友,每一位都與他熟識,和他是老朋友。我不時聽到一個個形容枯槁的人喊著:「阿忠!阿忠!」還有人塞一罐飲料給他「食涼啦!」依我多年記者訓練的觀察力,這種互動是長久累積的信任基礎,而不是獻忠的職業身分,所謂掌握資源分配得來的表面尊重。

普通市民有時很難理解為什麼要幫助街友,對街友存在難以認同的刻板印象,街友大量聚集的萬華區居民排斥感尤重。對此,我只簡略說明,台灣沒有人生下來就是街友,也很少有自願流浪街頭者。一個人成為街友,背後有漫長的社會歷程,也許關乎家庭經濟因素、親密關係失調、社會適應不佳、個人特質、失業、健康、社會支持系統不足等種種因素。

在台北曾被稱為遊民教父的楊運生,原本也是社會局負責服務街友的社工,因為站在第一線,深刻了解要幫助街友重返社會,單靠發放物資不是解決之道。楊運生結合陳俊谷、張獻忠等人共創芒草心協會,在多年努力下,一棒接一棒,並且獲得年輕生力軍加入。目前除了成立四個安置點,另外訓練街友做萬華導覽的街遊;辦理流浪生活體驗營,以及籌畫街友做街賣,協助街友租屋自立方案,重點都是要幫助街友自立更生。

因為有楊運生、張獻忠所帶領的年輕人不分日夜的努力,街友們受到感染與鼓勵,這種互動讓街友們重新有了尊嚴感,受重視的感受帶來了新的希望與生存動力。我有時在捷運東門站五號出口遇到賣《大誌》的李先生,或遇到畫肖像的姜先生,或積極社運的卜派,談到獻忠與芒草心三水樓,他們就像說自己的兄弟、自己的家一樣。

萬華成為街友棲居處,有歷史淵源,從清朝艋舺時期,擔任搬運的苦力成了無家的羅漢腳,聚於廟口,再至台灣戰後的城鄉移民,萬華也是外地人落腳的一站,做印刷工、果菜市場搬運工、佛像雕刻工,打金飾工或推獨輪車賣小吃。有人發達了娶妻生子離開萬華,有人每況愈下無處棲身。

對這群社會無緣人而言,艋舺公園是他們最後的社會關係,他們沒有地址、沒有手機、沒有電腦、沒有親人、朋友、同事,沒有人想靠近。在艋舺公園,他們可以交換歇腳處、食物資源、工作機會的訊息,還可以在這兒做點小買賣。如果深入觀察,這裡其實有許多大台北各處來的老人,抱著相濡以沫的心情來認識朋友,找人說說話,排解生活孤單。

萬華居民與街友並不純然對立,對於居民所指責街友造成噪音、髒亂,其實是可以解決的。張獻忠的社工角色扮演社會局、街友、居民的橋樑。而芒草心所致力讓街友的能動性發揮出來是可行之路。了解街友、協助街友是每一個有心人都可做的。關心街友議題不是應曉薇的潑水驅離,也不是如今將矛頭指向張獻忠,欲除之而後快。

全世界都有街友,愈是國際性都會的街友愈多,巴黎的許多街友是羅馬尼亞人,街友議題更複雜。關心街友議題,是基於對人權的尊重,人,並未真的生而平等。在一個資源有限、競爭激烈的大都會,有的人跌落了社會網絡,失去保護罩,一朝成為街友,處境難堪,重返之路難上加難。除了芒草心之外,當代漂泊、創世、活水泉等街友團體所致力的是為街友重新織起防護網,以免他們墜得更深。

包括我,是生活在舒適安全網中,然而,我們很難用另一角度去思考,街友跌落所謂正常的社會軌道,其實是城市發展的代價。其中有生活中的各種風險、急難,無法抗拒的世界金融風暴,都會影響到一個營建業的小工流落街頭。其中也有人的際遇,幸與不幸的機率。

遺憾的是,在應曉薇長期施壓下,張獻忠被迫提辭呈。小約聘社工如何能抵擋潑水議員,這件乏人關切的城市小事,事實上是民主、人權的倒退,甚於潑水之舉。我盼望有更多的朋友關心此事,支持勇於任事的張獻忠。
 

《30》雜誌攝影。
《30》雜誌攝影。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