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靜怡:我們只有「當權派」大法官

出版時間:2015/06/12 00:07

從2003年大法官提名審查新制實施起,筆者即數度參與「民間監督大法官提名聯盟」(民間監督聯盟),就大法官被提名人相關資料蒐集與討論,並分工撰寫民間評鑑報告。目睹我國歷任總統和國會過去12年來對大法官提名審查此一重要憲法義務的輕忽草率,直到今年受推選擔任聯盟召集人,不但再次面對鬆散無意義的提名審查機制從未改善的殘酷事實,更見識到有史以來兩大黨最大膽的合謀演出「大法官快速通關」審查鬧劇。

在草率演完公聽審查戲碼後,即將投票護送實質資料殘缺不全的四位被提名人,擔任八年攸關人民基本權利有無之釋憲者的兩大黨,應受人民嚴厲的譴責和抵制。
  
以過去八年的大法官相關統計數字為例,我國釋憲聲請逐年上升,在2005年時只有324件聲請案,到2012年時則達到618件,但是,相對地,2005年大法官做成20件解釋,到2013年卻僅有9件解釋成果,而今年直到目前為止,大法官只做成3件解釋;換言之,2005年作成解釋率為6.4%,2013年只剩下1.7%。姑且不論不受理決議眾多,以及拖延未做成解釋也無充分透明制度可得知審查進度的聲請案無數之事實,均備受詬病。我國15位大法官所發揮的憲法解釋效能和品質日趨低落,的確眾所公認。都曾經提名並審查大法官的兩大黨,豈可謂自己的刻意怠惰與此無關?
   
在此惡劣現狀下,總統本就該考慮提名真正適當人選,以彌補自己過去造成的錯誤,但從總統府送出的被提名人資料來看,看不出總統行使提名權時,究竟認為這四位人選在釋憲大任上的「積極適任條件」為何。就其過去專業表現和審查過程答詢內容而論,更讓人擔心一旦通過後,很可能是台灣民主化以來憲法意識最薄弱,既非自由派、也非保守派,而是向多數靠攏的「當權派」大法官,完全不符大法官保障少數人權的基本要求。

難道,馬總統只是取巧地選擇「表面上看來無消極不適任條件」的人選來搪塞?尤其,立法院國民黨黨團已坦承本次審查並未對大法官被提名人發出問卷,可以想見其根本不想了解被提名人是否適任,而大法官民間監督聯盟至今唯一收到的被提名人回覆,除絕大部分內容與送立法院的自傳內容雷同外,只有細數得獎記錄和引他人話語自詡「公正寫在臉上」的描述十分突出,令人納悶此與釋憲重責究竟何干且哭笑不得。
   
朝野立委不斷吹噓嚴審的決心,無視於民間監督聯盟提出的唯有「延長審查」才能「嚴格審查」的呼籲,但事實卻是當總統府以根本於法無據的個人資料保護為由,拒絕提供大法官被提名人詳細資料時,立法院不但絲毫不反擊,反而急著排定審查投票時程。那麼,立委到底以何為嚴審的資料基礎?從一天半不到的公聽審查過程來看,不但審查會開始時112位立委只到了25位,無法湊足法定人數,從有限又膚淺的發問內容中,更可以確定絕大多數立委沒看過被提名人過去作成或涉入的任何判決和仲裁判斷,甚至連自傳都沒看過,試問:這就是嚴審嗎?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野黨先前不斷主張馬總統此次提名大法官是違憲之舉,但在長達一個多月的充裕時間裡,民進黨團不但根本未就此一爭議依法提出釋憲聲請,反而在上週五突然同意配合國民黨排定審查投票時程,並拒絕民間監督聯盟所提重新排定審查時程以嚴格檢視被提名人背景資料的合理要求。民進黨身為促成此一鬧劇的最後推手,經常誓言維護憲政的在野黨主席,針對此一離譜轉折所鑄下的嚴重錯誤,到底是要換取哪些不為人知的籌碼,難道不該給人民一個沒有矛盾的答案嗎?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