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薩迪那的心事】逼太太吃精神藥的先生

出版時間:2015/06/22 20:11

作者:張馨方(蘋果國際觀察員、美國洛杉磯)

很不幸的,家暴這檔事,以不同的形式,在世界各地存在著。

就在前幾天,洛杉機東邊的拉朋第地區的一起華人家暴事件,上了這邊世界日報的頭條新聞。據報導,一位61歲的于姓男子在6月14日凌晨「酒醉毆妻,持來福槍揚言殺人」,於是警方出動了十幾輛警車,疏散周邊住戶,最後連霹靂小組都出動,和嫌犯對峙了十幾個小時後,嫌犯飲槍自盡,還好遭他毆打的妻子並無大礙。

這件家暴事件,之所以受人矚目,主要是因為多數美國人對華裔的印象是「溫和」「很安靜」,另一方面是因為很少看到有華裔移民在家裡有來福槍。我覺得比較意外的,是嫌犯最後飲槍自盡;我想這是酒醉神智不清的緣故,因為在我個人的臨床經驗裡,還沒聽說過施暴者自殺的。

自從1993年台灣發生鄧如雯殺夫案,催生了台灣的家庭暴力防治法後,台灣在1999年成了亞洲第一個實行家暴法的國家。在各婦女團體的宣導下,民眾也漸漸認識到「家庭暴力」包括了對家庭成員實施身體或精神上的不法侵害行為,如果身邊有家暴的受害者,親朋好友間,或多或少會注意到些徵兆,進而提供幫助。或者,受害者也知道可以經由哪些管道尋求協助。但是,華裔移民到了海外,很容易因為人生地不熟,對當地的社會資源不了解,或甚至有語言溝通的障礙,生活相對的比較孤立無援,若有家暴事件,受害者常會求助無門。如果這些移民又不是經由合法的管道入境,那受害者更連打電話報警都不敢。除非街坊鄰居剛好聽到聲響而報警,華裔移民中的家暴事件,是很少浮上抬面的。

我在洛杉磯的帕薩迪那市成立個人心理治療工作室的這十年,每隔一陣子,就會有個案打電話來,說需要婚姻諮商,因為他們自己或配偶有「火爆脾氣」。碰到這種案子,在會談時,我一定會問幾個例行問題:「發飆的時候是什麼樣子?」「會大吼大叫嗎?」「會摔東西嗎?有砸壞或砸破東西嗎?」「會推人打人嗎?」「曾有過警察介入嗎?」「曾經需要到醫院驗傷嗎?」「發飆的頻率呢?一周幾次或是一個月幾次?」從這些問題,大多可以判定說有沒有家暴的傾向或事實,或是單純的需要協助他們做情緒管理。

我也會特別關切家裡有沒有小孩,確定小孩不會在大人的火爆相向之下受池魚之殃。華裔的移民,有些觀念還是比較傳統的, 不覺得「教訓自家小孩 」有什麼不對。但是要是被外人發現了,很可能會控告父母虐待小孩,報請社會局來調查,如果溝通不良,小孩可能還會被帶走至寄養家庭予以暫時保護。

家暴的案例中,精神侵害的暴力,比肢體上的傷害來得難判定。最近工作室裡,來了對新移民夫婦,事先打電話來約診的是先生,說他太太常「像瘋了一樣 」亂發脾氣,希望給我看看,順便開個診斷證明,方便婦產科醫生幫她開藥。我覺得他的要求有點奇怪,所以我請他先把太太帶來,如果有吃藥的必要、我直接轉介給精神醫生即可。

會談當天,丈夫繃緊著臉,正眼不看我一眼。太太抱著白白胖胖六個月大的寶寶,靦腆但面帶微笑。坐定後,太太緩緩的敘說他們的情況:他們來美國快一年了,來的時候寶寶還沒出生。當初先生覺得在國內生意越來越難做,就想辦投資移民來美國。為了說服太太,他答應說,等生了小孩,他會幫忙作家事帶小孩,但是先生畢竟在國內自己也是個小老闆,養尊處優慣了,來到美國,也是什麼事都要老婆伺候。等小孩出生後,太太沒有任何的幫手,沒人幫她坐月子,她還得照料一家大小,整天當個標準的黃臉婆加煮飯婆,連上個廁所都得抱著寶寶去。他先生每天開車去上課進修,她整天就只能待在家裡顧小孩,她先生因為嫌麻煩,連買菜都不帶她出門。

聽到這裡我心想,這任誰也都會發瘋吧?別說產後憂鬱症了。移民到異鄉,從原本老闆娘的身份,變成整天被關在家裡當全天候的傭人加奶媽,沒有一點自己的時間,也沒機會交朋友,所有的元氣,能量都被消耗光了,一年下來,怎麼可能不生病?太太看我理解她的苦,當場眼淚就掉了下來。她說,她不是個懂得如何反抗先生的人,所以,偶爾受不了的時候,就會自己跑出去附近走一走透透氣。也只有她跑出去的時候,她先生才會不得已去照顧寶寶。

這時,先生說話了,馬上要我當個裁判,裁決他太太的「歇斯底理」與「不負責任」。我回應說,太太其實沒什麼精神問題,就是太累壓力太大了,如果先生能多分擔多體諒,多讓她出去走一走,很快就會好轉的。但是這樣的回應,先生並不滿意,堅持要我開個診斷證明,讓他可以自己找開藥醫生幫他開個讓她太太吃了會「正常」的藥。

我開始感到生氣,這時太太也很委屈的告訴我,在中國時她先生也帶她去看過一次精神醫生;只要她不順他的意,他就會到處去說她有精神病。先生如此對待太太,已接近精神暴力了。但「罪證不足」,我很難向
社工單位呈報,且一旦進入調查,很可能讓新移民有更多的恐慌與不安,這讓我躊躇再三。

會談結束時,我拒絕開診斷證明。我對那先生說,用自己對太太的關懷讓她好轉,不是比指責她有精神病來得有面子嗎?但是我心裡知道,他是聽不進去的,也不可能會再開車帶太太來見我。我給了這位太太一個擁抱,跟她說有需要時,一定要打電話向我求救。

看著他們離開,我擔心不已,但也只能默默的禱告這位太太能平安,堅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