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索:祁家威的憤怒道

出版時間:2015/06/27 23:45

每當想起祁家威,心中總浮現80年代後期,他揹著募款箱為愛滋病患籌款的景像。炙夏寒冬,他站在街頭、天橋勸募,經過的人多半遠遠避開他,視他為瘟疫。那時他已出櫃,是台灣首位公開出櫃者。

那時的祁家威還年輕,一個人對抗全世界。社會與媒體多少視他為「麻煩製造者」,沒有誰用心去理解他出櫃的勇氣與護衛愛滋病患的使命。1994年他三度按鈴控告感染者惡意傳染愛滋,掀起巨波。1986年他與伴侶到法院要求公證結婚遭拒,轉向立院請願。
⋯⋯
在那個同志運動的蠻荒年代,立院用正式公文回覆祈家威「同性戀者為少數之變態,純為滿足情慾者,違背社會善良風俗。」2001年,祁家威為同志婚姻平權聲請大法官釋憲,被以「不予處理」的程序方式駁回。2013年,他重啟司法程序,仍被判決婚姻無效。

他為同志平權奔走三十年中,1986年,劇場才子田啟元是第一位被發現感染愛滋者,北師大依此拒絕他入學。1993年我專訪愛滋病患者男同志韓森,面對社會極度排斥,他說要像狗一樣殘喘活下去。1994年七月下旬,我到蘇澳調查採訪北一女學生林青慧、石濟雅燒炭自殺案,與石濟雅哀傷痛苦的母親相處多日。兩人為同性愛殉情,留下遺言:「當人是很辛苦的,使我們覺得困難的,不是一般人所想像的挫折或壓力,而是在社會生存的本質就不適合我們,每日在生活上,都覺得不容易,而經常陷入無法自拔的自暴自棄的境地。」1995年,作家邱妙津在巴黎用剪刀刺胸自殺。

1996 年許佑生與葛瑞公開舉辦同志婚禮,但無法律效力。2003年四月一日張國榮跳樓自殺,他生前與同性伴侶長期被媒體跟拍,承受極大精神壓力。2001 年,法務部草擬《人權保障基本法》 明文納入「同性戀成家與收養子女的權利」;2003年立委侯水盛提出「同志亡國論」、呂秀蓮提出「愛滋天譴說」。2006年立委蕭美琴提出「同性婚姻法」草案被程序阻擋。

保守力量反撲如鐮刀,同志運動是憤怒道,屢仆屢戰、愈挫愈勇。伴侶盟與護家盟所象徵的勢力頡頏,在同志婚姻平權法案對壘。長期支持台灣民主運動的長老教會發佈反同志婚姻牧函。每年的台灣同志遊行天河撩亂、百花齊放,但如祈家威所言:「我允許你在這一天出來遊走,但仍不樂見你在我生活中。」

去年又在同志遊行中見到祈家威,他已老去,然而他是繁花聖母,不受形體所役。他孤身走在隊伍外圍,年輕人不認得他,不知他走過的寂寞聖賢路。

去年的行憲紀念日前夕,祈家威與伴侶盟、律師團再度到司法院聲請釋憲,要求大法官會議確認現行法令禁止同志結婚是否違反《憲法》保障的平等權,這是他一生懸命的奮鬥目標。

這個半生單打獨鬥的老派同志老淚縱橫,激動地向義務律師群下跪。他沒有犀利的論述能力,只說得出:「只因為官員及立委恐同,就讓同志無法追求自己的幸福。這就像是一盤紅燒肉,就以你有高血壓、心臟病等理由所以不能吃,把同志當作是一種病態,非常不合理。社會上每個人都可以有立場但都沒有資格反對任何一個人追求幸福!」

今年四月,女同志呂欣潔與伴侶陳凌請求判決同性婚姻登記合法訴訟案。法官主動要求當事人提理由書,將由法院聲請釋憲。大法官會議已無法迴避同志婚姻平權的憲法人權。而昨天美國憲法法庭做出歷史性判決,全美各州法律都須保障同志婚姻權。

以中間派大法官甘迺迪關鍵一票,美國證明其堪當國際文明社會指標,這是振奮人心的歷史時刻,如歐巴馬所言,這是「愛的勝利」。甘迺迪在判決歷史文件《多數意見書》寫道:「同性伴侶的請求代表他們對婚姻的尊重,而且是非常深刻的尊重,因此他們要為自己尋求婚姻的實現完成。他們不希望自己受到必須一生孤獨的懲罰,不希望被排除在人類文明最古老的體制之外。他們要求法律之前的尊嚴平等。憲法賦予他們這樣的權利。」

在這歷史性的一天,我想起你,祈家威,我不知道你在哪裡,我也不敢問你如何能承受那麼巨大喧囂的孤獨,你是怎麼走過來的。你走了好漫長的路,一個人敲打石牆,而今天你不再孤單。魯迅說過一句話:「路本來沒有的,是因為走的人多了才有了路。」社會正義終會臨到,你與伴侶的婚姻將得到公道償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