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索:色情女王2.0

出版時間:2015/06/30 00:01

她懶洋洋躺在洞穴裡,餓了就吃,累了去睡。光線照不進這處昏暗所在,外面的世界是窗孔一團霧,有時帶點灰亮。她愛極了這個世界,但選擇隱遁於角落,保持某種距離。

一周的某日,接近人們醒來的前一小時,她爬出穴巢去呼吸新鮮空氣。這時河水仍是清澈的,空氣還未被汙染,連晨光也特別鮮嫩,宇宙剛剛造成,她尚未腐壞。

洞穴位於住商混合區大廈地下室的小隔間,住戶換來換去,沒有傳出屍臭,也就沒人注意裡面動態。她是寂寞的聖賢,傲嬌而無法打開內在輝煌的世界,她是色情業個體戶,一個人即可完成集體救贖。

起初只是因為懶,她懶得出門打交道。電話色情業盛行時,她申請五支門號做生意,有時五燈全亮,她就如熟練的接線生來回切換,淫蕩到流淌的叫床聲讓五個男人同時勃起。回想起來,她頗懷念古典時期的色情業,人真真切切有些往來,雖然那段時日,很多飢渴男人來電時,她嗯啊哼地叫春,單手慢條斯理塗腳趾甲油,或者煎一只蛋、趴在地上抹地。

那些男人都消失,外面的世界改朝換代,色情女王2.0版更新面世。好色男通過付費網站得以偷窺她的洞穴,她衣不蔽體,乳房溢出邊界;她兩腿叉開、根處黑霧霧;她撩人自慰、發出嬌喘。視角晃動、光線模糊,她始終戴著面具。因為朦朧不清以及神秘感,她的色情網站高人氣不墜,成了跨世代男性的集體回憶icon。

他們不知她很辛苦地操練肉體。她原本真刀實槍面對鏡頭,最早的十年,她在他們看不見的邊角踩腳踏車,用划船器健身,本本份份盡色情女神義務。她老了,一代代小公雞浮出地表,她須要收入,不能砸金字招牌。她上粉抹去鬆弛頸部紋路、手臂斑塊,接著調整屋內照明。最後她技巧性地剪輯累積二十餘年的鏡頭,細修細接。懷舊的老阿公驚嘆她水蛇身材仍能令他勃起,早已不知肉味的阿公掉淚了。

阿公的未成年孫子在另一房間進她的網站,社交媒體盛傳這千年腐女有一套,真人實境,比起那掛羊頭賣狗肉的國外色情網站既收費便宜又有生活感。那洞穴是人性溫床,一代代男子來床頭朝聖學藝。

她很久沒出門了。最後的清晨,她走出巷弄,經過一處爛尾樓,整座城的人們倚著充滿貪欲的夢。她走入光亮的便利商店,買了一瓶水、一包金莎巧克力。她像名人對店員微笑點頭,對方意識她有病。她仆街、臥倒,沒有再醒過來。那永恆巢穴的四十吋螢幕,她仍熱烈呻吟地揉搓自己的身體。

楊索《物體系》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