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政亮:14歲男孩的遺言

出版時間:2015/07/09 00:23
李政亮《拆哪,這樣的中國!》
李政亮《拆哪,這樣的中國!》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中國客炫耀式消費從各式名牌到現今流行的購買私人島嶼,但凡稀有物件,通通買下,這是鈔票閃閃發光的金色中國。6月9日,貴州農村卻發生四兄妹喝農藥自殺震驚中國的社會案件,這是個留守兒童的悲劇,也是黑色中國一景。如果不是這起悲劇,多少人願意將目光朝向貧脊的農村。
所謂的留守兒童,是父母出外打工,子女獨留家鄉,通常由祖父母隔代教養或由親戚照料,留守兒童可能多年見不到父母一面,中國現今有高達6000萬的留守兒童。
自殺的四兄妹,是留守兒童家庭的極端。父親為維持生計外出打工,母親因家暴離家,這四兄妹平日無人照料。大哥年僅14歲,但對人間已無留意,遺書裡寫著「死亡是我多年的心願」。
他的遺書,是一種控訴。留守兒童普遍有父母不在的孤單寂寞與不安。

城鄉不均 貧窮世襲

留守兒童問題,是中國城鄉不均衡發展下的結果。
1978年改革開放之後,鑒於農村的貧脊,中國政府曾連續幾年下達紅頭文件(最緊急政策之意)發展農村,農村景況曾因政策挹注一度好轉。不過,1980年代中期開始,中國政府將資源移轉到城市發展,自此,城市發展集結所有資源挹注。光鮮亮麗城市的背後,是依賴離鄉工作的壯年農民工的勞動力,城市裡那有工程,那裡就有他們的身影,但工程結束後,他們的身影也就消逝再次尋找下一站工程。
也隨著農村壯年人口的離開,三農問題浮出檯面,三農也就是農業、農村與農民問題。將近20年之後,中國政府再次以較大的力度扶植農村的發展,此時的中國政府,已擁有更大的政策能量。
但是,其成果如何?

2010年,梁鴻的《中國在梁莊》回答了問題。梁鴻,農村出身的學者,她在北京求學、執教多年之後,重新回到他所成長的農村,這本書像是一部深入的紀錄片,介紹農村的現狀。書中最讓人心痛的一段,是中國政府挹注農村的資源確實大為增加,特別是在基礎教育方面。不過,農村小孩並沒有因此更喜歡受教育,因為,他們認為自己的未來就是踏上父輩的腳步外出打工維生,讀書,反正只是個形式。

買私人島嶼的好野人的小孩,大概年紀輕輕就會到英美等國家留學。至於留守兒童,也就宿命地成為農民工?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