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靜怡:課綱爭議下集體失能的台灣

出版時間:2015/07/10 00:17

某外媒駐台記者一篇簡短的「台灣充滿致命災害的一年:真正的惡魔」報導,指出台灣每有重大意外災難,「總是與許多已開發國家大為不同」,因為「台灣人往往災害過後就忘了教訓」,近日在網路上廣為流傳。究其實際,台灣社會的習慣性健忘與事過境遷的馬虎,本是長年痼疾,不僅在風險與災害因應上如此,似乎諸事皆然。過去一年多的課綱微調爭議,正是集體失智與雙重標準下的台灣社會,因為漫不經心而嚴重失能的典型事例。
   
分別在99年6月和102年7月公佈生效的「高級中學法」和「高級中等教育法」,以及隨後制訂的各項相關法規,是高中課綱、教科書和十二年國教課綱等事務的法律基礎,創造出與過去差異頗大的制度,但實際上了解上述攸關課綱、教科書走向之法規意涵,以及深究其對教育事務影響程度和是否妥適者,到底有多少人,從主管機關到在野黨,答案恐怕均令人汗顏。
   
此種集體漫不經心,延續到大家從不關切的高中各科既有課綱如何與十二年國教課綱「接軌實施」此一問題上。於是,教育部以接軌實施之名,進行各科課綱微調而未受注意,直到「通過黑箱微調」爭議成為新聞,才出現各方莫衷一是的現象,就毫無意外可言了。新聞熱潮過後,在法律上,執政黨繼續耍賴,在野黨也繼續失職,直接因微調課綱而權益受影響的眾多教科書商和高中師生,即使抱怨與抗議連連,卻雖具原告當事人適格仍至今無人尋求法律救濟,此一制度面的集體失能,不正是「與許多已開發國家大為不同」的明證?
   
身為當初堅持台權會等社團應向教育部申請資訊公開的啟動者,筆者一年多來在協助上述資訊公開行政爭訟案件之際冷眼旁觀,即使至今所有發展均在意料之中,但仍對朝野的集體失能,充滿感概。
   
試問:執政黨從課綱爭議爆發至今的種種作為,哪樁不是提油救火?教育部針對課綱爭議內容所提出的種種論述,淺薄且失焦,又何能有助於釐清爭議甚或尋求共識?
   
相對地,課綱影響教科書商的出版自由、教師的學術自由和學生的學習權,本可解釋為對外發生效力的法規命令,教育部當初在未進行聽證與法規預告之際,即訂定此一影響重大的法規命令,在野黨本有能力依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60條第2項規定,由15名委員連署或附議,交付教育及文化委員會審查,並依同法第62條第1項規定,通知教育部更正或廢止。可是,即使台權會代表已數度明確傳達此一法律建議,在野黨卻偏偏連試都不試,寧採各種法律實效甚低的方法,硬是拖到立法院休會,遑論從法律層面來說,在野黨目前仍有諸多手段可以施壓教育部卻遲遲不採,因此更難以期待了。關切課綱爭議者若不仔細思考何以朝野政黨失能至此,天真地幻想教育部會真正退讓,或在野黨有神奇法力,在法律上可以恢復適用已被正式公佈生效的微調課綱取代的舊課綱,不正是反證自己的集體失智與雙重標準嗎?
   
因此,筆者乍聞民進黨總統參選人揚言明年執政後就會改正微調課綱,除了不解該黨何以捨近求遠外,更擔憂有上述言行的民進黨若如預料重返執政,在課綱如此敏感的議題上,是否將重蹈馬政府的粗糙手法。尤其是影響遠高於微調課綱的十二年國教總綱正式公佈生效,至今已經半年有餘,而十二年國教各科課綱也將陸續通過、公佈生效之際,民進黨在自認即將重返執政的高姿態下,對於十二年國教課綱如此重要的教育政策,卻遲遲未有任何明確立場或具體對策,究竟是茫然無知下的監督不力,還是亢奮到無心做好執政準備?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