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薩迪那的心事】「降落傘小孩」與「太空人家庭」

出版時間:2015/07/14 00:16

作者:張馨方(蘋果國際觀察員、美西)

「這不簡直就是被放逐邊疆嗎?」駐洛杉磯的美國國家廣播電台的記者在採訪一半時瞪大了眼睛問我,我也當場愣了一下。我們華人司空見慣,以追求美國教育為號召的「 小留學生」或「 太空人家庭」的現象,原來在美國人眼裡是被如此解讀的。

其實,這位記者在二十年前,曾經以小留學生為主題做過報導。當時南加州的小留學生大多來自臺灣或南韓,寄住在親戚或父母的朋友家,原因多半是因為要避免兵役問題,或是想給孩子比較自由的升學環境。近年來,由於中國的開放政策,及美國鼓勵投資移民,開始有很多仲介公司幫這裡的私立中學到中國招攬一批批的學生,或是房地產商幫中國客戶在加州學區好的地點購屋安家。由於為數眾多,開始受到美國主流媒體的關注。

加州大學復勒頓分校(California State Fullerton) 的叢育瑛教授發表的論文裡,小留學生被定義為「 降落傘小孩」(Parachute Kids),因為這些孩子(多半在13-17歲之間)基本上是被「放」在沒有父母的異鄉。大部份是以外國學生的身份以學生簽證居留,但有一些是「跳機」再轉換身份的。和二十幾年前不同的是,近年來的小留學生,多半是住在和仲介有合作關係的寄宿家庭,或是直接住校,由仲介公司的員工當名義上的監護人。這樣的安排,比起以前住在親朋好友家的小留學生們,又更孤立了些,因為除了吃住有著落,學業成績會被叮嚀之外,這些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很容易受忽視。

過去兩年內,也有過幾個小留學生在學校或監護人的安排下來我的工作室接受輔導。這些案例,大致有三種類型。其一是學生住在親戚或父母的朋友家裡,但是和他們處不來,又礙於人情的壓力而不能抱怨(否則被父母責罵說是不知感恩),於是有苦說不出,壓抑成疾,變成憂鬱症或焦慮症。第二類是寄宿家庭或監護人只負責照顧生活起居,學生學習或適應不良並不誠實告知,盡量找藉口留在外面和朋友泡網吧,等學期過了一大半,才被監護人發現他常蹺課。第三種是住校生,因為渴切受到同學的接納,卻被孤立排擠,甚至被霸凌,於是產生自殘或自殺的傾向。

今年三月,洛杉磯就有一件令人瞠目結舌的霸凌案:六位來自中國的高中留學生,把另一位一樣是中國來的同學騙到學校附近的公園,連續凌遲了五小時,包括把她衣服脫光,用高跟鞋踢她,甩她幾百個巴掌,用煙蒂燒她,然後剪她頭髮再叫她把頭髮吃掉。這件案子再三個禮拜前才開始上法院審判中。當然,這是霸凌事件中罕見的極端,但也令我們警惕到,當父母不在身邊,這些小留學生為了爭取同儕的認同,或證明自己的「堅強 」,會隱忍多少的辛酸。

和小留學生現象一樣有增加趨勢的,是所謂的「太空人家庭」。這些家庭通常是以投資移民的方式申請到綠卡得以居留,然後爸爸回台灣或中國繼續工作賺錢,當太空人飛來飛去,媽媽留在美國陪讀照顧小孩。這樣的安排,對注重小孩教育,並強調女人就該「犧牲奉獻」的華人文化,基本上是很「正常」的。

但是,這樣的安排,基本上是要求媽媽要當完全堅強獨力的女超人,包括要馬上學會在美國考駕照開車,全權照顧小孩生活起居,英文要能流利到能和學校老師溝通,小孩受傷生病要自己帶去看醫生而沒有老公幫忙分擔心中的焦慮,還要接受幾乎沒有自己的時間去進修或交朋友,因為一切必須以小孩的需要為主。難怪,美國記者會解讀為這是被放逐邊疆。

但是,有誰能當這樣的女超人呢?即使真有這樣的能力,但這樣的要求,頂著「一切都是為了家,為小孩」的大帽子,公平嗎?於是,我看到大部份的太空人家庭裡的媽媽,其實英文都還來不及學好就來了,沒法和小孩的學校溝通(在我小孩的學校裡我常常自願當翻譯)。再者,很多這樣的太太,離鄉背井無限付出到小孩上大學之後,換來的是一場空再加婚姻的破碎,因為太空人先生很容易有小三。而這些家庭的小孩,常常背著一個大大的包袱,認為必須要報答媽媽的犧牲,但是有時又很難服從媽媽的一些要求,也在矛盾中變得很憂鬱,或是認為爸媽的婚姻失調都是他們的錯,等自己談感情時也是隨時有不安全感的作祟。

美國記者問我,美國的教育真有比較好嗎?我說,如果以培養獨立思考及創造力而言,美國的教育環境是比較好的。但是,如果為了追求美國的教育,換取的代價是讓心智未成熟的小孩和單方或雙方父母長期分離,甚至造成婚姻的破碎,那真是得不償失的。暑假期間,正是許多家長考慮把家裡的青少年送出國唸書的時期。請三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