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靜怡:除了經貿口號 台灣在哪裡

出版時間:2015/07/24 00:11
2016年當選的台灣新總統,將立即面臨台灣應否和如何加入TPP,以及如何處理TPP衍生爭議的挑戰。
2016年當選的台灣新總統,將立即面臨台灣應否和如何加入TPP,以及如何處理TPP衍生爭議的挑戰。

協商早已超過20回合的泛太平洋夥伴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TPP),即使爭議不斷,但在6月底美國國會通過貿易促進授權立法(TPA)和貿易調整輔導立法(TAA)後,今年底達成最終協議內容的可能性大增。以這類自由貿易協定的簽署生效時程來推估,2016年當選的台灣新總統,將立即面臨台灣應否和如何加入TPP,以及如何處理TPP衍生爭議的挑戰。
   
然而,即使TPP是個無論在美加、中日韓、東南亞、紐澳甚至歐洲國家,均引發高度重視與爭議的自由貿易協定協商過程,台灣輿論界卻多半將其型塑成美國爭取泛太平洋區域地位的重頭戲,未免失之浮面,更不堪的則是朝野政黨,除了經貿口號一致外,完全看不出兩者立場有何不同。早已跛腳的馬總統不斷強調「服貿不過難入TPP」,最近訪美也強調台灣積極尋求加入TPP的決心。相較之下,被認為勝選機會極高的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主席,不論訪美、投書國際媒體甚至與早是投資界業者的美國共和黨前副總統奎爾會面,和馬總統的TPP宣示也無二致。除了日前經濟部長一席「加入TPP需開放美豬」的發言,引發民間要求政府公佈TPP相關法規落差盤點評估報告的經濟部空泛回應外,的確很難看出兩黨在準備程度上有任何差異。
   
只要平日留意國際時勢和國內相關議題動態者,均不難發現,TPP勢將對台灣的市場進入、租稅措施、金融服務與投資管制、國營事業、農業發展、食品安全、公共衛生、環境保護、勞工權益、政府採購、電子商務、著作權與專利保護期間延長、商品標示、藥品與醫療設備方法之專利取得、資訊自由、爭端解決等諸多面向,均帶來幅度頗高的衝擊,面對這樣的TPP,朝野政黨難道只有提供經貿口號的政治義務嗎?
   
國民黨在對外經貿協議上「反對實質審查逐條表決」的立場歷歷在目,若非奇蹟出現,恐怕難以期待。但是,民進黨在三一八運動期間,對於「反對黑箱服貿」卻採支持立場。那麼,面對TPP這個被各界認為是美國歷來規模最大的黑箱經貿協定時,即使對TPP協商期間在美國國內與國際上引發的黑箱爭議,避而不談,民進黨最終依舊無法迴避台灣內部對TPP上述廣泛衝擊必須拿出具體對策的質疑。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Joseph Stiglitz)等人對TPP在削減政府保護本國經濟及人民利益等諸多面向能力上的直言批評多不勝數,也言之成理,那麼,台灣若成為TPP締約國,將如何平衡有利於人民長遠福祉的管制政策與福利措施?換言之,TPP絕非單純的經貿課題,而是公平與正義的試紙。除了台灣亞太區域地位此一偏重國安因素的考量外,自認即將執政的民進黨,究竟是否打算藉著加入TPP的過程,針對台灣的產業結構、社福政策、人才流動、法令制度等進行大幅度的改造?若是如此,改造的資本從何而來?改造方向與具體措施何在?針對改造過程中勢將付出的代價與成本,將如何衡平處理?這些均為非徹底做好功課無以有效回應的課題。
   
舉例來說,如果高喊口號者,願意且有能力檢視由維基解密(Wikileaks)陸續揭露的部分TPP草約內容,就可發現TPP智慧財產權專章所涵蓋的專利、商標、著作權、營業秘密等爭議條文之多之廣,對於人權、公平與正義等價值均有負面影響,勢將一一嚴酷挑戰民進黨喊出的「參與式民主、公平分配、社會正義及以創新為基礎的經濟」參選主張。因此,與其辦嘉年華式的活動宣揚創新經濟理念,不如清楚嚴肅地告訴年輕人,為什麼非要TPP不可,TPP究竟隱藏了多少會讓資訊自由與創新機會受挫的伏流,以及未來新總統的有效解方究竟何在。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