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靜怡:被出賣的反微調課綱運動

出版時間:2015/08/07 00:17
無論學生如何退場,這已註定是場訴求全部落空且被各方政客出賣的運動。
無論學生如何退場,這已註定是場訴求全部落空且被各方政客出賣的運動。

反微調課綱運動不僅暴露出教育部法治素養薄弱,政媒充斥混淆「課綱」與「教科書」兩者關係,以及將「微調課綱資訊公開訴訟」擴大解釋成「微調課綱違法」之例,也是令人憂心的錯誤法治教育示範。當立法院決定不依反微調課綱運動的訴求,召開臨時會處理其法律效力爭議,而是只透過朝野協商決議,要求教育部依高級中等教育法第43條由「高級中等以下學校課程審議委員會」(課審會)啟動「課綱檢討程序」,以及104年度教科書由各校「自由選擇」,其法律效果,就是微調課綱法律效力絲毫未受動搖,黑箱程序完全未經挑戰。

此一結果證明朝野在面對這場運動時,除了攫取各自的政治利益外,根本無心藉由此次課綱爭議建立合乎民主法治要求的制度。無論如何退場,這已註定是場訴求全部落空且被各方政客出賣的運動。
   
執政黨過去數年間透過十二年國教法制化的機會,透過高級中等教育法之修訂牽動課綱與教科書的走向,在野黨視而不見且毫無監督作為,固然助長了此次微調課綱法律爭議的複雜程度,但更令人質疑的是,此次朝野政黨協商結果,其法律基調就是完全肯定教育部將課綱當作「行政規則」的立場,肯認行政權可以繼續全然掌握訂定課綱的權力和程序,立法者不過只是針對這次具體事件「勸導」教育部自行檢視與調整行政規則而已。
   
重啟課審會審議程序,無非是讓造成此次課綱爭議的源頭之一課審會可以再次進場,檢討程序啟動後,其實可以有各種結果出現。而且,在立法者並未要求法律上必須履行更嚴格行政程序要求(例如聽證程序)的現狀下,由教育部高度掌握委員任命權的課審會,重走本就已經非常簡陋的程序,即使檢討結果是退回國教院,由同由教育部高度掌握委員任命權的國教院課發會,進行課綱內容的修正,究竟有什麼改正的實質意義可言?這種連人事任命與正當程序的改正要求都付諸闕如的協商結論,怎可能真正回應抗議者與在野黨的「反洗腦」和「反黑箱」訴求?當時對高中生佔領教育部行動大聲喝采的各方勢力,也滿意這種結論嗎?抑或大家只須滿足一時政治上的快感和想像,任何結論均無不可?若是如此,究竟置高中生的無辜犧牲於何地?
   
這種朝野協商結果,除了短期而言無從有效治癒黑箱微調課綱的潛在程序瑕疵與內容瑕疵之外,長期而言,將課綱行政規則化的立場,就是「方便行政權執政、迴避立法權監督」心態的展現。民進黨在此一朝野協商結論下,完全認同國民黨的基本法律主張,也透露了想要仿效國民黨威權統治模式的傾向。因此,任何真正關切課綱民主正當性者該提問的是:在民進黨順利變成執政黨後,此一法律主張難道會自動產生不洗腦又符合嚴格正當程序要求的課綱及其制定程序?在野陣營所謂的課綱「公開透明」程序,最終會不會只是場朝三暮四的騙局?
   
依舊課綱編寫的舊版教科書,只要其審定執照依然在有效期間內,各校之選用本無違法之虞,所謂「自由選書」,僅是要求教育部宣示「容許新舊教科書並行」這個既存事實,並無任何否定新課綱有效性的效果。除非明白宣示「禁止選用新版教科書」,否則,以此聲稱「支持舊課綱」或「新舊課綱並行」,純屬朝野合力誤導大眾之舉。既然新課綱仍屬有效,舊課綱早因被新課綱取代而在法律上失效,那麼,在野黨「要求政府重申(歷史)101課綱有效性」,豈非口惠而實不至?課綱的法律效力,會因為「政府重申」而有效產生嗎?這到底是法治國家難以理解的魔術,還是人治想像下的空洞口號?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