敷米漿:《我們看著 世界毀滅》

出版時間:2015/08/17 01:59

阿奇告訴過我如果你真的感覺鬼擋牆,一定有方法可以破解。
那一年冬天我跟著他在工廠上班,16歲,很冷。
阿奇一直都是鄰居裡頭的領頭,好像我也跟著他的腳步走就不會錯了。
印象很深刻,那天是我第一次喝阿比,阿奇說喝阿比就是大人了,比抽菸還要大。他彈掉手裡的峰,那是一種很貴的香煙,閉著眼睛仰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的頭因為阿比暈暈的,雖然套了伯朗咖啡還是一樣很暈。
阿奇後來說什麼我已經忘了,我在工廠的機台旁邊睡著了,一直到第2天早上茱蒂姊過來叫我起來。
「你怎麼躺在這裡睡覺,這麼冷會感冒的。」茱蒂姊穿著很緊很緊套裝,阿奇說那叫「冷爸滾」,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我是來工廠以後才學台語的。茱蒂姊的白色襯衫上衣繃得很緊,我眼睛不敢亂看,唯唯諾諾了一會兒後,躲回後面的廁所刷牙。
住在工廠這種地方很新鮮,也很臭。我們4個人一間,房間原本有5個人,其中一個因為手指頭被夾斷了,老闆就讓他回家休息。阿奇說,就是被炒魷魚啦。
回到房間以後我看見阿奇坐在椅子上面點頭,嘴巴開開的口水流到胸口。「阿奇,上班了,起來了啦!」我踢了椅子一下,阿奇動作很大地搖了一下,睜開眼瞪著我。
「茱蒂姊!」
「我不是茱蒂姊啦。」
阿奇說,昨天晚上叫也叫不醒我,也拉不動我,只好自己回房間睡覺,又怕睡床上太不夠義氣,所以就睡在椅子上。我們全身都是阿比的味道,怕被老闆罵,所以偷偷拿了另外一個叫做槌子的、腳很臭的胖子的黃箭口香糖來吃。
「你猜茱蒂姊有沒有男朋友?」阿奇問我。
「她這麼漂亮,一定有男朋友啦。」我穿上制服,昨天喝完阿比後忘記洗了,好臭。
「聽說茱蒂姊是金門人,你知道金門在哪裡嗎?」
「金門?是不是在大陸啊?」我搖頭。
「我晚上帶你去金門。」阿奇說。
-待續- 

前情提要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uthor/authorid/83/

逛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lovefumijan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