敷米漿:《我們看著 世界毀滅》8

出版時間:2015/08/26 03:00

我在蝙蝠身上的時候,偷偷跑到茱蒂姊的房間喔。阿奇這樣跟我說,但是我不相信。阿奇說他拿了一個東西當做證據,可是現在不能拿給我。我問阿奇究竟什麼時候才能給我看,他說時候到了就會了。 
那天以後,茱蒂姊都沒跟我說話。偶爾阿奇還會故意去找茱蒂姊,但是我不像阿奇那麼輕鬆,就覺得那天茱蒂姊交代我的事,我沒有做到。有點怕見到茱蒂姊。之後有幾天晚上,我總是想跑回那間麵攤去還錢給老闆,卻怎麼樣也想不起來那個地方在哪裡。這件事我也沒告訴阿奇,我很怕跟他說了以後,這件事情就變成假的了。 
那我就再也看不到那個叫做小莉的女生了。 
在工廠的生活很無聊,每天都很熱、很吵。常熱到晚上洗澡頭都會痛,阿奇就會捏我的鼻子,一捏就紅紅的,說也奇怪,捏完之後就真的比較不會痛了。阿奇說,這也是他的蝙蝠飛行員朋友跟他說的。每次我問阿奇,難道不能請他的飛行員朋友帶我也去走走、最好可以帶我去看看金門。阿奇都說時間還沒到。 
其實我是想請蝙蝠飛行員帶我到那個麵攤。我口袋裡一直都放著一張五十塊的紫色鈔票,用從老闆那裏偷來的黑色夾子夾在口袋頭上。那碗麵我記得就是五十塊。 
阿奇之後還是會跟我一直說著茱蒂姊的事。偷看茱蒂姊穿著絲襪、高跟鞋的樣子,走路會發出「叩叩叩」的聲音。或者跟我說,從茱蒂姊的第三顆扭釦可以看到她今天穿的「布拉甲」是黑色的。說著說著,我跟阿奇都會臉紅紅的,我的褲子會脹脹的,後來我知道那叫做勃起。 
這樣的生活不知道過了多久,一直到那一天,還是很熱,工廠裏面不管冬天還是夏天都一樣熱,機台很熱、一直搬東西也很熱。那一天喔,我記得剛吃完老闆給的肉粽不久,阿奇的手被夾斷了。 
血噴出來的時候,我張著嘴。

-待續-

前情提要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uthor/authorid/83/

逛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lovefumijan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