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情人:嘴裡說著女人,心裡想著男人

出版時間:2015/09/01 00:04
巴黎情人《我的巴黎情人》
巴黎情人《我的巴黎情人》

很久很久以前,大概在17世紀之前,當女人還只是男人的財產、傀儡,沒有自我意識的空殼時,女人過得非常辛苦,因為她們只是男人的附屬品,從來沒有機會為自己而活。很久很久之後的現在,21世紀又過了15年,大部份的女人已經不再需要提供身體供丈夫享樂、使喚,並且可以享受同樣的法律權益,但很奇怪的,在台灣大多數的女人,還是沒辦法完全的做自己。

當然這無法完全活出自我的狀況,一部分還是歸因於這個社會,終究還沒辦法完全的抹去性別的刻板印象,對女人的傳統期待仍然深植在一部分人心中。但很匪夷所思的,現在的女人除了要對抗過去傳統價值,潛伏在身後的隱隱威脅,甚至還要回應一些女性主義者對女人形象的期待;想成為家庭主婦的女生怕被嘲笑沒有抱負,不愛高聲談性的女生擔心被貼上保守的標籤,所以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想做自己不想管別人的女生,才能喘一口氣?

法國是一個很重視女權的國家,也因為法國女生從小就接觸各種的女性主義,因此每個法國女生都對於要成為怎樣的女人,有自己獨到的想法。有的法國女生,很會利用自己的女性特質來達到目的,比如讓男人心甘情願地讓出已停好的車位,或是掏出鈔票幫她買單;也有女生很堅持什麼事都要自己來,完全不依賴男人,要她為男人做家務,比如煮飯、打掃,那是絕對不可能。然而,雖然有極端光譜的兩種女人,決定靠男人的不會嘲笑靠自己的女人「可悲」,靠自己的女人也不會指著靠男人的女人說:「下賤!」,大家都相安無事,各活各的人生。

變色龍式的女性主義

台灣說自己是女性主義者的人很多,但跟法國女生不同,大部份都無法身體力行,要爭取權益的時候會跳出來說:「男女平等」,但需要付出的時候卻總是用「我是女生耶!」來搪塞。這種變色龍一般的情況,大概是因為台灣很多女生都是接收了兩性專家女王式的女性主義,例如愛自己是因為這樣男人才會愛我,嘴裡說著不婚主義不想被人束縛,沒想到後來不僅結婚還嫁給自己說千萬不能嫁的小開。

既然做不到那為什麼總是掛在嘴邊呢?無非是想要證明自己高人一等,或是認為獨立的女性好像更受男性歡迎,因此想昭告天下。就像有些女生會在臉書上,撻伐那些讓男人付餐錢的女人,說她們這樣就跟飯局妹沒兩樣,並告訴大家自己從來不給別人請。很奇怪的,妳不給別人請是妳家的事,這樣大聲嚷嚷幹嘛?很多法國女生也都是平分,但也不會特別爭相走報,會嚷嚷的,無非就是想跟廣大男性喊話,告訴大家自己有多好,順便貶低一下那些不如自己的女人。

女性主義有很多不同的階段,法國發展得早,所以大部份的人都已達到很成熟的狀態,而台灣發展得晚,所以有些人走得很前面,但有些人還在後面,所以常常會出現這種嘴裡說著女人,心裡想著男人的女性主義。因此,不如就讓每個女生當自己想成為的女人吧,不要指指點點,不要議論紛紛,不看別人,就做自己。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