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靜怡:如何邁向稱職執政之路

出版時間:2015/09/04 00:10

國民黨總統被提名人的紛擾,無非再次證實該黨早現的「敗相」,對於民進黨的選情衝擊有限。因此,真正在乎台灣民主政治長遠發展的你我,除了該關心選舉前後到執政交接之際,是否可能出現任何「暴衝政局」外,更該關心重返執政機會極高的民進黨,是否準備充分。換言之,人民關切的重點,不該限於民進黨是否贏得選舉成為執政黨而已,而是能否在民主監督制衡的基本前提下「稱職執政」。
   
日前曾有長年鑽研兩岸法制的律師以「七月半裡消失的反對黨」一詞,來形容在野最大黨民進黨,居然缺席陸委會到立法院向院長和朝野黨團報告「兩會第11次會談簽訂租稅協議與飛安協議」的失職,的確是相當貼切的指責,但這或許只是民進黨在野多年始終未曾稱職扮演反對黨的冰山一角:晚近不管是各種兩岸協議、課綱爭議甚或人事提名審查權等各種監督無力現象,民進黨不是推諉於國會席次未能過半,就是訴諸黨團協商。然而,所謂反對黨,不正是以未能掌握多數國會席次為特徵嗎?這能夠當作反對黨不堅持基本價值、不盡到反對黨基本監督職責的正當理由嗎?反對黨的制衡,除了為人民監督執政黨作為外,更重要的是藉由監督經驗的累積,培養自己有朝一日執政時所需的知識、能量與人才。換言之,反對黨不認真監督,就會令人擔心其能否扮演稱職的執政黨,幾乎是自明之理。
   
民進黨上月底曾以新聞稿指出「針對租稅協議個資運用,政府應有包括預先告知及爭議救濟等配套措施」,可是,在執政機會濃厚的當前情勢下,民進黨對於自己執政之後必須面臨的租稅協議執行細節,到底是如何規劃配套?規劃之際,難道不該要求參與談判官員提供充分資訊嗎?缺席所表達的,既是無心扮演反對黨,恐怕也難脫規避即將執政應負起的實質責任之嫌,無怪乎外界會質疑民進黨是迴避表態,或是蓄意藉此傳遞調整中國政策的訊息。
   
民進黨為了重返執政而多方討好、瞻前顧後,甚至事事空洞以對,是人之常情,但卻也最值得擔心。舉例來說,日前內政部宣布「多卡合一」的「晶片身分證」將於106年上路,並宣稱是「世界最先進的身分證」,面對明年即將卸任的內政部長宣布此一毫無法制基礎與配套措施的重大政策,民進黨居然完全沈默不語,不知其究竟是完全狀況外而手足無措的反對黨,還是對於馬上要接收國民黨政府這種嚴重影響人民各種權益的威權控制模式,深表贊同,令人匪夷所思。
   
再者,民進黨近來所提出的五大改革政見被批評為過於空洞、司改政策過於抽象、以及長照政策避談財源且造成性別與階級歧視問題,卻未進一步實質回應,同樣令人憂心。試問,既然外界有這些疑慮,民進黨為何不提出更具體的政策措施說明?具體的回應,一則足以引領社會大眾進行實質討論,再則也可以證明自己的確是經過深思熟慮而累積出充分的執政準備,何樂而不為?大選政策內容畢竟不該是作文比賽,對於各方批評不予回應,未來執政後,人民又如何能夠根據大選時的具體承諾,對新政府予以課責?繼續單方面地空洞與抽象下去,恐怕不免產生正當性削弱的危機。
   
一心等著勝選和接收,固然不難理解,但卻難以逃避可能接收一片廢墟或各種燙手山芋的事實。任何負責的政黨,不但必須忠實扮演反對黨角色到最後一刻,更該有不能再推說是前朝之過的政治擔當。一個樣樣不監督、事事不回應的反對黨,不會是個稱職的執政黨,因為,如此一來,不僅是自己的災難,更是人民的災難。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