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索:邪惡的秘密

出版時間:2015/09/08 00:06

桌上成堆的公文下,有一個黃色信封,他抽出來一張悠遊卡,那鵝蛋臉女孩笑得好甜蜜,他看清楚她的胸部後,把卡片放進皮夾。

司機等著接他,他搖搖手拒絕。空氣鮮潔飽滿,或許是下過雨的緣故。嗶一聲,他進了站。女孩履行了她的職務,巧笑倩兮收攏手腳蹲伏在他的皮夾內。他想起幼年看過的外國影集,一個橫空出世的仙女給一個單身漢打掃做飯,也惹些麻煩,見有人來了,迅速縮小藏在那男子的上衣口袋。

那一幕困惑他很久,襯衫袋中那薄衫女人到底多重,她能伸展手腳嗎?不能張大手腳的是他,父母對他有許多計畫,他生活在他們嚴厲的注視下,每一天都是為明天的目標而活。他如果滿足了他們的期許,會有小小的獎賞,但背後有更深的鞭策。

他追逐著紅蘿蔔,被棍子追打著。少年時,他一日醒來搭帳篷,母親進來吼他:「還不趕快去補習!」當晚父親搜出他壁櫃的小本,當他的面全燒了。但明明父母很愛那件事,他半夜上廁所,聽到父母房間天搖地動一般。

父母始終沒有放鬆,他做了令人欣羨的行業,是父親平生夢寐所求;他娶了母親滿意的女子;生了太太規劃的一男一女,一切都符合他人要求。他自己要甚麼呢?他來不及叛逆,叛逆期就過了。年輕力壯時,他心中只有責任與義務,像一個盡忠的哨兵。

他結婚以後,被看顧得更緊,妻子悄悄檢查他的衣物信件,其實她是多餘的,因為他是同事眼中乏味的清教徒,而他看多了聰明人因為錢、女人跌跤,太划不來了,他才不會為此賠上人生。

那晚他睡不著,喝了半瓶威士忌。太太搖不醒他,幫他請了假。他運用權勢將那女孩調走,遠離他的視線。他回想在同事家的生日餐會,下屬起鬨要他跳舞,他像生鏽老火車啟動,鵝蛋臉的女孩拉著他的手,他的心被觸到了,電磁波嘶嘶如吐信聲。他想要她以及他所未曾擁有的世界。

他終究是父母的孩子,未來,他也會同樣教育子女將理智放在第一位。他如動手術切除那女孩,也切掉他身體的某個部位,他以為完全無礙卻在傷口處萎縮了。他生出恨意,卻不知要恨誰。

表面仍然完好,內在如土石流崩盤。他掏出夾子,嗶一聲出站。剛剛車廂裡,一個幼稚園男生問身旁男子:「爸爸,名字好難念的那個女人是做甚麼?」「拍電影的。」「拍甚麼?」「你長大就知道了。」

他心中的魔鬼猙獰一下。他們送來一堆照片讓他審核,有各行各業,她彈跳出來,長卵圓的飽滿臉頰,笑中帶嗔帶些微憂傷的大眼,似若指責他。「就這一張。」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